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归来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550字
  • 2019-11-11 13:55:47

机场里,窦钟黎和毕莫严紧紧盯着到达口,生怕错过他们要等的那个人。

祈盼了无数个日日夜夜,总算等到她平安归来。

“这个死丫头,等我见了她,非得好好骂她一顿不可。当初不告而别,害我担心得要死。”窦钟黎在心里一个劲地嘟囔着。

时间又过去了好一会儿,窦钟黎等得有些心焦,微微踮起脚朝大厅里面看去。

当她再翘首望去的那一刻,只见她的手指尖猛然间颤了一下儿,那个虽几年未见却万分熟悉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了眼前。

“浅儿——!”叫出名字的那一瞬间,窦钟黎的眼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一别经年,盘算好的臭骂一顿此刻化作了抱着对方的大声痛哭。相逢泪满襟的场景,引得周围的人纷纷好奇地看了过来。

毕莫严扯了扯窦钟黎的衣角,小声道:“公共场合,控制一下,控制一下。”

被窦钟黎紧紧抱着的人温柔地安抚着怀中的泪人,轻柔地说了句“我回来了……”

车里,

“浅儿,房子我都给你租好了,莫严打扫得可干净了,该添置的东西也都添好了。你说你也是,你跟我一起住多好,干吗非要自己住?”

虽然几年没见,窦钟黎话痨的毛病依旧没改,看着好像还愈发严重了。李知浅看着窦钟黎,不禁笑了笑。

“一会儿先把你的行李放回家,然后找个好地儿给你接风。”

“钟黎,……你和莫严先把我的行李放到家里去,晚上去哪儿吃饭把地址发给我,我去找你们。”

“那你现在要去哪儿啊?先回你爸妈那儿吗?”

“不是,”李知浅轻轻摇了摇头,“我,想先去一个地方。”

看着李知浅的表情,窦钟黎即刻明白了过来。她瞧了瞧李知浅,似乎跟着她的情绪一起,陷入了沉默……

墓园里,

李知浅把一束鲜花放在一座墓碑前,缓缓坐了下去。她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墓碑,虽无一言,泪却已千行。原本以为会渐渐退去的记忆,没想到此刻又全部清晰地倒映在了眼前,连同疼与痛都还是一分不少的在血液里流淌着。

三年前,当医生宣布保卫脑死亡的那一刻,李知浅只记得当时的自己浑身颤抖到无法站立,然后只剩下眼前的一片漆黑。等她再有意识的时候,唯一能感觉到的只有如凌迟般疼痛的心还在微弱地挣扎地跳动着。

而后医院联系红十字会器官捐赠的事儿,是的,器官捐赠。

记得李知浅申请器官捐献时,问保卫要不要跟她一起申请,没想到保卫立马就答应了。保卫去世后李知浅自私地想要反悔,她受不了别人去“动”他,当时的她发了疯一般地想要去阻止……

一声长长的叹息,李知浅把自己从那痛彻心扉的记忆中拉了回来。她轻轻擦了擦照片上的灰尘,微微一笑,“保卫,我回来了……”

办公室里,当李知浅出现的那一刻,靳南的眼底瞬间泛了红,视线也变得有些模糊。

日夜牵挂的人终于回来了。

“好久不见,靳南。啊……不对,应该叫靳主任了!”

靳南又看到了那久违了的带着酒窝的笑颜,“如果你没走,起码副主任的位置应该是你的了。”靳南回以微笑打趣道。

听了靳南的话,李知浅笑着摇了摇头,“我这个人啊,你知道的,太感情用事,不适合做领导。”

靳南浅浅一笑,双眼却好像不受控般地紧紧盯着李知浅。

“……怎么这么看着我?我是变黑了还是变丑了?”

