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回家过节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3166字
  • 2019-11-14 20:13:35

“死者死亡时间大概是昨晚5点到7点之间,伤口集中在后脑部位,初步推断是被棍棒类的硬物击中后脑,导致颅底骨折而死,不过具体原因还要等尸检完才能确定。”

李知浅勘查完陈尸现场急匆匆赶回局里开会,开完会后只见她怒气冲冲地回到办公室。

“靳南,怎么回事?废车场弃尸案为什么换成你来做尸检?我不是说了吗?我的案子我来处理。”

“你做我做不都一样吗?”靳南看着手里的资料,并未抬头,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

“你是担心我又惹上麻烦,所以你要自己做,对不对?”李知浅几步走到靳南的办公桌前,“靳南,我太了解你,你也不可能做什么伪报告,所以一旦被人‘报复’,你要替我承受,是吗?”李知浅一眨不眨地盯着靳南。

李知浅靠近了,靳南这才缓缓抬起了头看向李知浅。“知浅,我是你的领导,就算出什么状况都应该由我来负责。”语气依旧平淡。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靳南合上手里的资料,打断了李知浅的话。只见他站起身没再给李知浅任何争论的机会,也没再多看李知浅一眼,大步径直走出了办公室。

走出办公室的靳南,靠在楼梯边平复了一下心绪,半天,只见他轻轻叹了口气。

护她,早已成了他的本能……

第二天,尸检室

看着眼前因颅底骨折而死的受害人,这是一场与死者的无言对话,李知浅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了解剖刀。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李知浅终于从尸检室走了出来。她走到办公桌前坐下,左手揉了揉太阳穴,右手打开抽屉拿出了手机。她拿起手机一看,三个未接来电,只见她按键拨了回去。

“妈,怎么了?”

“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怎么不接啊?”

“我一直在尸检室来着,现在才出来。”李知浅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抬了起来又在眉间轻轻搓揉了几下。

头疼病又犯了。

“你都多长时间没回家了,你跟你弟还真是一个样,一工作起来就把父母忘到脑后去了。”

“最近案子比较多,马上端午节了,到时候我就回去了。”

“端午节你要是再不回来,以后也不用回来了。”说完,就听对面挂了电话。

放下手机,李知浅轻轻笑了笑,“老太太还会威胁人了”。

李知浅打开抽屉,拿了一盒药出来,只见上面写着止痛片。她取了两粒放进了口里,起身走到饮水机旁接了一杯水,把药吃了下去。放下水杯,她抄起办公桌上的一叠文件,又匆匆地往会议室走去。

忙碌了一天的李知浅回到办公室,倚在沙发上原本想小憩一会儿,没想到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过了不知多久,出外勤的靳南回到了办公室。

见李知浅睡着了,靳南悄悄走到储物柜前,从里面取出一条毯子轻轻地盖在了李知浅身上,随后又拿起遥控器把办公室空调的温度调高了几度。

靠在办公桌边,只那几秒钟而已,靳南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李知浅。看着她那微微颤动的如蝶翼一般美丽的睫毛,看着她那熟睡之后平稳呼吸下的恬静,靳南的嘴角不经意间洋溢出一丝淡淡的笑来。

她若安好,他便心满意足再无所求。

虽然跟父母住在同一座城市,但李知浅住城南,父母住城北,再加上工作繁忙,李知浅一个月也就只能回家一两次。

父亲是政法大学的教授,母亲是音乐学院的古筝老师,李知浅虽不是豪门千金,却也是长在书香门第之中。

李知漠虽然是李知浅的弟弟,却似乎从小到大都是弟弟照顾她更多一些。当初李知浅违背父亲意愿,没有报考法律专业,后来是弟弟替她圆了父亲的心愿。再后来她因“疗伤”两度远走他乡,也是弟弟替她尽孝父母,成全了她的“任性”与“自私”。所以对于这个弟弟,李知浅除了疼爱,更多的还有感激和愧疚。

这个端午节要在家好好陪陪他们。

早上,李知浅早早起床收拾完后就奔往商场,大大小小的扫了一大堆东西之后,扬手打了个车回到了家里。

“妈,我回来了。”

“还知道回来就好。”李母接过李知浅手里的大包小包,虽然嘴上满是责备,心底的开心却是掩饰不住。

“你这都买的什么呀,又乱花钱。”

“我给你跟爸买的海参和蜂胶,还有那个大盒子里是我在琴行给你买的琴套。”李知浅扫了一眼家里,“我爸呢?”

“他们老干部中午聚餐,下午回来。你弟说律师事务所有事,晚饭前能回来。”

“今天过节,知漠还有案子要处理啊?”

