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再回首往事如梦
  • 决胜新金融时代
  • 桥上风景独好
  • 3088字
  • 2020-02-20 19:27:15

烈日下的绿茵场上,一二十道身着球衣的矫健身影在不停穿梭,你攻我防,足球在脚下倒来倒去,不时来个精彩过人,引得观众台上一片惊呼,踢得也还算有模有样。

球场四周的广告牌在太阳照耀下,“京城大学VS青木大学”几个大字很是显眼。

忽然,“砰”的一声传来一声巨大撞击声,“咻咻”裁判紧急吹停了口哨。

原来有人中球了,一球命中头颅,躺在地上昏厥了,一动不动。

观众席上的学生“哗”的一声炸开锅了,主席台上的校领导急了眼,踢球可别踢出人命来了,现在的学生体质可真差啊,赶紧招呼设在比赛场旁边的医疗站的校医上去抢救。

几个身穿白大褂的校医赶紧提着医疗器械箱朝着草坪那跑了过去。

“益达”“张益达”

周围一起踢球的队友赶紧围了过来,又是“掐人中”,又是灌矿泉水。

“咳咳”,张益达咳了几声,呛出几口水终于醒了过来。睁开眼一看,周围被一群十八九岁的小伙子围得密不透风,个个身着白色足球服,胸前绘着的“京城大学”几个大字很是显眼。

摇摇晃晃挣扎着身体起来了,头还隐隐作痛。张益达放眼四周一望,足球场,拉拉队,观众席,感觉陌生而又熟悉。不自觉问了句“这是在哪儿啊?”

“这是京城大学足球场啊!”

“在跟青木踢比赛啊!”

“你刚刚被球击中了,没事吧!”

“比赛还有五分钟就结束了,你小子梅开二度,青木被剃了个光头。”

“先下场休息吧,交给我们了,这局稳了。”

周围队友不一而足地说道,一边说一边把张益达搀扶到场外交给了跑过来的校医。

张益达在场外接受了校医的一些简单检查,确认无大碍以后。这边的比赛也随着“咻咻”的口哨声结束了。

比分最终为2:0,张益达梅开二度,也被一球击晕,毫无意外成为全场最靓的仔。

这下子全校都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了,校领导那里也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比赛结束后,学生观众陆陆续续也走得差不多了。队友们纷纷过来打了声招呼,关心了几句,约好晚上八点全队一起庆祝也都走了。

青木那边球员也过来了,一个长得黑黑壮壮,足有一米八五的男生率先开口了:

“张益达同学,你没什么要紧吧,刚刚那个球是我踢中你的,本想射门,脚法不精,实在抱歉啊!”

说完,他又递出了右手,要和张益达握手。

张益达也伸出手来跟他握了一下,大度说道:

“身体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就是天气有些热,中暑了,又刚好被球碰了一下,都是小事,谢谢你的关心。”

言毕,其他青木学生也都过来和张益达握了下手。

“你踢得真好,以前学过吗?”青木学生那边问道。

“我从小就比较爱踢球,也找教练学习过几年。你们踢得也很好,有机会大家一起多交流。”张益达笑了笑说道。

互相吹捧了几句,互加了微信,青木那边的学生也都告辞了。

“睡了一觉,怎么回到了2013年啊?”张益达喃喃自语道。

他记得自己这会儿应该在2019年的家里面,刚和几个宠物方面的专家聊完新型的猫粮狗粮配方,忙碌了一整天,很累,躺沙发上就睡着了。

再然后,醒来却在13年的京城大学绿茵草坪上了。

真的是有点光怪陆离,暂时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看了眼兜里的最新款水果5S,13年9月才上市的最新产品,还是托一个朋友从香港代购回来的。

国内好像前几天9月20号才全面上市,排着队购买都不一定买得到。

把手机掏出来,看了眼时间,2013年9月25号下午4点整。

算了,不去想了,暂时接受了重生这个事实。

哎,脑阔痛!

正要回宿舍换衣服,左肩感觉被人拍了一下。

张益达反应很快,一把就把拍他肩膀那只手给捉住了。动作比较快,所以用力比较大,背后一阵“啊啊”惊呼。

转过身子回去一看,一个元气满满的美少女正呲牙咧嘴痛呼。

“快,快点,松手,痛死我了啊!”又是一阵少女惊呼。

张益达这才发现自己还捏住了人家手腕,赶紧松开。

少女赶紧抽回手来,洁白如玉的手腕一片通红,赶紧又是哈气,又是揉搓的。

张益达从头到脚打量了妹纸两眼,白色的T桖扎在齐P牛仔裤里面,脚下一双万斯的帆布鞋,一双白花花的大腿在阳光显得又长又直。

精致的小脸素面朝天,胶原蛋白满满,青春洋溢。有点像后面斗影上的一个网红,叫赵什么思来着,她的射箭那个视频特别火。

想起来了,这不是赵尔雅吗?中文系的妹纸,前世记得刚入学军训的时候跟自己斗歌,被自己一曲肝肠断,何处觅知音的那首“蓝莲花”给镇住了吗?

