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入局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3128字
  • 2019-11-18 19:34:06

阚仲博将李知浅的惊讶收入眼底,接着说:“我并不知道当时处理芷妃案子的法医是谁,直到那天在图书馆碰到处理芷妃案子的张律师,我才知道原来是你给芷妃做的伤情鉴定。李警官,我倒要问问你,”说着,阚仲博猛地靠近李知浅,在近到瞳仁里满是对方的倒影时,阚仲博语气里夹着几分戾气接着说:“到底是你无能查不到证据,还是因为对方是江户市副市长的儿子,为了包庇他,你做了伪证?”

阚仲博的问话,让李知浅怔怔愣了好半晌,她不明白阚仲博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

只见她眉心微微一皱,“当时是我给赵芷妃做的活体取证没错,可是我的确没有在她体内检测出任何迷/药之类的成份,鉴证科也没发现可疑之处。鉴于疑点利益归于被告,虽然遗憾,我们却也是按章办事的。至于你说的做伪证,我李知浅绝对不会做那种事。我有点儿不太明白阚先生为什么会觉得我们包庇马升,为什么会觉得我做伪证。如果你怀疑我,可以去起诉我。”说到这儿,李知浅停顿了片刻,眼神中带出几分遗憾,”我今天才从你这儿知道赵芷妃自杀的事,我真的很遗憾,也很抱歉。”

听闻李知浅的话,阚仲博似乎在强压心中的愠怒。过了好一会儿,只见他嘴角忽地扯出一抹讽刺的弧度,“没想到李警官推卸责任的能力如此之强,以李警官这样的口才没去做律师真是可惜了。可是李知浅,无论是你渎职也好,无能也罢,终归是因为你,芷妃没能受到法律公正的对待,又饱受非议才走上了绝路,而我也因为失去她酗酒才让我大哥出了意外。因为你的过失,失去了两条人命,你难道就没有一点点的愧疚吗?你难道不应该为此赎罪吗?”

李知浅定定地瞧了阚仲博片刻,“所以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一命抵一命还是翻案重审?抱歉,两者我都无能为力。”

只听阚仲博嗤笑一声,“李警官放心,我还不至于那么天真。”说着,只见阚仲博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我这里有一纸协议,为期一年。在这一年里,你住进我家,原本应该由芷妃做的事就由你来代她做,她生前未尽的心愿也由你来替她完成,算作赎罪。不知道李警官接不接受我的提议?”阚仲博一边说着,一边把文件夹放到了李知浅面前。

“……什……什么?”李知浅有那么一瞬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怔怔地看了阚仲博半晌,“你不觉得你的提议太荒唐了吗?即便我签了,也不会有法律效力的。”

赵芷妃的事李知浅自然是自责的,而得知她自杀的消息,震惊之余,她更是难过的。可是她自问没有做过对不起他人的事,面对阚仲博提出的“无理”要求,她觉得实在是荒唐至极。

“荒唐?两条人命用你一年时间去偿还,李警官竟然还会觉得荒唐?当然,我没有权利逼你做决定,你也有权利选择拒绝,我的确不能拿你怎么样。只希望以后李警官能有职业道德,谨慎尽责,别让我们这些受害者家属再承受不能承受之痛。”

说完,带着冰冷的眼神阚仲博站起身去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李知浅和桌子上那一纸协议书。

“钟黎,你帮我到档案室调一下赵芷妃的案宗,我想看一下儿。”挂了电话,李知浅呆呆地望着电脑屏幕出了神。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只见窦钟黎走进李知浅的办公室,“都过那么久了,还要看什么呀?”窦钟黎把案宗递到李知浅手上,疑惑地问。

“钟黎,你知道吗?赵芷妃自杀了。”

“……你说什么?自杀了?怎么会?”窦钟黎不可置信地看着李知浅。

“就在结案半年后,听说是抑郁自杀的。”

窦钟黎缓了半天,末了叹了口气道:“哎,也是个可怜人。不过她自杀的事请你是怎么知道的?那个时候你在非洲啊。”

李知浅没有回答窦钟黎的话,低头打开了文件袋。

“那个马升我第一次见就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东西,****这种事说他干的,我绝对相信,可是你说为什么就没查到什么呢?你看赵芷妃当时的那种状态也不像是污蔑人啊。”

“或许并不是迷/jian,只是把她灌得不省人事,在她失去意识的情况下强行跟她发生了关系,而当她清醒后,她自以为是被人下了迷//药。”

“所以啊,很难判断是被强//暴的还是自愿的,才让那个臭不要脸的马升钻了空子。”