李知浅玩笑之音未落,就见靳南突然上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却也极力克制的拥抱。沉默良久后,只听话语从他口中轻轻而出:“欢迎回家……”

在爸妈家门外,李知浅已经站了好一会儿了。

三年了,三年没回过家了。不知道爸妈这三年里过得好不好,也不知道爸妈有没有责怪她或者是不是还在生她的气。

怔了好半晌,李知浅缓缓伸出了有些微微颤抖的手,按下了门铃。

门铃音还未落下,就听里边有脚步声传来,且越来越近。紧张感不由而生,李知浅深深吸了一口气。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的那一刻,父亲的脸映入了眼中。李知浅微微一怔,望着爸爸又多添的华发一下子哽咽了,她嘴角微颤地轻轻叫了声“爸……”。

李父也红了眼眶,却极力克制着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回来了?快进来吧,你妈从下午就在厨房忙着给你做好吃的。”

李知浅迈步刚跨进家门,就看见妈妈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李母看见女儿的那一刻,眼底瞬间闪过一丝激动。像是怕被女儿发现,李母忙别过脸说:“去洗手吃饭。”

“姐,你回来了?”李母的声音刚落,就听另外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只见一个二十八、九岁模样的年轻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嗯……”李知浅嘴角噙笑看着弟弟李知漠。

“姐,你去洗手,我帮妈摆碗筷。”

“好。”克制住眼里的湿润,李知浅笑着轻轻应了句。

饭桌上,全家人围在一起开开心心地吃了顿饭。谁都没有提及一句三年前的事,也没有一个人提及一句这三年里发生的事。说的只是下周社区要办晚会了,李知漠前几天被旁边单元楼的小妹妹表白了……仿佛这并不是分别三年后全家吃的第一顿团圆饭,而只是周末的一次普通家庭聚餐而已。

晚饭后,李知浅站在阳台上望着万家灯火,愣了神。忽然察觉有人走近,她侧首一看,李知漠已走到了自己身边,没有说话,只是顺着姐姐的视线看向远方。

李知浅看着弟弟,顿了好半天方才开了口,“知漠……对不起……我一走了之这么多年,把家里的事情都留给了你,我这个做姐姐的,做得实在是太不称职了。”

李知漠牵起嘴角绽开了一抹笑,“那你记得以后好好补偿我就行了。”说完,李知漠突然上前给了姐姐一个猝不及防的紧紧的拥抱,片刻后松开姐姐,李知漠朝屋里走了回去。

望着弟弟的背影,李知浅鼻间微微泛了酸。

无论经历了什么,这个家永远都是她的避风港,深深爱着她,默默守护着她。

荒郊野外,因为时值盛夏,让周遭的环境变得更加恶劣。尸体已经腐败不堪,即使穿了隔离服,戴了防毒面罩,腐尸的味道依然刺鼻。驱虫,巨人观这些李知浅早就习以为常,虽然汗如雨下,但她仍然仔细地检视着尸体。

追查真相,为逝者昭雪,这是她从选择法医这一行起就在心中种下的信仰。

解剖室里,

“知浅,能鉴定出死者的身份吗?”面对这样一具高度腐败的尸体,窦钟黎有点儿担心。

“被害人双手十指都已木乃伊化,我需要一些时间来做软化处理,看看能不能套取到指纹。不过鉴定身份的方法有很多,比如齿列,DNA,组织样本检验,容貌重建等等,总会有办法的,别担心。”

“好,那就辛苦你喽。”说着,窦钟黎向李知浅比心卖了个萌,然后转身朝门口走去。刚走了几步,只见窦钟黎突然停住了脚步,她回过头看向李知浅,“浅儿,你回来了……真好!”说完窦钟黎笑了笑,转身走出了解剖室。

李知浅抬眸看了眼窦钟黎离去的背影笑了笑。

听闻窦钟黎的话,靳南拿着录音笔的手微微僵了一下。

那也正是他内心的潜台词,如出一辙。

他抬起头看着李知浅的侧影,

你回来了,真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