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前章
  • 快穿之大佬的心尖
  • 糖炒肥栗
  • 1511字
  • 2020-03-27 19:28:00

————————————————————————

天地混沌之处,一片灰白。

这里是天地万物诞生之处,也是万物消亡之地。

生生死死,虚无缥缈。

白雾轻浮,掩盖住那无尽的混沌。

……

亿万年前,天地初开,万物初具雏形。

万物之主——君临应运而生。

其为万物力量之源泉,根基之所在。

一双手轻描淡写间,即可翻云覆雨,万物皆可因此生,也皆可因此灭。

力量与权利之大,使万物俯首称臣,无人可与之匹敌。

然,千年前,天地混乱,君临以一己之力,重构天地法则,神魂却因此受了重伤。

灵体,从此陷入了沉睡。

万物皆因此重伤了元气,至今无法恢复,

甚至,在失去了君临的力量本源的供给后,显得越发地脆弱不堪。

万物的生存岌岌可危。

……

此时,

混沌处。

烟雾朦胧间,有两个男人出现。

两人样貌竟所看无异,皆为颧骨高突,面色惨白,薄唇殷红,宛若被胭脂晕染。

一人白发黑衣,一人黑发白衣,简直是古人长谈的黑白无常。

两人所正对的,是一个拱形高台,一个水晶棺木悬浮在高台上侧,晶莹剔透,雕刻着精妙绝伦的花纹,神秘而充满威严,散发着丝丝渗人的寒气,让人无法靠近。

躺在里面的,是一个俊美异常,身着绣着神秘花纹玄袍的男人。

一头丝绸似的黑发长直腰间,随意地散在一侧,狭长的凤眼紧闭着,英气的鼻子,微抿的唇看起来柔软无比,透出深深的诱惑。

白发黑衣男子体型修长,背着手,神态虔诚且恭敬,语气带着浓重的担忧,对着白发黑衣男子说,

“千年前天地混乱,王以一己之力重建天地法则,神魂重伤,散落三千世界。

如今神魂不归,王无法苏醒。

若再以此局面下去,没有王本源力量的支撑,天地法则会再次陷入混乱。

届时将如何是好?”

黑发白衣男子亦是眉目紧锁之态,本就死人般惨白的脸更是变得如被粉刷成墙白一般。

他沉吟不语,因为他也找不到方法。

王的苏醒是所有部下都最期待的,但也是最无望的。因为千年来,没有人可以救王。

王的力量独特且神秘强大,世间万物皆是以王的力量所产生。可以说,王为造物主,为世界的主宰。

所有人的力量皆来源于王力量的一小旁支。

因此,即使把所有人的力量都加起来,也无法逼迫王散落的神魂回归,更别提使王苏醒。

好半响,黑发白衣男子面带绝望之色,语气郑重且视死如归,

“若王的散魂不能自愿回归,无法重塑神魂……

我等自将以死保卫天地法则,不负王之心血!”

如同誓言般的话响彻天地混沌,带着施压,带着深入灵魂的忠心。

随后,两人一起跪下,向着王的放下磕头,保持着一如千年前的动作。

忽然,一个小光团出现,亲昵地碰了碰黑发白衣男子,声音软糯,带着焦急,

“白叔叔!白叔叔!

方才我探查到王的一小块主魂了!!!

就落在这个世界!”

说着,光团朝着周围的白雾点了点,一块镜子出现,镜子中呈现出一个小世界车水马龙的场景。

闻言,黑发白衣男子有些激动,立刻直起身子,

“找到主魂碎片了?”

找到一块主魂碎片,顺着它的指引,必定就能找到更多块主魂。

白发黑衣男子也直起身,睁大眼睛仔细端详着镜子里的场景,

同时,还试图用自己的力量进入那世界,触碰碎片示好。

不料,还未靠近,力量变被极大的能量弹出。

白发黑衣男子没抵抗住,像破布一样被震飞到大老远处,捂着胸口,吐出了一口鲜血。

见此场景,黑发白衣男子赶忙去扶他,同时拿出了一颗药丸喂他服下。

这一情形虽说震撼,但早已见怪不怪。

王之神魂,即使是碎片,力量也不是部下所能抵挡的。

为今之计,只能见一步走一步了。

黑发白衣男子眉头越发紧锁,褶皱多得快赶得上老人了。

他对小光团子吩咐道,

“小团子,你黑叔叔受伤了,我先带他去疗伤。

你在这里时刻看着这块碎片,有什么异常马上告诉我。”

小光团漂浮在空中,晃了晃,像个行走的棉花糖,语气有些担忧,

“嗯嗯,保证完成任务。黑白叔叔再见!”

烟雾朦胧间,那二人修长的黑影消失。

小光团目送着他们离开,才又飘到镜子前,目光紧紧地盯着里面的场景,一刻都不曾离开。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