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计划开始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503字
  • 2019-11-16 20:09:29

“阿姨,您在做饭啊,我来帮您吧。”

“你会做饭?”李母微微吃了一惊,“现在会做饭的女孩子可是越来越少了,像你知浅姐,都30几岁的人了,做的饭也只是勉强能吃而已。”

“我也不怎么会做,只是我妈咪做饭的时候,我偶尔会给她打下手。阿姨,我来洗米吧。”

“好啊。”李母笑盈盈地把已经放好米的电饭煲内胆递了过去。

“怡怡,你多大了?”李母一边切菜一边问道。

“我23了啊。”

“有男朋友吗?”

“还没有,我不喜欢加拿大那边的男生,我想……我想在国内找。”说着,只见王怡脸上露出一点娇羞之色。

过了五六分钟,李母切完菜,见王怡还在洗米,“米不用洗得那么细,冲两三遍就好。”

“可是里面还有很多泡泡呢。”

“……泡泡?”李母听得费解,走过去一看,不由张大了嘴,“你……你这是放了什么?”

“就是这个啊。”王怡指了指水池边的一个瓶子。

李母顺着王怡手指的方向一看,“…….洗……洗洁精?!”

“是啊,洗米洗菜不都是要用洗洁精吗?”

“……你在家真的帮你妈妈做过饭吗?”

一听这话,王怡即刻意识到自己肯定是犯了错误。谎言被识破,只见她尴尬地笑笑道:“对哦,我忘记了,洗米可以不用洗洁精的。”

“没事,你去忙你的吧,等饭做好了,阿姨叫你。”

阚仲博坐在书桌前,盯着手里的几页纸看了好半晌。又过了一会儿,只见他把几页纸放进了一个文件夹里。文件夹旁边放了一张照片,阚仲博轻轻拿起照片放在了手心里。

照片上的人大眼睛,鹅蛋脸,标准的倾本佳人。照片里的她笑得很甜,仿佛这世界最美好的事物跟她的笑容相比都会黯然失色。

如果你还活着,一定每天都笑得这么开心。

阚仲博看着照片的眸光里闪过几分苦涩,他小心翼翼收起照片,连同那个文件夹一起放进了抽屉里。

起身踱步至窗前,阚仲博微微抬眸望向远方的一抹残阳。

是时候让恶人接受惩罚了……

细雨萧萧簌簌而下,整个城市都被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到了子夜时分,强风袭来,雨势变得猛烈起来。忽然一道电光闪过,轰轰雷声片刻后炸开了巨响。

这个时间,李知漠已经睡下。

突然,只见他的房门被打开,一道身影快速闪了进来。李知漠听闻声响,还没来得及睁眼去看,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已靠在了自己身上。他猛地睁开眼睛一瞧,不由“啊——”了一声。眼前一个披头散发,穿着白色薄纱短睡裙的女人正躲在他的怀里。李知漠刚才睡得有点儿迷糊,这会儿已经完全被吓清醒了,他咬紧后牙槽一字一句低低道:“王——怡——……你在干什么?”

“知漠哥,我怕打雷。”王怡一边说着,一边更紧地抱住了李知漠。

“……都多大的人了,怕什么打雷啊。”李知漠伸出手想要把王怡从自己怀里拉出来,结果因为王怡抱得太紧,他费了好大劲才把王怡从自己怀里拉了出来。

“知漠哥,我今晚能在你这儿睡吗?我一个人睡害怕。”

“…….不行,男女授受不亲。”李知漠一口拒绝。

“可是我害怕啊。”

李知漠蹙眉沉默了几秒,“这样吧,我叫我妈跟你睡。”

王怡一听李知漠的提议,再看他满脸的决绝,撇了撇嘴泄气道:“不用了,都这么晚了,怎么好惊扰阿姨,我回自己房间了。”

“你自己睡没问题了?”

王怡没有回答李知漠,径直朝门口走去。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只见她突然回过头看向李知漠,“李知漠,你是男人吗?”

“……什么?”李知漠被问得一脸莫名其名。

“我穿成这个样子,又抱你抱得那么紧,你居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你不会是……?”

李知漠无奈地看了王怡一眼,“对,就是你想的那样。好了,太晚了,快回去睡觉吧。”

答案太出乎意料,王怡不可置信地睁大双眼,“真的假的?”

李知漠扶额叹了口气,“大小姐,很晚了,快睡吧。”

浪费了一次绝好机会,王怡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也懂得见好就收,不能太胡搅蛮缠。她转过身去,悻悻然离开了李知漠的房间。

李知漠看着王怡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小丫头,还跟小时候一样任性胡闹。”

……

半个月后的某一天,一家高级酒店的咖啡厅里

因为时间尚早,咖啡厅里显得稍稍寂静了些,只有几缕悠扬的钢琴乐曲声轻柔地回荡在空间里。

咖啡厅的一个角落里坐着两个人,一个英俊清逸,一个楚楚动人。两个品貌非凡、气质脱俗的人一起坐在那里,时不时地吸引了店员们的目光。

李知浅不知道阚仲博约她见面的意图,沉默不语,只是安静地等待着阚仲博开口。

“我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跟李警官讲讲我的故事。”一阵沉默过后,阚仲博终于开了口。

李知浅依然没有说话,她看着阚仲博,心里却生出一丝疑惑。阚仲博与她不过数面之缘而已,他怎么会想要跟她分享私事?

“我在英国读书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女孩儿,美丽大方、能歌善舞,而且她对身边所有的人都是那么热情、那么友善,我爱上了这个爱笑又善良的女孩儿,后来我们一起回国并订了婚。可是就当我憧憬着与她的美好的未来的时候,她却永远的离开了我。”

李知浅突然想起甜甜曾说过她没有妈妈,“是……甜甜的妈妈吗?”

阚仲博抬眸看了李知浅一眼,“不是。”他冷冷地答道。

“我的未婚妻在一次参加江户名流聚会时被人迷晕遭到强/暴,后来虽然报了案,可是却因为证据不足,终是没能让恶人得到应有的下场。我的未婚妻为此一直闷闷不乐,郁结成疾,身为名流千金,在自己身心受创的情况下,还要承受周遭无数的流言蜚语。就在事情发生半年后,身心俱疲的她最终选择了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阚仲博叙述的语气极为平静,可是握成拳状的手却有一丝丝的颤抖。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近三年,可是再提及这段过往时,他仍然是心如刀绞般的疼痛。

“李警官,这种痛你可明白?”

她怎么会不明白,她的挚爱也不在了啊。

“那段时间我痛不欲生,终日用酒精来麻痹自己。有一次我在酒吧又喝得不省人事,我大哥去接我,可是万万没想到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车祸。我虽然活了下来,可我大哥却没能抢救过来。后来听交警说我大哥为了保护我,往右侧打方向盘,才被撞成重伤不治而死。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个时候死的人不是我。”阚仲博紧紧握着手里的杯子,仿佛下一秒那杯子就会被他捏得粉碎。“后来我大嫂拿了钱离开了阚家,留下了他们的孩子,再后来,那个孩子就成了我的孩子。”

李知浅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甜甜是你哥哥的孩子。”

“是,那你可知道我的未婚妻是谁?”阚仲博顿了顿,他紧紧地盯着李知浅,一字一句地问。

“她是江户顶亿娱乐集团的千金——赵芷妃!”。

听到“赵芷妃”三个字,李知浅只觉脑子轰地一声,她看着阚仲博,眼中尽是错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