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白虎堂!
  • 无敌反套路系统
  • 杀雕十三剑
  • 2039字
  • 2019-10-14 08:33:13

“五狗六狗!”

“没事不准跑到这里来,我没告诉过你们吗!”

“今天你们要说不出一个原因,信不信我就拿你们喂狗!”

两个工人听了一脸惊恐,连忙转身声音带着颤抖:

“堂主大人,我们不是故意的!”

“我下来是因为刚刚我们发现进入地下的门开了,于是下来检查一下,以防万一!”

“检查一下?”这时,一位披着黑色大衣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留着一头漆黑的寸发,身材并强壮,一看就不好对付,脸色凶狠无比!

“这地下的门居然开了,我记得三七二十一狗他可是锁住了的!”

“堂主大人,我们也不知道呀!”旁边的两个工人满脸无辜:

“我们路过那里的时候就已经发现门开了!”

“好了!”堂主眼神带着无所谓:

“没事,你们快上去忙各自的,今天有我亲自来这个厂视察,不可能会有事!”

“我白虎堂堂主!可不是好惹的!”

“敢来,必定有来无回!!”

……

“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凶凶的中年居然是火虫会白虎堂的堂主!”夏雕看着里面的中年男子眼里闪着精光:

“这个家伙,浑身都是一股凶猛的气势,看来不好对付呀!”

“我要不要趁他不注意偷袭他?”夏雕捏着下巴犹豫着!

此时。

两个工人走后,白堂主四下观望一下,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又叫来了那些巡逻的人员,满脸严肃:

“加强警戒力度,不要松懈了!”

“要是有人混进来了,甚至走漏了消息,会长责怪下来,我们都要完!”

“明白!”

说完这堂主转身走向了工厂里面拐角处的卫生间,似乎是要去上厕所!

“偷偷跟过去!”夏雕脸上露出一抹微笑,随即身形一动,跟着那位堂主的身后,鬼鬼祟祟的走向了卫生间!

“也不知道会长他抽什么风!居然叫本堂主来各个工点视察!”

堂主一脸的郁闷:

“这种小事,一个执事不就够了吗!”

说着边抱怨着边上着厕所!

偷偷看着那个大叔的不大,夏雕一脸鄙视,也上起了厕所!

“龙吐水!”

唰唰刷!——

“什么声音!”

听到声音,堂主脸色一变,连忙警惕的后退了一步,却忘记了他还没有尿完!

“不!”

看着裤脚的堂主一脸惊恐!

“尿到裤子上了!”

“这下丢死人了!”

白堂主赶紧裤子穿好,然后向四周警惕的看了一圈!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现!

“奇怪,难道我听错了吗?”堂主一脸疑惑:“刚刚明明有水声的呀!”

看着这家伙紧张的样子,夏雕暗自好笑!

就在这时,他猛然感觉身体里有一股自然之气流动,并且逐渐汇集于腹部!

这股气使劲的向下流动,似乎如同天地初开的浊气在下沉!

他这个人向来大方,人品也算好,甚至老奶奶过马路的时候,夏雕都有想去扶一扶的念头!

于是夏雕没有阻拦那股自然之气的意思,放它自由,自然而然的让它出来了!

噗噗!——

两声巨响响起!

“什么人!!”

白堂主脸色巨变,猛地转身!

但是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堂主的脸色越来越紧张:

“难道是我出现幻听了吗?”

“刚才那声奇怪的声音,到底是什么鬼!”

“莫非是神的暗语?”

见到这一幕夏雕差点笑出声:

“屁神的暗语,顶多算神屁!”

为了继续戏弄他,夏雕不惜花费了足足两点优秀值,兑换了一张纸和一支红笔,并在上面用红笔写出了一个巨大凶字!

“这下不把你吓哈!”

带着坏笑,夏雕从后面将那张纸扔了下去!

哗哗!——

纸张在空气中飘动的声音响起。

“什么人在那里!”

堂主如同炸毛的猫,一瞬间反应过来,他猛然转身,却发现一张白色的纸飘了下来!

快速将它接在手中,堂主紧张的看了过去!

“凶!”

看到这个字白堂主顿时吓得汗毛耸立脸色狂变:

“不祥之兆!”

“快来人!”

嗒嗒嗒!——

随着堂主的一声咆哮,一群人火急火燎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其中跑的最快的是一个黑色衣服的男子!

“白堂主,出什么事了!什么事这么急!”那男子满脸疑惑!

“这个厕所好像闹鬼了,凭空出现了一张写着凶字的纸!不祥!”

白堂主认真的盯着年轻人,不像开玩笑!

“这怎么可能,堂主你是不是看错了!”

“我怎么可能看错,你看这张纸都在这里呢!”

说着白堂主将那张纸打开来给年轻人看去!

“还真有一个凶字!”

这时,由于低头,年轻人刚好看到了白堂主裤脚的水渍!

脸色一崩,差点笑出来,不过连忙卖力的憋住了!

“堂主,不要给我们开玩笑了,别吓我们呀!”

“黑护法说的不错,这都二十一世纪了,怎么可能有鬼呀!”

其他巡逻人员和一些火虫会帮众脸上都带着怀疑!

“我白敲虎说一不二,你们觉得我会在和你们开玩笑吗!”

“咦,黑牙你的脸色怎么那么奇怪!”

黑衣男子听了吓了一跳,直接将笑意完全压了下去,脸色尴尬:

“这……”

“没事,就感觉肚子有点不舒服,中午吃的麻辣烤榴莲有点上头!”

这时,男子已经正色起来:

“别管这个了,要不我去请一个道士,让他在这里做做法,把这里净化一下!”

“万一真有什么邪物,说不定会出什么乱子!”

看到他们居然在哪里争论是不是闹鬼了,夏雕觉得甚有意思,甚至忍不住想高歌一曲!

不是甚至忍不住,夏雕真的忍不住了,于是他清了清嗓子:

“咳咳!”

“啊!看那美丽的西伯利亚高山!”

“啊!看那草原上的母牛在跳舞!”

“在跳舞!”

所有人:“???”

随着高亢的歌声响起,震动了整个厕所,所有人脸色大变!

“谁!”

“谁在唱歌!”

那男子的声音也带着震惊:

“是谁在那里!别藏藏捏捏的,有本事出来!”

“别吓唬人了,我可不虚你!”

“虽然唱的还挺好听……”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