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板凳队员的梦想

“他太强了。我真打不过。”

下场后,杨宿只能跟叶修这么解释。

“只是你的自信在他面前消失了而已,放心,你还有提升空间。”叶修平静的对杨宿解释。

“不行。我真的好讨厌他。我不能让他总站在我的对立面。”杨宿撇着嘴朝着蓝雨选手席走去。

叶修叹了口气,说实话,他不能不重视这个选手,手速达到九百以上。这简直是可怕到极限。如果自己也是十八十九岁,真想和他打一场啊。

年龄的增加,真的就代表着反应的变慢,也代表着手部神经的退化。叶修现在才不到三十岁,可是他的手,已经到了接近五十岁了。

实际上,巅峰时期的叶修和韩文清都有着可以媲美现在杨归的手速,如果当时有散人账号,估计叶修能达到更强的程度,或许,如果当初用的是散人,那么斗神的称号,就是君莫笑了。

可是,没有那么多的或许,当初没有神之领域,所以也没有散人,所以,最强的是一叶之秋。

叶修笑了笑,没什么遗憾的。

思索间,团队赛已经打响,这一轮的比赛,不仅仅杨宿输给了杨归,唐柔也输给了卢瀚文,倒是包子发挥出色,和严回两人在擂台赛打的非常出色。

叶修很欣慰,微微一侧头,他看到了一直都坐在选手席上的一个人。

刘宁。

操纵角色,刺客,无命。

因为兴欣战队有着莫凡这样比刺客刺杀能力还要出色的忍者,所以刘宁一直都坐在板凳上无法上场,而且,莫凡最近发挥确实非常出色,这让刘宁登场的机会就更加渺茫了。

刘宁就这样坐在板凳席上看着比赛,眼中是无尽的羡慕,以及更多的是落寞…

职业比赛就是这样的残酷无情。有很多选手,无论觉得自己怎样的优异,都无法获得登场的机会。

并不是自己打得不好,而是别人打得更好,他很想和曾经的板凳队员唐昊一样。但是现实是无论怎样的努力,都无法摆脱板凳的命运,他自己的实力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因为他没有机会表现给别人。

后来唐昊找到了证明自己的机会,他成功的从板凳上一跃而起,成为了当时的百花战队核心,甚至后来因为他的打法,呼啸战队发现他的才能并且交给了他当时联盟第一流氓角色唐三打。所以没有几个板凳队员不想成为像唐昊这样出色的人呢。

刘宁就是其中之一。当初他和严回一起从另外一个队伍被挑选到这里。

当时他们只是一个游离在次级联赛的二线队伍。因为严回出色的表现,所以有人发现了严回的才能,想要把他挖来甲级联赛。

“请把我也一起带走吧。”

他这样说,放下了所有的尊严,他想要这个机会,在更大的舞台上证明自己的机会。

严回表现优异,签下了一年五十万的合同,而刘宁的合同,一年三万。这十几倍的差距给了刘宁一个措手不及的打击。

但是他不想就此认命。我想找到属于自己的机会,可是,没有。

等待,训练,观赛,等待,训练,观赛。

在教练叶修回归后,战队成绩不断变得更好,成员们的技术战术也都不断在提升,刘宁觉得,自己没有机会了。

马上转会窗就要开启,到时候肖时钦也会转会兴欣,那样的话,自己就更没有机会了吧。

他想上场,真的,真的想上场比赛,他想证明一下自己不是可有可无的,但好像,真的,他可有可无。

当所有人都在瞩目场上发挥出色的选手时,谁能想象得到场下选手的落寞。

就算有人发挥不好,受到粉丝们铺天盖地的漫天责骂,板凳队员看来,也只有羡慕嫉妒的份。

就算偶尔去参加发布会,刘宁少数的被问起问题,那也只是提他人回答而已。

真的有必要继续打职业吗?

是的,刘宁给了自己肯定的回答。他喜欢职业荣耀赛场,他想要继续打下去。

只要有机会,他就要竭尽全力的证明自己的存在。

只要,有机会。

兴欣战队虽然经过两年的成长,但实际上根本还没有那些俱乐部的财力物力,哪怕一只保持自己的席位留在联赛中,但实际上已经从以前的王者之师沦落到中下游战队。

刘宁知道,自己如果连兴欣战队都待不下去的话,恐怕只能继续回去次级联赛了。

那里机会渺茫,而且在荣耀联赛关注度大减的情况下,更是很难再次受人关注。

谁不想在更大的舞台上证明自己的存在,尤其是在杨聪退役后的荣耀联赛,每一个使用刺客的职业选手,都想在舞台上证明自己就是第一刺客。

因为杨聪而玩刺客的他,绝不承认其他人是第一刺客,他也绝不承认孙翔是第一战法。

在他心里,叶修才是第一战法,宋奇英只是第一拳法家的弟子,而第一拳法家绝对是韩文清。

同样的,哪怕有高英杰异军突起,第一魔道依旧是王杰希,第一牧师永远是张新杰,第一弹药专家是张佳乐,第一流氓是林敬言,第一盗贼是方锐,第一忍者是李华,第一骑士是许斌,第一枪炮是苏沐橙,第一元素是楚云秀,第一阵鬼是李轩,第一神枪手是周泽楷,第一柔道是吕泊远,第一机械是肖时钦,第一剑客是黄少天,第一术士是喻文州,第一魔剑是江波涛,第一狂战士是于峰,第一气功是赵杨。

是的,他的记忆存在于很久之前,他在刚刚玩荣耀的时候,这群人带给了他荣耀的魅力。

他从二十四职业中选择了一击必杀的刺客,他喜欢这种能让别人血条消失的职业,以命换命,才是刺客之道。

就算一直有人在评价莫凡的忍者堪比刺客,但是在刘宁看来,忍者只是忍者,说这种话的人,一定不知道什么才是刺客。

他想让世人看到真正的刺客是什么样子的。他想用自己的无命,用无命手中的银武碎蜂告诉所有人,刺客,叫做一击必杀。

但是,他没有机会。

他是个无人问津的板凳队员。

一个连上场机会都没有的替补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