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 迷彩帝
  • 半阙孤悬
  • 1383字
  • 2021-04-11 14:39:40

(捌拾)

又年春,这是少帝在国师及一干重臣辅佐下,开辟河晏海清、无双盛世的一年。

当年年底,少帝因着久治不愈,抱病而殂。

小皇帝既薨,国师当朝宣布遗诏,依旨成为后继之君。登基大典三日后举行,尊谥少帝为昭烈惠明帝。因其帝讳凤珣,于是新国号改为“凤轩”,适年是为凤轩元年。

余御史因无惧权贵、铁面无私,一跃成为大夏开国以来第一位女相。而远在西北,正啃着戈壁草皮、饮着风霜的西北将军张为安则于千里之外,送来了贺礼。

余相看了一眼礼单,便面无表情地随手扔作一旁,几天后又差人千里迢迢去回礼。一个月后,西北将军揣着合有他与余相生辰八字的礼单,快马加鞭赶往皇城。

西北大将军这带兵的架势极像逼宫造反,吓坏了官道两侧的老百姓。不过老百姓纷纷揣测有京畿的十万禁军在,鹿死谁手尚不可知。

结果兵临城下,十五万大军老老实实安营扎寨在城外。西北将军孤身入宫求见新帝,毫不犹豫地上交兵符。

捧着礼单,大将军恭敬跪于金殿之上,请求新帝为他与余相赐婚,端的一出兵马为继、山河为聘的好戏。

举朝哗然。

想到一个是勇毅刚猛的西北虎,一个是铁血无情的女判官。

哗然之后又是哄笑。

百官们只竖起拇指,道了句:果然般配!

既立庙堂之高,亦涉江湖之远。

盛世之下的江湖尽管一言难尽,也要长话短说。

剑啸山庄现任庄主薛战年纪轻轻,便已开始了混吃等死的躺赢江湖路。

或因这人前世积福匪浅,这辈子得以与大夏先帝结为异姓兄弟,且被册封为“逍遥侯”,这是多大的荣幸?云阳昆吾派是他生母娘家,蜀南唐门的“毒中天”是他至交,南诏俸基夫人是他认下的干娘,西北大将军与余相夫妇乃他旧识,河间敖门的肖逸更是他拜把子的三弟。

若要掐架,保管四方来助。

江湖人都得道一句:惹不起。惹不起。

既然提到薛庄主,还得说说与薛庄主同为御弟的河间敖门肖逸。说起这位肖门主,又要叹一句身世可怜,育他成人、授他武道的师傅竟是个道貌岸然人模狗样其心可诛不死不足以平民愤的衣冠禽兽。这位初涉江湖的少年郎何其单纯,亦不晓与之结拜的二哥竟与敖家有着不可不说的缘分。

肖门主的二哥便是先前提到的薛庄主。薛庄主之母与肖门主的师傅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肖门主自是高风亮节侠肝义胆一片冰心在玉壶,那是毫不计较上一辈的恩怨,还与大夏先帝、薛庄主结为八拜之交,也被朝廷封了个“河间王”。

得,又是一个有故事、有靠山的江湖人。

虽说这肖门主不及薛庄主那般,靠山能连出一整座山脉来,不过有一个皇帝做靠山也差不多了。

天大地大,皇帝最大嘛!

再说这蜀南唐门,可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唐家第三代好不容易出了个天资绝佳的“毒中天”,不好好钻研她的毒门心法,偏学那山阴公主刘楚玉,与自己亲弟弟勾搭成奸,遭到整个唐门驱逐,只得四处飘荡。

诶唷,算了算了!唐门毒中天不提也罢,听说前几天有人提她,光天化日被毒哑。诸位只管耳朵听了,切莫往外传去!

最后说说这小皇帝,诶唷不对,如今已为先帝了!说起这先帝爷,当年可真真是内敛端方之气、外修绝色天姿的天人,只引得那伊铎相国与当今的圣上争相出兵,一掷动河山。

这爱美人不爱江山古来有之,不过蓝颜多薄命,却是无福消受了!

国师侧躺在茶肆二楼的雅间里,正支着脑袋听人说书。

说书人还在闲扯着旧闻野史,因他口才极好,众人皆听得入了迷,纵天色已晚,仍无一人提前离场。

似是被这段讲述勾起了往事,国师脑海中又浮现出晃晃璀璨明丽的笑脸。

他赶紧捂住了心口,重重几个呼吸。

细想不得,细想了,心又要痛了。

(正文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