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卷引

  • 山海藏神录
  • 问道寻
  • 3698字
  • 2019-12-08 09:10:31

栖霞山脉,山水风景秀丽,红枫成林,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栖霞山,那便是“红”,相传乃是由凤凰血染红而成。

而在栖霞山脉深处,却有一处名为凤梧的山峰,这里却与外界完全不同,这里并非如外面一样遍地红杉,而是一排排的梧桐铁树,相传是凤凰最喜爱的居所,可是一向宁静的山脉深处,今天却迎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夜师,这里便是你所说的栖霞凤梧崖吗?也是神兽凤凰的居所吗?”

一名威严的中年男子,对着一名背对他的青衫男子出口问道。

中年男子一身皇者之气,讲话时极具威严,但是在面对这名被他称为夜师的青年时,却是非常客气。

“不错,这里处于栖霞山深处,名唤凤梧崖,也称凤梧山,是凤凰一族的栖息之地,陛下可有兴趣听一段故事。”

被称为夜师的青年男子,回身微微一笑道。

只见他年约三十出头,身背一把长剑,相貌英俊,一双锐眼中闪烁着智慧之光,仔细一看,竟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既然夜师这么说,那朕便听听。”

威严的中年男子同意道,并无拒绝之意,言语间仍然是客气有加,丝毫没有身为皇者的架子。

夜师沉吟了一会,开始讲起了一段太古秘闻。

相传太古时期,祖龙、初凤和始麒麟,为了争夺这片洪荒大地的统治权,爆发了一场极其惨烈的大战。

三族中以龙族统领的四海水族实力最强,初凤一族统领的飞禽次之,始麒麟一族统领的走兽最弱,但数量却是最多。

一开始三族带领着各自的部属,相互攻打,却又相互牵制,三方或有胜负,聪明的祖龙意识到,再这么打下去恐怕永远不会有结果。

于是祖龙和初凤达成协议,以迅不及掩耳的速度联手灭了始麒麟一族,然后双方再决战,以确定大地的统治权。

聪明的祖龙之所以会找初凤一族,而不是找始麒麟一族联手,那是它有绝对把握战胜初凤一族,至于不找始麒麟联手,那是因为即使灭了初凤一族,它也无绝对把握战胜始麒麟一族,因为它们的数量实在太庞大了。

祖龙与初凤灭了始麒麟一族后,其余的部属没了统帅,逃的逃死的死,再也不成气候了,虽然他们走兽一族还有庞大的基数,但是却缺少统帅,所以三族争霸,由始麒麟一族覆灭,暂时落下序幕。

但是接下来争霸却是更为残酷,为了速战速决,祖龙带领众多高手,连夜突袭凤凰一族,也就是栖霞山,这一战让凤凰一族措手不及,血染栖霞山,初凤更是身受重伤,就在祖龙以为胜劵在握时,一个意想不到的身影出现了,那便是元凰。

这元凰和初凤本是一公一母,一阴一阳,天生的一对,元凰因有孕在身,所以未曾出现,因此祖龙根本未曾料到。

元凰的出现让凤凰一族反败为胜,重创了祖龙。

然而祖龙并不甘心就此失败,于是它寻到了混沌精铁,配合始麒麟一身之精粹,想炼制一把绝世神兵,但是始麒麟的怨气太深,神兵始终不得成形。

祖龙当时已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已经快入魔了,竟然命令龙族族人以身投炉,想用其之精血来化解始麒麟的怨气,在牺牲了大半族人后,神兵终于缓缓成形,凝聚成一口剑,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杀戮之光,这时祖龙才缓缓清醒,清醒过来的它有些后悔,但是事已无可挽回,因为这剑乃是始麒麟与他众多族人之血方才筑成,于是称之为“始龙剑”。

祖龙凭着始龙剑,终于打败了凤凰一族,杀了初凤,并且不断追杀元凰,就在它准备将凤凰一族“赶尽杀绝”时,一个神秘的“大能者”出现了,他阻止了这场争斗,救下了元凰,并指责祖龙杀戮太重,有违天道。

这时的祖龙才意识到,为了称霸这片大地,它确实是造了太多杀戮,不仅始麒麟一族灭亡,连凤凰一族也仅剩元凰了,而它的族人也是仅剩无几了,它这时才发现它自己几乎快入魔了。

在“大能者”的指责与劝说下,祖龙放弃了这片大地的统治权,与龙族重新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从此洪荒得以平静。

青年夜师缓缓说道。

“夜师,这段太古浩劫,我也曾经在一本典籍上见过,跟你所讲的大概一致,不过这个出手阻止这场浩劫之人,不是“元始天尊”吗?为何到了你口中却变成了“大能者”,那后来呢?”

威严的中年男子,知道夜师这么讲一定有他的道理,因为夜师所讲的正是“龙初始劫”,但是他看过的典籍也只是记载到这里,所以他有些急切想知道后来之事。

“陛下,这事先不急,只要这次能顺利得到初凤羽和它的精血,那么我一定会告知与你,否则知道越多,你会发现越有一种无力感。”

夜师缓缓说道。

中年男子闻言有些不悦,想他堂堂始皇帝,有谁敢拒绝他,有谁敢这么与他说话,但是在面对这个青年时,他也只好压下心中的不快,因为祖训有言,遇夜家之人,不论老幼,皆必须以师之礼待之,因为他们赢氏一族历代受夜家恩惠,就连他也是受惠不少。

而且夜家后人如有什么需要,赢氏家族之人还必须尽力去帮忙,否则将视之为叛逆,不配为赢氏子孙。

青年名为夜梦道,但是他遵从祖训,称青年为夜师。

所以始皇帝赢政,就是有多么地不悦,也不敢违背祖训。

“夜师,这里真的是凤凰的葬身之所吗?”

