第19章 守得云开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442字
  • 2019-11-20 20:00:54

“怎么好端端的病了?哪里不舒服啊?”

眼前的窦钟黎疼得直冒冷汗,“你问那么多干吗?不舒服就是不舒服嘛。”

“赶紧穿衣服,咱么去医院。”

“去什么医院啊,在家休息休息就好了。”窦钟黎虚弱地缩在被子里。

“你都疼成这样了,不去医院怎么行?”

“你怎么比我妈还啰嗦,女生总会有几天不舒服,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听了窦钟黎的话,毕莫严这才明白过来,一颗着急的心总算平静了下来。

“前几天天气热,我看你又是喝冰水又是吃冰淇淋的,你以后得注意点儿。”

“你少啰嗦几句,让我清静一会儿吧,我都烦躁死了。”

“那你先睡会儿,我去给你买点儿吃的。”毕莫严帮窦钟黎盖好被子,就匆匆了门。

也不知睡了多久,窦钟黎被人从睡梦中叫醒。

“钟黎,起来把药吃了,我给你买了止痛片。”说着,毕莫严把药放进了窦钟黎口里,又喂了她水。

“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儿,说是红糖姜水适合这个时候喝,我买了红糖和姜片,刚给你熬了一碗,快趁热喝了吧。”

窦钟黎喝红糖水的工夫,毕莫严端了一盆水进来,“来泡泡脚,估计会缓解一些。”毕莫严一边说着,一边蹲下去,把窦钟黎的脚轻柔地放进了盆里,“这水温行不行?”说完抬头看向窦钟黎。

两人四目不约对上,不知道是不是红糖姜茶起了作用,窦钟黎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起来。她避开毕莫严的目光,低头看了看水盆,里面还放了几片姜片儿……

经过毕莫严的悉心照料,到了傍晚,窦钟黎总算又“活”了过来。想着窦钟黎身体不适,食欲不佳,毕莫严就做了两道既清淡、窦钟黎又爱吃的小菜。

“前几天刘雯雯约我吃了顿饭。”

“哦!”听到毕莫严提刘雯雯,窦钟黎刚夹起来的菜又扔回了盘子里。

“我们两个把话都说清楚了,我不是她中意的类型,而我也……”说到这儿,毕莫严停顿了一下,抬头直视着窦钟黎,“而我也心里早就有了不可替代的人。”

听到毕莫严这话,窦钟黎莫名心跳加速,赶紧往嘴里塞了口饭压了压惊。

从没见人被告白时还往嘴里塞东西吃的,毕莫严“怒”了,他咬了咬后牙槽,拍案而起,声音也提高了八度,“窦钟黎,我爱你!从高中开始就喜欢你了,我就问你一句,你对我到底有没有意思?”

窦钟黎从来没见过毕莫严这种仗势,原来hello kitty也会发威呀。

窦钟黎此刻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可嘴上还是不饶人,“对你有意思?你少想美事儿了。”

见窦钟黎如此嘴硬,毕莫严又说:“你忘了咱们学校的校训吗?忠诚求实!我希望你能求是讲实。”

窦钟黎正准备反驳回去,只见毕莫严突然一把将窦钟黎拉进了怀里。

未尽的话语此刻已淹没在满是情意的深吻里,十几年炙热的爱在这一瞬间无法抑制般地全部倾泻而出……

“好的,事情原委我们已经基本都明了了。您放心,我们做律师的,一切都会以委托人为中心,以委托人的利益和诉求为目标。不过也请您一定要相信我们,积极配合我们,这样我么才能共同赢下官司。”

“好,那就拜托你们了。”

“没问题,下一步怎么做我们下次会面再商谈。”

送走委托人后,李知漠舒了口气,拿起咖啡喝了一口。

“这个案子虽然是个民事案,但是牵扯了好几方,这场官司打起来还是挺麻烦的。”赵博文坐在李知漠对面,看着李知漠说道。

“麻烦是麻烦了些,不过这个案子咱们要是打赢了,对咱们律所的声望会是一个很大的提升。咱们律所刚开,要是能接手一些比较繁琐,或者有影响的案子,对咱们绝对是有好处的。”

“好处肯定是大有的,不过可就要辛苦你了,李大律师。”赵博文唇角一弯,笑吟吟道。“怎么样?谈了两个小时,累不累?”说着,只见赵博文站起身走到李知漠身边,给他揉了揉肩膀。

“别闹,在外面呢。”

赵博文收回手,“快中午了,咱们找个地方去吃饭吧。我知道个饭店,菜做得不错,刚好就在附近。”

“好,走吧。”

“马警官,你好,我是市局法医室李知浅,我来给您做伤情鉴定。”

躺在病床上的马警官虚弱地点了点头。

李知浅细细地做着检查,谭美丽在一旁负责做笔记。

“腿部伤口是贯穿伤,目前还不清楚插入的铁杆含不含化学物质。如果包含化学物质,很有可能会使伤口恶化,我们要把铁杆取出带回化验室化验。”李知浅一边说着,一边摘下口罩看向在场的医生,“这种伤不仅有可能引起破伤风,也极有可能因为深部组织感染而导致败血症,或者下肢深静脉内膜受损产生血栓。”

“还有可能导致肺动脉栓塞。”医生插了一句。

“没错。”李知浅点了点头,“无论哪一种并发症都是致命的,所以请一定小心认真地处理伤口并做好预防。”

“好的,李警官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全力治疗马警官的。”

李知浅微微颔首,“谢谢。”说完,复又看向马警官,“马警官,您要好好配合医生治疗,祝您早日康复,我们警队有时间会来看您。”

提起勘查箱,李知浅跟同事谭美丽一起离开了病房。

从病房出来,刚走到医院大厅,只见李知浅的脚步倏忽一滞。

果然,在医院碰到某人的可能行很大。

李知浅没有停下脚步,只是礼貌性地朝阚仲博微微点了点头,便径直朝医院出口走去。阚仲博回以一个颔首,两个人就这样擦肩而过。

走到医院大门外,李知浅跟谭美丽朝停放警车的方向走去。

就在这时,李知浅忽听身侧有人喊道:“姐——”

李知浅侧过头去一看,……知漠?“你怎么在这儿?”

问话间,李知漠已经走到李知浅面前,“我刚跟委托人在附近见了一面,现在正准备去吃饭。姐,你怎么也在这儿?”

“我们有个警官抓捕嫌犯的时候被刺伤了,我来给他做伤情鉴定。”

“这样啊。诶,姐,”只见李知漠拉过站在他身旁的人,“你还认不认识他?赵博文。”

“知浅姐,好久不见。”赵博文笑着跟李知浅打招呼道。

“……是你啊,真的好久不见。前一阵子还听知漠提起你来着。”

“姐,既然这么巧,咱们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今天不行,我们要赶回局里开会。”李知浅语气里带着几分遗憾,她看向赵博文,“博文,今天不好意思,等下次休假的时候,姐一定好好请你们吃一顿饭。”

“知浅姐,不用客气。”

“不客气,说好了改天约。那我们先走了。”

“知浅姐,再见。”赵博文朝李知浅挥了挥手。

李知浅跟谭美丽上了车,驶离了停车场。

“知漠,我记得我五六年前那会儿见过你姐一次,印象里就是个大美女。几年不见,如今再看,这一身警服穿的,真是又酷又飒啊。”

“那是,我姐,能是一般人吗?走吧,去吃饭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