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狂暴二十秒

二十秒,他只有二十秒的时间。

狂暴能够强化狂剑士的攻击力,在很大程度上都不会有人和开启了狂暴技能的狂剑士正面对碰,因为狂剑士的狂暴状态的输出绝对是爆炸性的,然而,也有很多自信的选手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正面压制狂剑士,因为这个时候的狂剑士防御力最弱,是最容易获得优势的时候。

李俊熙就这样认为,狂剑士开启狂暴对于他来说,不过是自己削弱自己而已。

但是他的想法刚刚浮现,下一刻一声呼啸响起。

狂剑士暴走以后的剑风更加浓厚,看起来仿佛将空气都斩作了沸腾的鲜血。落花狼藉腾空而起,扑面就是一个崩山击劈了过来。

这技能极其强横,狂暴状态下更是附加霸体状态。你可以攻击给对方制造伤害,但是,却无法打断这一记崩山击。

李俊熙自然不会上去硬抗,看好了方位轻松一个后跳,在崩山击要落未落的时候跳出,连出这一劈和一劈之后的震地波一起跳掉,操作可说是精准之极。

呼——

泛着血色的刀身倒劈而起,落花狼藉飞快地跟了一个倒斩,剑身破空所发出的声音很是厚重,与剑客剑气破空时那一声声清冽的龙吟截然不同。暴走技能除去对属性的直接提升以外,还有一大功用,就是暴走后狂暴状态下的许多技能使用出来时比起普通状态都有些变异。

崩山击拥有了霸体,倒斩的剑风能掠出更远,而此时这记地裂斩,所产生的变异就是发动更快。

这一击倒斩发动极快,几乎是无缝连接,崩山击剑触地的瞬间就已经斩了过来,李俊熙的剑客完全没有来的及反应就已经被击中,不过李俊熙还是找到了一个空挡急忙跳开,他甚至有些惊讶,这种操作简直是顶尖级的,而且很大程度上他相信对手和自己是同一水平的。

他不敢继续小觑对手了,刚刚认为对手发动狂暴是作茧自缚,但是现在他的想法截然相反。

好强的家伙。

而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这种思想的转变就只在三秒钟之间。

虽然他及时逃开了对手的攻击,但是跟着就见落花狼藉左手在剑锋上一抹一挥,一道血箭就这么喷射出去。

狂剑士技能:血气之剑。

在荣耀职业设定的描述中,狂剑士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嗜血战士,为求胜利可以牺牲一切。自残肢体放点自己的血这完全都是小意思。

这血气之剑出招快,角度刁,极难防备,更何况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又一次,他又一次中招,血量又一次下滑,他甚至有些慌了。

“可恶。有点麻烦啊。”李俊熙不知不觉中嘟囔出来了。

“要帮忙吗?”朴始景说。

“不用,我自己应付得了。”李俊熙咬牙说道。

“不要逞强,正视对手。”朴始景再次提醒。

“我知道。”

正面交锋落入下风的是李俊熙,他自然想在找回场子来,剑客提剑冲上,而同时看到对面的那个狂剑士也迎面而来。

好啊,那就正面对一下!

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顶尖赛区!

李俊熙有这个自信,在他心里,韩国赛区就是第一赛区,什么欧美什么中国,只不过是这次比赛的陪衬罢了,韩国赛区自然会轻而易举的拿下比赛的胜利,这对于他们来说是理所当然的,而在这里,一旦输了,就意味着自己在拖韩国赛区的腿,当然不可能。李俊熙要证明自己,证明自己有着顶尖的实力。

剑客出手,连突刺!

落花狼藉还击,冲撞刺击!

如果按照两个技能来说的话,剑客的连突刺确实有着连刺的效果,但是如果正面撞上狂剑士的冲撞刺击,那么是很难敌得过对方的,毕竟对方开启了狂暴属性。

于是两人靠近的瞬间,李俊熙操作剑客取消技能朝旁边一闪,躲过了这一次的冲撞刺击。

场上刺击刺空的落花狼藉立即取消技能,左手朝旁凌空一抓,整只手鲜血得像是要有血滴出一般。

噬魂血手!

一人范围控制型技能,噬魂血手所笼罩范围内的角色,都将被血气牵制,被拖至施展技能的角色身边。

刚抬起剑想要还击的剑客直接被吸住,这一剑根本没来得及抬起。

但是,这技能只是控制目标的移动,并不控制目标其他动作。对拖至自己身边,并不能阻挠对方顺势发动攻击。所以这技能多在对抗远程职业时使用,近战职业对抗,用这招没准反倒是给了对方一个加速器。

这对于李俊熙的剑客来说是个机会,他也根本没有浪费这个机会,剑客再次冲上,逆风刺!

落花狼藉并不退让,挥刀迎上,出手赫然是旋风斩。两剑绞上,旋风斩虽是高阶技能,却也无法随便接下逆风刺的冲击,落花狼藉被撞向一旁,但不想刚刚滑开两步,落花狼藉却又一步强行迈回,旋风斩又一斩已经准确劈中了那个剑客。

滑开,迈回,斩击……

落花狼藉以这样一种诡异的姿态发动着进攻,李俊熙却很快明白,他是用旋风斩这一技能可以控制出的移动效果,硬是把冲撞刺击带来的击退给抵消了。

这个,也太自信了吧……

紧接着,落花狼藉却又来了一个李俊熙看不懂的操作。在旋风斩抵消掉了击退效果后,落花狼藉果断舍弃了这一技能,重新出招攻击,而这时候,旋风斩至少还有三分之一的攻击时间,这点伤害输出,这家伙居然说不要就不要了?

十字斩、倒斩、破灭斩……

落花狼藉的攻势狂暴无比,而随着这几个技能连击打完,双方再次退开的时候,终于,落花狼藉身上的狂暴状态结束。

好快的战斗,但是却是好精彩的战斗。

在这一波狂暴的攻势之下,李俊熙手中的剑客显然是完败给于锋的落花狼藉。

剑客血量百分之三十。

正面对撞,对方无伤,而自己掉了百分之六十五的血,李俊熙知道,自己输了。

而这一切的缘由,都在于没有训练赛的时候,张佳乐找来的那个人。

孙哲平。

如此狂放的打法,于锋最开始的时候也接受不了,不过慢慢的习惯了对方的攻势之后就好多了,因为对方退隐多年已经没有太强的实力,但于锋也因此,学到了很多孙哲平的打法。

那种感觉根本没办法形容,怪不得安文逸总说那是个疯子。

剑已至,当如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