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原来是你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411字
  • 2019-11-15 20:09:53

第二天,会议室里

李知浅把一张照片用磁石贴在了白板上,“我之前推断凶器是棍棒类,可是凶器却怎么找都毫无所获。昨天我再次去到被害人家里,在厨房的灶台上发现了一个盆。盆里面有很多水,水里还泡着一只肉食鸡。我推测这只鸡原本是只冻鸡,在冷冻得十分坚硬旳情况下,如果狠狠砸下去,是可以致人于死地的。而后我对鸡进行了解剖,发现鸡骨有断裂,鸡脚处也发现了微量人体血液,经过DNA比对,确定血液是属于死者的,所以凶器应该就是这只鸡。”

“非常好,既然找到了凶器,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韩队听了李知浅的陈述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周末的一个阳光午后,李知浅和窦钟黎相约一起去了市图书馆。李知浅是为了查找资料,而窦钟黎则是为了消磨时光。

坐在图书馆的书桌前,李知浅专注地翻阅着资料,而窦钟黎早已趴在桌子上跟周公约会去了。

时间在安安静静的氛围中不知不觉地度过,停留在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这一页,李知浅正看得入神。忽的,只听一个极轻极低的声音传来,分散了她的注意力。

“李警官?”

听到有人叫自己,李知浅忙抬起了头,只见她先是一惊,随后是个礼貌的微笑,“你好。”

窦钟黎隐约听到一个磁性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一下子从睡梦中抬起了头。一张“人神皆妒”的旷世俊颜赫然映入眼帘,窦钟黎的睡意顷刻间一扫而光,精神看上去比吃大餐时还要抖擞。揉了揉眼睛,窦钟黎定睛再一瞧,只见她猛地倒吸了一口气。

阚仲博!!!

“真巧,没想到会在图书馆碰到李警官。这位是……?”阚仲博说着将视线转向了窦钟黎。

“我是李知浅的闺蜜兼同事,我叫窦钟黎。”

“你好,窦警官,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之前在养老院我们有见过。”阚仲博淡淡一笑说道。

“对,对,上次就是我跟知浅一起去的。”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否请两位去楼下的咖啡厅坐坐。”阚仲博的话是对着窦钟黎说的,眼睛却看向了李知浅。

“好的呀!”还没等李知浅拒绝,窦钟黎就痛快地一口答应了。

李知浅微微蹙眉,侧过头无奈地瞥了窦钟黎一眼。

咖啡厅里,

“甜甜最近好吗?”

“很好,她最近开始学习舞蹈了。”

李知浅点了点头,“女孩子学舞蹈挺好的,很提升气质。”

“嗯。”阚仲博轻轻应了声,“李警官的脸色看起来不大好。”阚仲博看着李知浅,突然说道。

“可能是这几天工作忙了些,休息得不太好。”李知浅微微一笑回道。

“最近为了一个案子,我们都熬了好几个通宵了,脸色能好吗?”窦钟黎喝了口咖啡,补充了一句。

听了窦钟黎的话,阚仲博淡淡笑了笑便不再说话。李知浅原本就是个话不多的人,窦钟黎虽然是个话唠,可是毕竟跟阚仲博不熟,所以也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于是小小的尴尬气氛就弥散在三个人的周围。

过了一会儿,正当窦钟黎打算找个话题打破尴尬之时,头顶上方突然有声音传了过来。

“阚总?你怎么在这儿啊?”只见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突然出现在了三个人的面前。

“张律师?你怎么也在?”阚仲博抬眸看向来人。

“我过来查些资料,好久不见啊。”

“是,有时间请您喝茶。”阚仲博轻笑颔首道。

听了阚仲博的话,那个张律师微微笑了下,目光不经意扫向了李知浅和窦钟黎那边。忽然,只见那个张律师的脸上瞬间浮现出了惊讶之色,“这,这不是给赵芷妃小姐做伤情鉴定的那位法医吗?你们还有联系啊?”张律师将目光转向阚仲博,诧异地问道。

听闻张律师的话,阚仲博霎那间眉心紧锁,放在腿上的一只手猛然间握成了拳状。而李知浅也是面露讶色,眼神略带错愕地看着张律师。

就在这时,那个张律师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几个人这才敛下惊讶之色,恢复了方才的平静之态。

张律师看了眼手机,“阚总,我还有事,咱们下次再见。”

阚仲博握成拳状的手舒展开来,朝张律师点了点头,“好。”

等那个张律师走后,阚仲博缓缓地转过头来,他盯着李知浅看了好半晌,眼神中仿佛带着几分冰冷的凌厉,只听声音从他口中一字一顿而出,“原来给赵芷妃做伤情鉴定的法医竟然是你!”

李知浅看着阚仲博,不知道为什么,她从阚仲博的眼神中感受到了一丝怒火。

“……你认识赵芷妃?”窦钟黎疑惑又带有些许惊讶地看向阚仲博。

“是。”阚仲博的回答只有简短的一个字,看得出他不愿多做说明。

“赵芷妃的案子说起来至今都是个遗憾,虽然我们也认为那个被告人马升是有罪的,可是却没找到有力证据治他的罪。你不知道为这事,知浅上了不少火,还病了,我记得当时去了好几天医院。”说到这儿,窦钟黎顿了顿,“不过好在老天有眼,事后不到一年,那个马升就吸/毒酒驾把自己给作死了。”

李知浅和阚仲博默默地听窦钟黎回忆着当时的情况,阚仲博紧紧盯着李知浅,而李知浅却始终一言未发,只是一直看着手中的杯子,似有所思一般。

李知浅,你为什么沉默,是心虚了吗?

“进来吧,妈,家里来客人了。”李知漠一边说着一边把站在他旁边的人让进屋里。

李母闻声从琴房走了出来,瞬间一个亭亭玉立、肤白貌美的女孩子映入了李母的眼帘。

“妈,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我同学王健的妹妹王怡。”

只见女孩子嘴角一弯,甜甜笑道:“阿姨,您好,我叫王怡,您叫我怡怡就好,这几天要给您添麻烦了。”

李母含笑点点头,“不麻烦,来了就把这儿当自己家,千万不要拘束客气。从加拿大回来,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很累吧,快进屋休息休息吧。”说着,李母看向儿子,“客房我都收拾好了,把怡怡的行李都拿进去吧。”

李知漠把王怡的两个30寸的大箱子拉进了客房,“我白天要上班,你有什么事的话就给我打电话。”

李知漠话音刚落,只见王怡撒娇般地抬手环住了李知漠的胳膊,“知漠哥,十几年不见,你现在比小时候更帅了。你记不记得我小时候还说长大了要嫁给你呢?”

“……你前半句话我赞同,后半句我可没什么印象。”李知漠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胳膊从王怡的手里抽了出来。

听了李知漠的话,王怡撇了撇嘴,转而又嗲嗲道:“那这几天我就要麻烦知漠哥喽。”

“我跟你哥是十几年的好兄弟,他妹妹回国呆一星期,我照顾一下是应该的,你也不用客气。我看你也累了,先睡会吧,我出去了。“说着,李知漠一边往外走一边把门带上了。

王怡看着李知漠离去的背影,唇角微微一翘,“李知漠,看我怎么把你拿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