“你还说他,你们俩还不都是一个样,你们俩什么时候因为过节就好好在家陪过我跟你爸?”

李知浅上前抬起胳膊环住李母撒娇道:“我今天这不是乖乖回来了嘛。”

李母白了女儿一眼,“行了,多大了还撒娇。”说完,李母把李知浅拿回来的一大堆东西安置好后,回到厨房又叮叮当当地忙碌开了。

李知浅洗了个手出来,就从客厅到书房再到卧室,挨个房间看了一遍。

妈妈琴房的凳子破了一个口子,卧室床头灯的光线有点儿暗,李知浅拿出手机摆弄了一会儿。摆弄完手机,李知浅又把柜子里的药箱拿出来整理了一番,把过期的药一股脑扔进了垃圾桶,然后走进了厨房。

“妈,我刚才在网上买了个凳子还有一个床头灯,回头快递到了,你把琴房的凳子和卧室的床头灯换了。还有药箱里的感冒药还有几个月就过期了,您注意点儿。”

“嗯,知道了,还是闺女好,心细,你弟可注意不到这些。”李母一边切菜一边嘴上挂着笑说。

“那我怎么听我弟说,我不在的时候,你可说是儿子好,闺女总不在身边,指望不上。”

李母切菜的手突然顿了顿,心道:这个死小子,竟然出卖他老妈。“咳……咳……”两声干咳后,李母赶忙转移了话题,“别听那臭小子胡说。闺女,你看,妈今天做的菜全是你爱吃的。”

李知浅此时已笑得合不拢嘴,“那等我弟回来,我告诉他说您说的,还是闺女好。”

说完,李知浅走出了厨房,只听身后传来老太太“气恼”的声音,“嗨,大过节的,你们一个个的都找打是不是?……”

晚饭过后,李知浅帮李母收拾完厨房进了李知漠的房间,见李知漠正在电脑键盘上敲打着。

“刚吃完饭就又开始忙了,最近接的案子很多吗?”

“倒不是案子多,只是最近接的一个刑事案比较棘手。”李知漠停下手里的动作,看向姐姐。

“民事案会不会好处理一些?”

“这个倒不一定,不过我更喜欢刑事案,比较有挑战性。”

“这个给你的。”只见李知浅把一个盒子递到了李知漠面前。

李知漠接过一看,“呀,老姐,真够意思,这可是最新款的耳机啊。”

“你以为呢,花了我将近半个月的工资。”李知浅看着弟弟一脸高兴的样子也跟着笑了。

这时,李知漠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李知漠抓过手机接了起来。

“喂,嗯,我在家呢,.......嗯,好,你也早点睡,嗯......”

挂断电话,“朋友吗?”李知浅随口问了句。

“嗯,”只见李知漠低头想了想,复又抬头看向李知浅,“姐,你还记不记得我读研时候的室友赵博文,你以前去我寝室时见过的。”

李知浅在记忆里思索了片刻,“啊,是那个高高瘦瘦,戴个眼镜长得挺斯文的那个。”

“对,就是他。毕业后,他去了城西律所。我们读研时就想以后一起合开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这几年也攒了一些经验,所以我们打算把当初的梦想付诸实践。”

“你打算自己创业?”李知浅面露一丝惊讶。

“嗯。”李知漠点了点头,“姐,你觉得怎么样?”

“很好啊,姐支持你,只不过创业要涉及很多问题,而且需要很多资金吧?”

“这个倒不是大问题,我们母校有相关的资助,而且现在创业贷款也比较容易拿到。”

“那就好,姐祝你们成功。要是有什么问题就告诉我,或许我能有帮到忙的地方。

“好。不过,姐,现在有个忙你就能帮。”

“什么忙?”李知浅偏头疑惑问道。

“我最喜欢的牌子的手机下周发布最新款……”李知漠话还没说完,只感觉有一阵强风从身边刮过,等他回过神来一看,房间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节后上班

“嫌犯我们初步锁定是死者的孙子,据邻居反映他们爷孙最近为了钱的问题一直在吵架。至于凶器,我们找遍了案发现场也没找到棍棒类的东西,不排除嫌犯将凶器扔掉的可能性。”

“可是凶器是关键,一直找不到的话会很麻烦啊。”

李知浅一边听着同事的话,一边看着手中案发现场的照片。忽然,一张灶台的照片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抬起头,“韩队,我想明天上午再去趟案发现场。”

次日上午,李知浅早早儿就跑到了案发现场,到了案发现场之后,她直奔厨房而去。盯着灶台上放着的东西,片刻之后,只见李知浅的唇边露出了一丝笑意,“原来是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