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阚仲博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295字
  • 2019-11-19 14:06:44

阚有为,阚氏集团的老总,膝下两子一女。大儿子阚仲学,阚氏集团的太子爷,跟随父亲打理集团、征战商场数年,经商能力与经验深得父亲真传。二女儿阚仲晴,嫁给江户市电力集团老总长子杨帆。虽是“家族联姻”,倒也难得能相敬如宾得好好过日子。阚仲博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且相貌出众、聪颖机敏,自然而然成为了阚家的独宠。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成长环境,养成了他无拘无束、有时也“无法无天”的性子。

阚仲博对经商毫无兴趣,集团里的事情从来都是置若罔闻,唯独对各类运动情有独钟。他曾经跟父亲说等他长大以后要建一个综合性体育馆,可以进行很多体育项目的那种。

然而这个愿望却被提前好几年实现了。

为了庆祝阚仲博成为了高中生,阚有为出资修建了一所体育馆,命名为“江户市博愿体育馆”,供广大市民休闲利用。

在参加完高一的入学典礼后,阚仲博被爸爸带到了这个刚刚建成,占地5万平方米的体育馆面前。

阚仲博高二的时候生了一场病,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后来从医院回到家后,阚仲博就对医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那时觉得穿着白大褂救死扶伤、妙手回春的医生们实在是太有魅力了,于是在家人面前信誓旦旦地立志将来要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

只要是阚仲博喜欢的事,阚有为从来都是无条件支持。为了鼓励小儿子,阚有为在阚仲博读高三的时候建了一家大型综合医院,取名妙仁医院。承诺,如果阚仲博考上医大,妙仁医院就是送给他的奖励。

阚仲博从小到大不仅相貌出众,头脑也一样出众。高中毕业,他以优异的成绩被英国最有名的医学院录取。

大四那年,当他还在无忧无虑享受着大学时光的时候,遭遇了人生的第一场变故。阚有为突发心梗离世,这不仅是对阚氏集团、阚氏家族,也是对阚仲博的沉重打击。集团里虽然有大哥“即位”执掌一切,阚仲博却觉得不能在这样“为所欲为”了。于是他努力学习,在提前攻读完研究生课程后回到了国内。

20几岁的年纪成为一院之长,掌管一家大型综合医院,对于阚仲博来说自然是有压力的。于是他跟母亲和大哥商量后,决定先隐藏身份,从最低的实习医生做起,待日后积累了一些经验、提高管理能力之后再执掌大权。

转眼,阚仲博在医院工作已一年有余。就在这期间,阚仲博与一个叫许璐的护士日久生情,发展成了恋人。

起初许璐并不知晓阚仲博的真实身份,可是能找到一个如此英俊又是作医生的人当男朋友,许璐心花怒放。对于医院里一般的工作人员,她是看不上的,她对自己的要求是最差也要找个外科医生。

就在阚仲博准备向她坦承身份之前的某一天里,她无意间听到了阚仲博与阚仲晴的对话,才得知阚仲博竟是妙仁医院的“主人”。许璐欣喜若狂,她告诉自己绝对不能错失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她盘算着得加快两个人的发展进程,以免日常梦多,于是她编了一个跟电视剧情节一样狗血的谎言,那就是……说她怀孕了。

也许是老天有眼,也许是阚父在天有灵,就在阚仲博准备迎娶许璐的前夕,却被阚仲晴无意间发现了她在生理期中。

谎言被识破,嫁进豪门已无望。许璐干脆撕破了脸,狮子大开口,一张嘴就是500万。阚仲晴自然是不答应,没想到许璐还留了一手,她把跟阚仲博的亲密照片扔在了阚仲晴面前。面对这些阚仲博熟睡后被偷拍的照片,阚仲晴依然态度强硬,要么100万了事,要么报警控告她勒索。许璐自知并非阚家的对手,拿着100万消失无踪了。

为了这件事,阚母差点儿被气出病来,修养了好一段时间才缓过来。

而阚仲博在经历了这次创伤后,家人明显感觉到他的话少了许多。曾经那个滔滔不绝的少年在父亲突然离世之后,在遭遇感情欺骗之后,慢慢地变得有些安静起来……

为了加强业务能力,也或许是为了治疗情伤,阚仲博决定离开江户一段时间,回英国读博。

就在他读博的第二年,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一个女人出现了。

赵芷妃,同为江户人,父亲是江户最大的娱乐公司的老总。貌美、心善,没有千金小姐固有的蛮横、娇纵,赵芷妃如一剂良药,治愈了阚仲博的心。

毕业后,二人一同回到了江户并且订了婚。对于这次的“门当户对”,阚家是又满意又安心,“强强联姻”更是喜上加喜的大好事。

然而,命运再一次跟阚仲博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赵芷妃在一次参加江户名媛聚会后,声称被江户市副市长的儿子马升迷晕后实施了强/暴。可马升一口咬定两个人是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发生的关系,而警方也没找到可以进行起诉的犯罪证据。马升未被起诉,流言又四起,赵芷妃不堪忍受最终选择了自杀。

赵芷妃出了那样的事儿,阚仲博迎娶她的心也从未动摇过,可万万没想到就在他给她时间去“疗伤”的时候,她却选择了撒手而去,这对阚仲博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此后的日子里,他意志消沉,整日以酒为伴,麻醉自己。

一次,他在酒吧又喝得烂醉如泥。阚仲学去接他,在回家的路上,不幸发生车祸,阚仲学重伤身亡。

也许是阚仲博20岁之前的人生太过完美平顺,短短几年让他遭遇了人生中前所未有的痛。

到底老天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

在参加完阚仲学的葬礼回家后,阚仲博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他砸毁了房里所有能砸的东西,大笑不止。是怎样的痛能让一个人发狂发疯,生不如死?又是怎样的疼能让一个人痛极反笑?

葬礼过后没多久,阚仲学的妻子拿着应得的遗产离开了阚家,留下了他们的女儿。

面对才两岁多的阚世甜,阚仲博内心充满了愧疚。正是因为他,甜甜才没了爸爸。于是侄女变女儿,从此他替大哥担起了“父亲”这一角色。不仅如此,他更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了阚氏集团所有的情况。肩负起家族事业的重担,成为了阚氏集团新的掌门人。

而那儿以后,他也再未饮过一滴酒。

这几年里,很少有人再见到他开心的样子,大部分时间里他都是那样的安静,带着微微紧锁的眉。也只有在参加甜甜学校活动的时候,也只有在休息时亲自给甜甜下厨的时候,也只有在给甜甜读睡前故事的时候,他才是温柔的,带着一丝淡淡的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