后来好像还约了自己好几次,似乎对咱有点那意思。

但是自己那会儿好像沉迷于跟室友开黑,写小说,网上投资赚钱,对儿女情长根本没兴趣,放了她好几次鸽子,后来也没就继续联系了,再后来听说出国深造了。

往事记忆一幕幕从脑中划过,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还一直盯着人家看,看得赵尔雅脸色潮红。张益达赶紧把目光转向别处。

赵尔雅小嘴一嘟,嘴巴翘得高高的,翻了个白眼,娇嗔道:“口香糖,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口香糖就是张益达,没办法,爹妈名字起太好,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好歹也是驰名商标了。

张益达故意搞怪,便说道:“什么怎么样啊,我家祖传老中医,看你这两天印堂发黑,我这给你号了一脉啊!喜脉,喜脉啊!”

赵尔雅头被雷得不轻,满脸通红道:“喜你个大头鬼啊,我,我还没谈过恋爱呢!”越到后头,声音越小不可闻。

张益达哈哈大笑道:“我的意思是你的身体很健康,脉相平稳,大喜,大喜啊!”

赵尔雅气鼓鼓道:“不管你了,我看你被球砸了,跑来关心一下你。早知道诅咒你被球砸死了活该!哼!”

说完,跑的比兔子还快地溜走了。

张益达贱贱一笑,这才是大学生活嘛!前世那个自己真是钢铁直男,注孤身啊!等到自己醒悟过来,大学四年都结束了。

哎,再回首已是老腊肉。不,不对,现在的自己才十八岁,青春飞扬,意气风发。

摸出水果5S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镜头里面的自己,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天庭饱满,地阁方圆。

再加上1米82的身高。哎,我这该死的无处安放的魅力!

哼着蓝莲花,“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妹纸对我的向往!”大摇大摆回了寝室。

寝室是四人间,来自不同的院系,也不知道怎么分配的。

推开门,只有一个人在,正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脑屏幕,左手在键盘飞舞,右手鼠标点的飞起。又在玩撸啊撸,人来了都不知道,嘴里还念念有词:“德玛西亚NB!”

张益达在他背后站了两分钟都没反应,摇摇头走开,翻箱倒柜找换洗衣服洗澡去了。

听见声响,打游戏这兄弟终于有点反应了。扭过头来,笑嘻嘻道:“糖糖,回来了,比赛结束啦?赢了没?”

张益达一边收拾衣服,一边回答道:“2:0,你达叔我杀翻全场,梅开二度!”

一般同学室友都叫张益达“口香糖”“糖糖”,但是他一般自称“达叔”,向那位演员致敬,年轻时也挺帅的,虽然还是比他张益达差那么点。

“nb plus”说完,李旭继续打游戏去了,简直惜字如金。

这就是张益达的室友李旭,典型游戏宅一枚,京城大学计算机系大一新生,常年玩游戏,考试从来不挂科。

四年后毕业后去了桦为,起薪就是年薪50万,技术水平还是很扎实的。玩归玩,计算机专业技能还是没落下。

张益达洗完澡,躺在床上,心里不断沉思。重生一世,遇到的人和事没变,唯一变的就是自己心理了。

前世大学四年,活的像只咸鱼一样,打游戏,写小说,网上搞点投资赚点小钱,毕业了就拿自己大部分积蓄买了辆奔驰C200L,花了40万,没拿父母一分钱,全部靠自己大学4年搞投资挣的,实际挣了应该是有六七十万的。

只不过大学四年除了大一上学期向家里拿了学费和生活费以外,其他三年半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自给自足,没找家里要一分钱,所以三年多下来自己把挣的钱花了二三十万。到毕业的时候还剩40多万,买了个小奔犒劳一下自己。

不是家里穷拿不出学费和生活费供他读书,只是张益达想跟父母证明一下自己,证明自己长大了,真的可以自力更生了,让父母开心一下。

那这一世还是继续按部就班吗?

或许可以把目标定大一点,毕业了买一辆奔驰S级,或者帕拉梅拉?

是不是买房更好一点呢?不是老家蓉城的房子,买京城的。这个目标够大,100个平方面积的,毕业的时候应该要1000万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