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毕莫严与窦钟黎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621字
  • 2019-11-13 18:25:24

(1)前后桌的两个人

高中时,窦钟黎跟毕莫严是前后桌。那个时候的毕莫严经常不是忘带这个,就是忘带那个,一忘带东西就跟窦钟黎借,窦钟黎一面把东西借给他,一面骂他是猪脑。当然窦钟黎并不知晓毕莫严“健忘”的原因。

高二那年秋天,毕莫严得了重感冒,几天没上学。等再回到学校时,发现书桌上放了一个笔记本。打开一看,是这几天的课堂笔记。潦草的字迹,毕莫严一眼就认出这笔记是出自谁之手。

高三时,一个高一的学妹给毕莫严递了张告白的小纸条,正好被窦钟黎撞见。

那天毕莫严跟往常一样找窦钟黎借东西,不料窦钟黎不但没借给他,还冲他发了一顿火,叫他以后自己想着带东西,少没皮没脸地总跟别人借,毕莫严被骂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走过高中的匆匆岁月,转眼就进入了大学,毕莫严觉得是时候表白自己的心意了。高中时之所以没挑明,是担心窦钟黎和自己的学业会受到影响,所以不得已一直藏着自己的真心。如今开始了大学生活,时机算是成熟了,但是鉴于窦钟黎大大咧咧的性格,毕莫严猜不准她的心思,倘若落花有情,流水无意的话,这一表白怕以后做朋友都会尴尬了,所以毕莫严打算先试探一下儿。

正好那时窦钟黎对心理学很感兴趣,毕莫严就买了一套心理学的书送给她,并叮嘱她先看《微表情微反应》这本,说这本最有趣。其实这本书里夹了一张书签,而书签的背面正是他写给窦钟黎的告白。

窦钟黎把书拿回宿舍时,恰巧被室友看到了,问她借一本看,她就顺手把放在最上面的那本《微表情微反应》借给了室友。虽然毕莫严叮嘱她先看这本,可窦钟黎并没多想什么。后来那张书签跟随着书,在辗转宿舍、教室、图书馆等地后,早就不知在什么地方掉落无踪了。

观察了几天,毕莫严见窦钟黎没什么异样,就问她有没有看《微表情微反应》那本书。窦钟黎心想书是毕莫严送给她的,如果告诉他书借给了别人,怕他会不高兴,于是就扯了个谎说看完了。毕莫严一听,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小心翼翼地问她有没有什么话想对自己说,窦钟黎不知道事情的原委,以为在问她有没有什么观后感,可是自己还没有看那本书,哪来的观后感,就胡乱搪塞了句“没有”。一句“没有”,毕莫严自然以为这是窦钟黎对他告白的拒绝。

从那之后,毕莫严把自己桎梏在悲伤的牢笼里,徘徊久久,无法走出。后来在窦钟黎跟王枫交往后,毕莫严彻底明白了窦钟黎对自己“无意”,便如梦方醒地发誓对窦钟黎的爱永不再提及。结果才过了短短几个月,毕莫严又满血复活了,而复活的灵药就是窦钟黎跟王枫的恋情告吹。

(2)住在我心底的你

李知浅参加援外医疗队离开江户以后,窦钟黎心里空落落的。最好的两个闺蜜,一个远赴救援区,一个远嫁美国,只把她一个人孤单单地留了下来。

“我发现知浅一失恋就选择消失,上次是这样,这次又是这样。上次是去加拿大还好,可这次去的地方又危险,环境又艰苦。”

“知浅这样做,我倒觉得很放心。”毕莫严安慰着窦钟黎。

“放心?”

“你看啊,有的人失恋后会消沉、茫然,甚至一蹶不振,而知浅第一次的情伤选择留学深造,第二次的情伤选择行医救人。看似疯狂的举动,其实背后是很理智的抉择,不是吗?”

