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上错车入错行

  • 怪异管理公司
  • 花三落
  • 5646字
  • 2020-01-30 11:49:32

繁华的世界背后总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它们窥视着,羡慕着……

你或许听过许多怪诞,你或许见过不可思议的事情。

总有一些真相被掩埋。

我们庸庸碌碌的奔波着,不知从什么时候变得越来越冷漠。

是生活的压力,抑或填不满的心中欲望沟壑。

大家都像野草一样顽强而又倔强的活着。

只为那一丝美好。

总会有人不经意间推开一扇门,打开新的世界。

言峥,小名小白。小时候他问过自己父亲为什么要叫小白,他父亲解释说小白多好,干干净净像白纸一样不被世俗凡尘所污染。

当言峥听到这个解释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名字是最棒的,直到他五岁的时候看到一部动漫名字叫蜡笔小新……

命运不可抗拒,只能万般不情愿的接受,想死!却又想着好死不如赖活着。

言峥二十八岁时候父母相继离世,只留下来他孤零零的活在世上。

父母在世的时候为言峥留下一份殷实的家底,市区的一套房子,开发区的一套门面。靠着门面的租金言峥勉强度日,追着自己不切实际的梦想。

他总做一些光怪离陆的梦,他想要将这些梦写出来,但是文笔欠佳再加上梦醒了就记不清楚,所以言峥连入流的作家都算不上。

没有正当收入自然找不到女朋友,整天无所事事不知前途在何方的言峥在他三十岁的时候迎来了他人生的转折点。

如果时间能倒流他宁可那天不出门。

2019年农历七月十五,这天也是中元节,俗称鬼节。

中元节原是小秋,有若干农作物成熟,民间按例要祀祖,用新米等祭供,向祖先报告秋成。因此每到中元节,家家祭祀祖先,供奉时行礼如仪。七月十五上坟扫墓,祭拜祖先。

现在到没有这么多讲究,但祭祀的传统依然在。

昨夜打了一宿游戏的言峥一觉睡到下午四点,醒来看手机才发现今天是中元节。

匆匆穿好衣服买好祭祀用品已是五点时分。

夏天,日落比较晚,到八点左右天才完全黑。

看着天还比较明亮言峥打车来到郊区父母墓地,父母没有葬在公墓里,而是藏在山中的祖地。

祖地附近本来有个村子,言峥祖上也曾住在这里,风景秀丽交通闭塞,战乱中的桃花,盛世中的困难村。

改革开放后政府组织山里的村庄迁了出去,重新分配土地规划位置繁衍生息。

人走了,根还在。言峥家里人死后都会安葬在祖地。言峥祭祀不仅要祭拜父母还要祭拜先祖,大小小二三十座坟头,一一祭拜完天已擦黑。

黑暗像是吞天巨兽将太阳吞噬,只余一抹血色涂抹在山顶。看着让人心生恐惧,再加之山里温度本来就比外面低几度,山风吹过言峥身上泛起层层鸡皮疙瘩。

一座座墓碑在黑暗中影影绰绰随时都要活过来一样,心生恐惧的言峥对祖先告罪一番,仓惶逃窜。

日落西山,月亮还未从山后升起,正是最黑暗之时。

仓惶奔跑间言峥看不清脚下路,被石头绊倒滚落山坡。

传说该日地府放出全部鬼魂,民间普遍进行祭祀鬼魂的活动。凡有新丧的人家,例要上新坟,而一般在地方上都要祭孤魂野鬼,日月交替中的至暗之时也是鬼门打开的时刻。

昏迷中言峥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自己身边围着许多人在不听的呼唤自己的名字。

小白

小白~

听上去有点像唤狗……

言峥想到了蜡笔小新,想到了这些年受到的屈辱。

恼羞成怒:“喊什么喊,唤狗呢。别以为人多我就怕你们,我告诉你们现在是法治社会,正在扫除黑暗势力,别以为你们黑就是黑社会,我劝你们不要自误。不怕告诉你们今天是鬼门开的日子,我家祖坟就在山里,到时候我喊一嗓子指不定谁人多!”