始皇帝不想在那个问题上“纠缠”,而是转而问道。

这已是他第五次借着东巡的借口外出了,至于巡视的那人,乃是他的“替身”,而他则是为了长生之梦奔波着。

其实此时的赢政并非向外界传言一样病重,他现在比一般年轻人还充满活力,因为他早已服了长生药,但是这是有副作用的,若是再寻不到“神血”来改变体质,那他将陷入永久的沉眠,有了这个致命的副作用,赢政不得不亲自奔波。

“根据我祖传的“经书”记载,这里确实是太古神兽凤凰的埋葬之处,同时也是它的栖居与出生之地。”

夜梦道淡淡回道,他依然没有回头,而是观察着周围的一切环境,最后目光停留在一棵高大的梧桐树。

“陛下,臣带人搜遍了整个凤梧崖,但是却无任何发现。”

正当赢政还想再说什么时,一名一身黑衣紧服的青年男子,带着十名和他同样穿着的青年,忽然走到赢政面前说道。

这名说话的黑衣人名叫何亦,他们家族世代行走于“地下”,忠诚地效忠赢氏一族,为他们专门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赢政眉头一皱,将目光投向那个青年的背影,欲言又止,因为他发现夜梦道正在仔细观察着什么,所以也不敢声打扰。

“陛下,初凤之墓口想必就在那棵最高大的梧桐之下。”

观察了许久之后,夜梦道终于开口说道。

“哦,夜师这么肯定。”

赢政心中一喜,急忙问道。

“陛下请看,这梧桐树的上方,云气缠绕,久久不散,周围灵气隐隐在这棵最高的梧桐周边流动,并慢慢地向地下渗透而入,在这个灵气逐渐匮乏的年代,实属难得一见,我料定这初凤之墓就在此树下,而入口应该在梧桐树的九丈位置。”

夜梦道缓缓解释道。

“夜师真是观察周到,既然这样,那咱们快快进入。”

赢政大喜道,接着朝身后一挥手,身后的何亦立刻带着手下,会意地朝这棵最大的梧桐树走去。

夜梦道笑了笑,慢慢地和赢政朝前方走去,这一刻他的心情同样激动。

“陛下,果如夜师所言,入口处真在树的九丈位置。”

为首的何亦在探明后,立刻禀明道。

“立刻派几人下去查探一下。”

赢政之即说道。

何亦立即朝后面一挥手,三名一身紧身服的手下,立即会意地朝垂落下来的绳索爬去。

夜梦道本想亲自一探的,他知道这种“神之坟墓”中,阵法重重,普通人接近都难,不过他心中虽这么想但也不阻止。

二个时辰后,三名进去侍卫莫说是回复了,连个声响也没有,这让赢政焦急了起来。

“何亦,你带两人去查探一下,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赢政终于坐不住了。

何亦正要有所行动,但却被另一人阻止了。

“陛下,还是让我去吧!此乃“太古神”之坟墓,凡人难进,若无修为或法宝抵挡,他们甚至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咱们此行人手不多,不宜再冒险。”

夜梦道阻止道,并决定亲身一探。

“既然如此凶险,那咱们从长计议一番,我真是担心夜师的安危。”

赢政颇为难得的关心道。

“陛下放心,我有护身法宝,就算进不了,但想全身而退,应该是绰绰有余。”

夜梦道说道。

“既然夜师主意已定,那朕也不勉强,只是夜师要小心,如果真进不了,那就先回来,咱们再从长计议。”

赢政只得同意道,并且吩咐何亦带着几名手下跟随,一定保护好夜梦道的安全。

何亦点了点头,这点无须赢政提醒,他也会保护好夜梦道,他表面上虽然是帮赢政做事,但实则他是夜家之人,世代皆忠于夜家。

夜道梦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与何亦一道进入了梧桐树里的空间。

在夜梦道进入入口后,赢政一开始还能镇定自若,毕竟夜家人传承久远,若是没有本事,他们赢氏一族也不会世代遵之祖训,奉为于师,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一天、两天,镇定如赢政也开始焦急起来,但他此行确实属于绝密,此刻,身边除了两个随从外再无其他人了,其余何亦的手下,早就被他派下去查探情况,但也如夜梦道一般,毫无音讯。

“陛下。”

就在赢政快忍耐不住的时候,一道虚弱的声音,从梧桐树的上方响起,他抬眼一看,立刻一愣,说话的正是夜梦道,不过他身上还背着一个人。

赢政急忙走了过去,扶住了刚好落下的夜梦道,但心中却是大惊。

只见进去前还是“蓬勃朝气”的两人,此刻已是白发苍苍,何亦尚还点,但是夜梦道已是发丝全白,英俊的容貌早已变的非常苍老,眉宇间黑气隐现,若不是声音和装束一模一样,赢政几乎会认不出来。

“夜师,到底出了什么事?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赢政扶着夜梦道,坐到一块青石后问道。

“此凤墓凶险异常,一言难尽,我时间已经不多了,陛下请先听我说。”

夜梦道虚弱道。

赢政无奈地点了点头。

……

夜梦道对着赢政说完后,递给了他一个古朴小鼎,然后拒绝了赢政送他的好意,一个人拖着虚弱的身体,朝山下走去。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