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鬼阵

弧光闪,滑铲,这是杨宿最喜欢的突进技能连招,随着穷追地心斩首术的使用,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德里罗的背后。

曾信然的德里罗一直在朝着另一个方向瞭望,实际上并没有发现对方的踪迹。穷追使用的这三个技能,弧光闪在于唯一,滑铲在于冲刺,而地心斩首术,则是悄无声息的接近。曾信然并没有发现对方,然后他就发现自己突然被打上了天。

在空中视角无法转动,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被谁打中的。但是有足够经验的他,依旧从自己的状态栏上看到了各种异状态,出血,僵直,眩晕。这些状态很显然不是一个职业的。出血状态可以由剑客的连突刺,流氓的伤疤之痛,但僵直却是战法的龙牙,弹药的僵直弹,三个异状态不可能是一个职业打出来的。那么结论只有一个了。

“是兴欣散人。我被伏击了。”曾信然急忙在团队语音中喊道。

是的,被伏击了。百花众人急忙往这个方向赶,赶来的路上也要摸清现场的情况。

“几个人在哪里,是只有一个穷追吗?”于锋开口问道。

“我不知道。这是遮影步,我无法调转视角。但我确定是穷追。我不知道这里是不是有埋伏。不过一时半会他应该打不死我。你们赶来之后不必强上。我先和他过过招。”曾信然不愧是有经验的职业选手,他明白散人没有足够的高伤大招可以秒杀他,所以他可以放心大胆的和队友交流。

“别自大,他可是曾经把人打到天上没掉下来的主。别以为他只是一个新人。”于锋开口教训道。对于这个方面,于锋可以说做得很好,他从来不轻视新人。因为当初就因为仗着自己有足够的经验稍微的轻视了一下对方,就被人打的怀疑自己了。

那个新人叫做唐柔。自己输的是毫无面子。

所以之后的于锋从不轻视任何新人,他习惯对待所有人都使出全力,用狂剑士的风格贯彻到自己身上。狂傲不猖狂。

第一个赶过来的正是于锋。而他只看到穷追一个人,他不知道对方是在埋伏还是什么,因为有团队语音的存在,所以对方很显然是知道穷追遭遇德里罗的。可是始终没有人出现在这个地方。埋伏?还是另有安排?

很快邹远也来到了,穷追对于德里罗的连击很快很稳,但是伤害绝对不是很高,一点一点的爆发伤害才打掉德里罗不足一半的血量,确实,如果让穷追一直打下去,很可能就会无缝连击直接打到死,但是,这里不是个人赛,这里是团队与战术的舞台,团队赛的赛场上,没有哪个明星可以做到真正的一挑五。

现在能够中断德里罗的只有邹远,他的远程压制可以不畏惧对方的突袭,更何况他的身边还有于锋的落花狼藉,然后,花繁似锦开枪成功的打断了穷追的连击,他可以毫无顾忌的出手。因为兴欣这一次团队赛的阵容完全是给百花送分而已。谁知道是不是兴欣因为挖来杨归亏损巨大金钱,然后在第一次比赛十比零提高赔率,然后再送掉分获得场外利益。

这一次他们团队赛所选择的五个人完全没有远程职业,作为远程职业的肖时钦作为第六人未被替换上场,就算上场了,机械师的火力压制并不如其他三系。所以邹远放心大胆的出手了。穷追的连击中断,德里罗一个受身之后直接强力膝袭把他踹开。花繁似锦在远程压制,而德里罗在近身攻击。

穷追想逃,但是不可能有机会给他逃走的。.

忽然,花繁似锦的视角一暗,他的视角之中是一片虚无,什么也看不到。他的第一直觉已经告诉他答案,兴欣的那人出手了。

鬼剑士,一寸灰。

暗阵降临。

花繁似锦的视角暗了,同时站在花繁似锦身边的落花狼藉自然也失去了视野优势。他们需要尽快逃离暗阵,可是,失去视野的他们绝对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们一旦胡冲一气,很可能会被一寸灰所擅长的鬼阵连环所限制其中,鬼阵连环一旦完成,代表着他们两人再难突破,甚至有可能会被鬼阵连环杀死。

一寸灰啊一寸灰,这是个让人很难不注意到的选手,很多比赛上,都是不被人关注的他冷不丁的丢出一个鬼阵让人断送优势,是的,这个人虽然场下透明,对很多人都心怀敬畏,但是于锋知道啊,这个人场下和场上的表现可是完全不一样的。

乔一帆不知道对方如何评价自己,但是他只是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无论是对现场的布控还是个人赛中的全力出击,他需要给自己定下目标,然后朝着这个方向而去。曾经的乔一帆,只不过是站在天才后面的小透明,或许有人觉得,天才背后的影子更加可悲,但是乔一帆连影子都不算,人们看到天才,看向天才后面的影子,但是唯独看不到天才之后那一抹透明。

乔一帆就是这样的。从不被人看好,从没有被任何人期待。但是他依旧努力,努力着朝着职业选手的方向努力。他曾经站在豪门战队微草,出身豪门或许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但是乔一帆并不是,他是微草的耻辱,实力不济,发挥平平,仅仅只有一年合同。

他的好朋友高英杰已经成了第二代的魔术师,微草战队也完成了自己的风格在赛场上疾驰。乔一帆很为他们开心,然而他自己。出身豪门微草转投兴欣,从挑战赛开始打,夺得挑战赛冠军,然后杀入甲级联赛,跟随着他们的队长叶修拿下了第十赛季总冠军。

但是,所有人都记得,第十赛季总冠军队伍,最出色的是叶修,那七点五秒的绝杀,是苏沐橙那奠定胜局的大招,是包荣兴用身躯为叶修挡下的那颗子弹,是方锐在擂台上用尽全力的拼杀。

可是谁还记得乔一帆都做了些什么。

乔一帆就是这样默默无闻,但是他在团队中做了什么,兴欣的人记得清清楚楚。所以,畏惧兴欣的人们,也都记得清清楚。

鬼阵,再次铺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