接着言峥迎来一个爆栗。

“臭小子,说什么浑话呢。我就是你老子!你说你太不像话了,我跟你妈不在了,你活成什么样子了,祭祖这么重要的日子你都能迟到!“

“就是啊,小白不是妈说你,祭祖这么重要的日子你都能迟到!你怎么还不结婚呢,妈活着的时候就没抱上孙子,死都是个心病……”

“是啊~不是爷爷说你,当初爷爷唯一的心愿就是抱重孙子……“

“对啊,言峥不怪祖爷爷说你……传宗接代家族重任,你怎么能疏忽呢……”

……

言峥委屈辩解:“爷爷,您去世的时候我才五岁~”

……

接来便是家族声讨大会,言峥分不清十八代祖宗具体是谁,但是他们的话却出奇统一,两年之内必须结婚生孩子。

两年还是言峥据理力争的结果,按照他妈的意思半年结婚,一年之内生孩子。

只是言峥的一番话打消了他妈的念头,半年结婚,一年生孩子。到时候生的孩子,姓不姓言还不一定,知道你们急切那也不当让我喜当爹呀~爱是一道光绿的我发慌。

好说歹说才算同意两年之内结婚生子,不然言家冒着断子绝孙的危险也要将他接下去。

在小命不保的情况下,言峥拍着胸脯保证两年之内结婚,要是找不到合适姑娘,哪怕找头母猪也要……

言峥浑话气的先祖灵魂差点逸散,在父亲破口大骂中言峥幽幽转醒。

临醒前母亲话语飘荡在耳边,醒了之后跟着萤火虫走,别瞎跑今天是鬼门开的日子……

这是言峥第一次面对灵异,谈不上害怕还有点温馨。

看着眼前飞舞的萤火虫不禁泪流满面。

放心吧~妈,我好好活着。放心吧!祖先我肯定给你们传宗接待,哪怕乐于助人做好事儿,让别人女朋友怀孕。我回去后就洗心改面……

此话落下,萤火虫有飞不稳的迹象,吓得言峥连忙闭嘴。

小心翼翼的跟随着萤火虫往山下走。

山月朦胧,归路虫鸣相送。

言峥不会想到他第二遇到灵异事件来得如此快,从此会踏上一条不归路。

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到公路旁时,已经到了午夜。

掏出手机时间11:30

言峥家祖坟在郊区深山里,政府组织将村落迁移出去可想而知多么偏僻。

走了大个半小时都没有遇到一辆车,直到十二点半才看到一个站牌。

站牌为常见的路标式站牌,白色杆子,红色描边的牌子。

岁月侵扰站牌有些发黄掉色,红色描边在雨水侵蚀下宛如泣血一样留下血色痕迹。

站牌上起皮生锈的疤就跟化脓伤口似的触目惊心。

517路公交车

几个字跟岁月侵蚀的站牌极为不符,鲜红深刻的字迹就像用鲜血刚刚写上去一样,红的刺眼仿佛随时都会流下来。

望着眼前的站牌言峥忍不住犯嘀咕,看站牌有些年头了,附近还有这趟车?要说都这个点了应该没有车来了吧,不行沿着公路再走走。

言峥迈步越开站牌,走出去刚有十几步。便听到身后有汽车的轰鸣声传来,破旧的发动机声就像是得了肺结核濒死病人喘不上气来一样,低沉沙哑还漏风。

回头看去,写着517路公交字样的公交车缓缓驶来,车是八十年代红白色的老旧车型,四四方方,远远看去在夜色中更像是一口活动的棺材。

言峥心中一凛,后脊梁发寒。

死亡公交车,灵车……之类的字眼不断在脑海中浮现。

颤抖着掏出手机,想要打个电话咨询下有没有这路公交车。

这时,公交车靠站,刹车年久失修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向前滑出十多米远,恰巧停在言峥面前。

彭的一声车门打开。

车门打开发出的巨大声响,吓得言峥差点把手机扔到地上。

那声音跟撬棺材声音似的,吱吱扭扭棺材钉与木材摩擦发出别扭声,随后别扭声到达极致,一声闷响棺材盖起开了。

车门就在言峥身前一米远的地方,车里凉风冒出让言峥身体周围的温度都下降几度。

按理说夏天公交车停在身边都会感觉到车辆发动机散发的热气,但言峥感觉到的只有凉意。

这股凉意蔓延到全身随后蔓延到灵魂。

言峥当场吓傻了,巨大的恐惧让他大脑一片空白。

大约一分钟左右。

司机不耐烦的喊道:“上不上车,不上车可就走了,这可是最后一班车啊。这里距离市区三十多公里,你要不上车可就没车了。“

兴许是看出言峥害怕顿了顿司机又解释道:“这趟车是连接市区跟乐清的城际公交,本来最后一班车是五点发车的,下午客运高峰期站里车都开出去了,也邪门留在站里的三辆新能源车全都坏了,最后没办法只能将这辆用作纪念的老祖宗开出来了,你还别说,别看它老质量还真是没得说……要我说什么新能源车,还是老车皮实……”