窦钟黎一边思考着毕莫严的话,一边看着毕莫严,突然间觉得这么多年一直有毕莫严在,还挺踏实。

参加工作以后,毕莫严几次被家里催着相亲,毕莫严实在受不了了,就敷衍同意见了一个。

女孩儿叫刘雯雯,是个公司白领。二人一起吃了顿饭,毕莫严心里盘算着在对方面前表现得差劲儿点,让对方先不同意,这样跟家里也就好交待了。结果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意弄人,毕莫严这第一次相亲就碰巧被窦钟黎给撞上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好像做错事儿一般的毕莫严硬着头皮向窦钟黎介绍了刘雯雯。

第二天上班,窦钟黎对毕莫严说女孩不错,叫毕莫严好好对人家。是真心祝福,还是心口不一,怕是连窦钟黎自己都不清楚。

被爸妈念叨好几次后,有了毕莫严跟刘雯雯的第二次“约会”。

饭店里,毕莫严翻看菜单时突然惊讶道:“这家的甜品有马卡龙冰淇淋!”

“你喜欢吃啊?”

“我不爱吃甜的,钟黎爱吃。”

吃完饭,刘雯雯说想买CD,毕莫严就跟着一起去了音像店。刘雯雯选好CD后,看毕莫严挑了张爵士乐,“没想到你还喜欢听爵士乐。”

“我不爱听,钟黎爱听。”

......

毕莫严跟窦钟黎从法院回来的路上,窦钟黎接到电话要出现场,毕莫严就开车送她过去。恰逢是个雾霾天,窦钟黎望着车窗外灰蒙蒙的天儿,“这么大的雾霾,一会儿出现场,可要委屈我的肺了。”

大约又开了几分钟,毕莫严突然停了车,“你等我一下。”说完下了车。

过了一会儿,只见毕莫严回到车里,把什么东西往窦钟黎手里一塞,“给你。”

窦钟黎一看,是防霾口罩,不由得泛起一抹开心的笑。

这时毕莫严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窦钟黎瞥了一眼来电显示,“刘雯雯”。

毕莫严迟疑了一下儿,还是接起了电话。

“毕莫严,晚上有空儿吗?一起吃个饭怎么样?”毕莫严看了一眼窦钟黎,迟疑了片刻,最后还是答应了刘雯雯的邀约。

窦钟黎突然觉得自己怒气上涌,把手里的口罩往毕莫严怀里一扔,“用不着你的关心,你还是多关心关心你家刘雯雯吧,口罩留着给她用吧!”接着又口无遮拦说:“我就算得了肺癌,也跟你没关系,这个世界上只有我爸妈才会心疼我……”

窦钟黎正愤愤地说着,突然间就感觉自己的双唇被封印住了,顿时一阵眩晕。

片刻过后,等窦钟黎反应过来,防身术一出手正打在毕莫严的眼眶处。

“哎呀,你个泼妇!”只听毕莫严一声惨叫。

把窦钟黎送到现场,沉默了一路的毕莫严突然开了口,“这个世界上不只你爸妈心疼你。”说完打开口罩,动作轻柔地给窦钟黎戴上了。

窦钟黎没有说话,打开车门快速逃走了。

望着窦钟黎的背影,眼眶处一阵疼痛感袭来,毕莫严朝后视镜一看,此时的自己俨然已经成了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熊猫!

“窦钟黎,你够可以的啊,往死里下手啊!”

晚上,毕莫严准时赴了约。

“你眼睛怎么了?”刘雯雯一眼就注意到了毕莫严的“黑眼圈”。

“这个啊,没事儿,工作的时侯不小心磕了一下儿。”

一顿饭过后,欲言又止的刘雯雯还是开了口,“......其实我现在还不太想谈恋爱,更不想太早结婚,而且我觉得咱俩也不太合适,所以我想还是早点儿说清楚的好。”

听了刘雯雯的话,毕莫严如释负重。

分开时,走了几步的刘雯雯忽然转过身看向毕莫严,“毕莫严,如果我的感觉没错的话,你的心里早就住了一个人了,加油!”

第二天上班,同事们看到毕莫严的脸都吓了一跳,问他怎么了。

毕莫严捂着眼睛,瞟了一眼窦钟黎,“昨晚在家洗澡的时侯不小心摔了一跤,摔的。”说完,毕莫严又瞥了一眼窦钟黎。

而坐在办公桌旁的窦钟黎则是一副事不关己、己不关心的模样,看得毕莫严牙根直痒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