李知浅翻着手中的资料,忽地,一张照片赫然入目。她放下资料看着手里的照片,沉默良久。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就这样香消玉殒了,李知浅突然莫名地生出一种“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的愧疚感。

窦钟黎侧过头也跟着看了看李知浅手里的照片,“诶?当时没觉得,现在这么一看,这个赵芷妃跟你长得倒有几分相似呢……”

这一夜,李知浅又失眠了,曾经因为查不到线索她也怀疑过自己的能力,甚至萌生过退出法医这一行的想法,可她想要坚持,她不想向罪恶低头。

既然有遗憾,有愧疚,那么就去弥补吧。

那纸协议,起初李知浅觉得太过荒诞,不过她李知浅活这30几年,“荒唐事”岂止做过一两件,既然如此,那么再任性一次又能怎样?

李知浅起身下床,从抽屉里拿出了那一纸协议书,握在手里,她踱到窗边。抬起头,微弱的月光照在她的脸上,映出一小片若隐若现的阴影,看不清她此时的情绪,只看得见她渐渐收紧了那握着协议书的手。

按约定的时间住进阚仲博家的这一天,阚仲博并未在家,只有管家王叔和阿姨吴妈在门口迎接李知浅的到来。

吴妈带着李知浅来到二楼的一个房间。打开房门,房间宽敞明亮,朝阳的落地大窗,装修简洁大方。

“李小姐来之前,先生已经吩咐过了,房间都打扫干净了,被褥床单什么的都是新添置的。走廊尽头是先生的卧房,对面是甜甜小姐的房间,中间是先生的书房,不过先生的书房跟卧房一般都不喜欢让人随便进,还请李小姐注意。”

“您放心,我不会擅自进入其他房间的。”

“我带您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说着吴妈带李知浅上了三楼,“三楼是先生的健身房,左边这个房间是甜甜小姐的钢琴房。”

随后吴妈又带李知浅参观了一下前后院。阚仲博的家位于少数的市区内的别墅区里,三层的洋房,大部分是落地窗,看上去显得格外亮堂。前院是草坪,后院有桌有椅,俨然一个露天的咖啡馆。泳池的四周种着花花草草,车库里停着两辆高奢跑车,还有一辆豪华越野。虽然跟阚仲博认识有一段时间,但李知浅印象里的他只是一名医生,就算是平时开的车也是比较“低调”的。李知浅望着眼前的这一切,才真真实实感受到阚仲博的另一重身份,江户最大财团之一——阚氏集团的掌门人。

收拾完带过来的行李,仍不见阚仲博回来。李知浅手里握着手机沉思了半天,终于还是拨通了视频电话。

“浅儿,啥事?”只见视频对面的人儿脸上正敷着面膜。

“钟黎,我想了想还是想告诉你一声,我暂时从家里搬了出来,要在别的地方住一阵子。”

“什么情况?搬哪儿住啊?”

李知浅停顿了片刻才开口道:“阚仲博家。”

“什么?!!”

李知浅感觉此时传来的声音超过了100分贝。

“李知浅,你是不是又疯啦?!”窦钟黎揭下脸上的面膜,瞪大眼睛看着李知浅。

“钟黎,具体为什么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我虽然住进他家,但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不要问,也不要告诉别人,包括莫严,只管相信我,好吗?等事情过了,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认识你十几年,你做哪件事跟我商量过?还不都只是通知我而已,我能说什么。你不想说就算了,反正你也不是疯了一回两回了,只要你自己清楚你在做什么就好。挂了吧,我今天晚上肯定要失眠了。”说完,窦钟黎一秒挂断了视频通话。

李知浅无奈地苦笑了一下儿,她知道窦钟黎的生气与责备都是出于对她的关心与担心。

过了好一会儿,李知浅才从出神的状态恢复过来。她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很晚了,阚仲博还没回来。本想着既然住了进来,总要打声招呼才好。

李知浅并不知道家门口有一辆车已经停了很长时间,里面的人只是静静地坐着。

李知浅联系自己签了那份“赎罪协议”,这其实完全是出乎阚仲博意料的。他自然清楚这份契约是不合理的,甚至是荒谬的,可意料之外的是李知浅竟然真的答应了下来,他甚至有那么一刻怀疑她是另有企图,亦或者是……她疯了。

从车窗望出去,能看到家里二楼的一扇玻璃窗,那扇窗的房间从来没有使用过,如今却在夜晚有了光亮。阚仲博望着那扇窗,再次陷入了沉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