司机打开像是找到了倾诉对象,对着言峥一顿白话。

司机四十来岁微胖一脸憨厚,让上看去心生好感。司机的长相与热情的话语让言峥内心恐惧退散不少。

车内传来乘客不悦的声音:“走不走了,我闺女还等着我回家给她过生日呢!”

不知是司机的解释打消了言峥顾虑,还是乘客的呵斥震住了言峥。

言峥不由自主的迈开步子,跨上了车。

车门再次发出一阵棺材木与铁钉摩擦发出的刺耳声,砰的一声关闭。

汽车缓缓开动驶入黑暗中。

汽车关门声听得言峥心不由自主的跳了几下,刚褪去的恐惧重新升上心头。

害怕中慌乱掏出一把零钱想要投入零钱箱里,发现这车根本没有零钱箱车头前除了司机驾驶室空空荡荡的。

看出言峥窘态,司机保持刚才的热情冲言峥留出和善的微笑解释道:“这是八十年代的车,那时候车都是售票的没有零钱箱钱你给我就好,别怕大家都好人,你见过我这么和善的鬼吗?”

半开玩笑的话不仅没让言峥放松,反而让言峥更加紧张。略带颤抖的讲钱递给司机,转身看向车厢。

空荡荡的车厢里只有五个人,一对穿着学生校服的情侣,看身高应该属于高中生,蓝白相间的校服,让言峥略感熟悉。这么土的风格跟他曾经的高中有一拼。

两人坐在车厢最后面依偎在一起,女孩子似乎在生气满脸不悦,男生在低声哄她。卿卿我我沉浸在二人世界中,可能感觉到言峥看自己,男生抬头朝言峥略带歉意的笑了笑。随即低头继续哄女孩。

隔空吃把狗粮,言峥更加心塞。刚做梦祖宗十八代骂完自己,接着就吃狗粮~很好很安利。

车厢后门处坐着一中年女子,女子穿着紫色雨衣,垂着头雨帽将面貌遮住,朝着脸上看去只能看到一片黑暗。

言峥不由心中一紧,大夏天的没有下雨谁会穿雨衣出来?有病还是有鬼呢?

与中年女子斜对着的是位三十多岁的男子,男子身穿蓝色工作衫,在阴冷车厢大汗淋漓,整个人就跟从水中捞出来似的,神情急切口中念念不绝,见言峥看自己狠狠瞪了言峥一眼,颇有微词。

不交谈言峥也明白刚才出言呵斥自己的,便是此男子。

夜晚郊区温度低,车厢内更是如深秋般阴冷,这男子不停流汗让人心生怀疑。

在男子前面的座位上坐着一位老奶***发银白色面带微笑,全身穿着黑色棉衣。

神态安详看着窗外不知心中想些什么。

车中除了那对情侣就属老奶奶正常,言峥做公交车习惯坐后排,但流汗男子与中年女子把门将军一样将车厢分为两半。

这两人看上去十分不正常,深夜公交车……怪异乘客……

各种情况下让言峥不敢涉险,甚至连那位安详的老奶奶都心中带着几分警惕,综合车中情况言峥选择坐在司机后方不远的空位上。离着司机近,真要出什么意外,方便自己求救。

车厢内安静的可怕,高中生,流汗男子的低语在发动机的嗡嗡声中变得极为不真切。

交织在一起的声音仿佛有催眠功效一样,让精神紧张奔波劳累的言峥昏昏欲睡,再加上车辆摆动像摇篮般舒适。

昏昏欲睡的言峥很快进入深度睡眠。

不知沉睡多久,急刹车的刺耳声将言峥吵醒,意识不清醒中下意识的掏出手机,眯着眼看向时间言峥猛然惊醒。

2:45

言峥站起身朝车外看去,车外被黑暗笼罩月光消失不见。

转头看向车前方。

在车前面,透过老朽的挡风玻璃借着昏黄车灯看到一个身穿黑色西服手拿黑色文件的夹的青年男子拦在车前。

车灯光亮只能照亮车前两三米远的距离,在男子身后便是化不开的黑暗仿佛黑衣男子与黑暗融为一体。

言峥额头瞬间沁出一层冷汗,自己睡了两个小时车还没有到市区,周围宛如实质般的黑暗这些昭示着自己上的这趟车有古怪。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言峥感觉背后似乎有噬人的猛兽在盯着自己。

