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 迷彩帝
  • 半阙孤悬
  • 1337字
  • 2020-02-14 12:44:00

(玖)

再躺回床上,晃晃不一会便细细打起鼾来。听到门外轻微的响动,国师却察出了不同寻常。于是他轻脚轻手起了身,循着声响往外走。

只见两个身着缁衣、俱作蒙面打扮的人摸黑拐进了东院。国师躲躲藏藏地尾随二人,却是一路跟到了薛战的卧房。他隐身梁后,待了半晌,那二人才从房间悄声退出。

摸不透蒙面到底要干什么,国师便也进了薛战内卧,房内一应摆设并无被动过的痕迹。床上拱起的“一坨”还悠悠地翻了个身,可见剑啸山庄的现任家主睡得正酣,他不禁为薛武芳心疼了片刻,“虎父无犬子”想来也不尽然。

连人都没有任何异常,国师揣着困惑回了西厢,却见少帝并不在房中。一时慌了神,他即刻便要往外寻人。

这时晃晃用胳膊肘撞开门,大咧咧走了进来,随手关上了门,国师这才松了一口气,问:“陛下方才出去了?”

“啊。”晃晃嘟嘟囔囔应了一声,迷瞪瞪就要往床上爬。

“陛下怎能擅自走动,不跟微臣言语一声呢!”国师脸上有些薄怒,少帝若真有什么不测,赔上整个贺家,只怕十族都不够诛的。

晃晃登时便醒了三分睡意,有些恼了,“朕一个皇帝,去哪还要跟国师报备吗?”鼻哼一声,他又道:“何况朕只是更衣去了,碰巧你还不在。说起来,这大半夜的你去哪了?身为国师,难道不该随时待命吗?”

这接二连三的诘问倒教国师无言以对了。于是他郑重跪下,朝少帝叩首请罪道:“此事乃微臣之过,不曾考虑周全。陛下若有二三不测,臣万死难辞其罪。”

晃晃叹了口气,忽然就愁得慌,“阿轩,你知道朕向来不愿以身份压人,何况你我之间无需这般。”

仿佛希望少帝发点脾气,晃晃这一通责骂,国师还挺满意,“陛下面对臣子们不妥之处,当然该就事论事,如果敷衍而过,陛下的威信便也立不起来。恩威并施,才是为君者该有的气度。”

又开始了......晃晃听国师整日里念叨这些只觉脑壳痛,于是忙摆手道,“朕知道了。”

晃晃转言又换了个话题,“对了,国师出去那么久,干甚去了?”

少帝既问了,国师便把方才追踪黑衣人一事详细说了。

晃晃好奇得很,于是圆瞪着亮晶晶的眼,问:“依国师看来,今晚之事有何蹊跷?”

“微臣查看过,屋内并无被动过的痕迹,薛庄主好像也未被下药。臣一时还猜不透对方到底有什么意图。”

“什么都没发生?莫非这伙人喜欢夜里梦游,去参观剑啸山庄现任庄主的‘闺房’?”

国师轻咳一声,对少帝的措辞不当有些无语。

却听晃晃又道:“半夜造访,非奸即盗。朕怎么觉得,他们像故意要引国师去东厢?”

少帝的话倒提醒了国师,“陛下所言甚是。只是不知对方用意何在。”

晃晃拍了下脑门,恍然道:“难不成他们也是武林盟主的竞选者,知道国师也要参选,所以先下手为强?”

“......”国师张了张嘴,欲冒大不韪,怒骂其傻,终究还是少了点欺君犯上的勇气,“陛下,臣平日与江湖中人并无过多交际,他们不会得知微臣的真实身份,而对臣真正的武力也并不明了。”

“蒙着面半夜三更地出现在别人屋里,未行不轨,这也太荒谬了!或者,这伙人就是在针对你我。”

“臣倒觉得对方并非针对我们。”

“那是针对谁?”

国师高深莫测敛了敛眸道,“也许明天就有答案了。”

西院里多得是身手不凡的高手,黑衣人纵算武力再高强,也不可能只有他一人觉察到动静。可貌似除了他,并没有其他人跟去查探。

要么早有人便知此事,选择了熟视无睹;或者所有人都参与了此事,正是针对他二人而来。思及此,国师的心情凝重了不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