转身看去,心沉谷底。

车上才开始的五个人早已消失不见,车辆里坐满了不认识的乘客。

所有乘客都穿着荒诞的服饰,黑色衣服上印着蓝色等冷色花纹花式,无论男女老幼全部脸色惨白面无神情。

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言峥,空洞的眼神里毫无感情,却又能从空洞中感觉到厌恶。

怪异的服饰看着有些眼熟,一时间又想不起那里看到过。

言峥失神中,黑衣男子走上车一直走到言峥身后,言峥都没有察觉。

黑衣男子轻轻拍了下言峥肩膀,失神中的言峥发出一声惨叫瘫倒坐在地。

瘫倒一半被黑衣男子架住扶到座椅上,黑衣男子的出现与言峥的尖叫声似乎激怒了车上的乘客。

乘客隐隐有些躁动全都凶狠的用杀人一样的目光看向两人,蠢蠢欲动的模样随时有可能冲上来将他们撕碎。

黑衣男子选择无视全车噬人的目光轻蔑略带不屑的说道:“你们放心,我不是来找你们的,我是来找他的。”

说完用手轻轻拍言峥肩膀。

落在言峥身上的手感觉到言峥身体有恙,呼吸急促,身体抖动。这些症状都表明言峥现在高度紧张随时都有可能晕过去。

男子只得采取传统急求措施猛掐言峥人中,口中念念有词就这胆量以后工作能不能完成……

在男子抢救中言峥呼吸逐渐平稳。

“去,给我腾个地。”男子出言将言峥身后的人撵走,身后人似乎很害怕黑衣男子带着怨恨不甘离开座位。

男子落座与言峥对视微微笑着说道:“初次见面,我叫镇镇压的镇。”说到这里名为镇的男子顿了顿,眯着眼环顾了一圈车厢,触及到镇的目光,车厢里的乘客都低下头不敢与其对视。镇满意的点点头接着说道:“我与你父母是朋友,他们告诉我你一直没有工作,恰巧我们公司最近正在招人,你父母推荐了你……“

听到父母二字,言峥想起什么,脑海里浮现出父母入殓时的景象,所穿的衣物与车厢内乘客穿的衣服颇为相似。

“寿~寿~寿衣~”言峥用尽全身力气说出寿衣二字,双眼翻白呼吸急促。

男子轻叹一声,叹息中包含了太多情绪,无奈,无助,无可奈何。

再次用手掐住言峥人中将其救回。

“我说你这胆量啊~真不适合我们公司,但谁让我们公司有人情味呢,冲你父母面子今天面试算是走个过场,你先平复下等会我给你详细讲讲我们公司,不要怕有我在谁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说完镇似笑非笑的看向车厢,车厢里的乘客把头垂的更低了,恨不得将脑袋塞进裤裆里。放眼看去就跟一座座黑色坟头似的,露出圆弧的坟顶。车座靠背便是墓碑将坟大部分遮挡住。

虽然有些失控,言峥理智还在。通过车内乘客的反应言峥能感受到镇的不凡,情绪也随之稳定下来。

带着哭腔颤颤巍巍的说:”我~我~跟我父母约定两年之内结婚生子,这还没到两年呢,您是不是来早了?坑爹的见多了,坑儿子的我头次见!“

说完竟委屈的啜泣起来。

镇哭笑不得只好再次出言安慰:“你放心,不带走你。你父母与你的约定依然在。只是给你找份工作,我们公司讲人性,兼顾梦想。工作轻松,福利待遇好。听你父母说提起过你的梦想,放心工作内容与你梦想不冲突,甚至可以为你梦想提供素材……”

满满的~套路让言峥有些转不过弯。

言峥深知世界上没有天上掉馅饼的美事,说的天花乱坠,指不定那里有坑。

以现在的情形来看他撞鬼是肯定的了。有句话说的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那张嘴。

男人~本来就不可信了,更何况男鬼。

迫于形势言峥还是配合的问了一句:

“我们公司具体是干什么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