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 迷彩帝
  • 半阙孤悬
  • 1197字
  • 2020-04-29 09:29:52

(柒拾玖)

拿着霍木炎主动给自己的书信,少帝下令重查当年兵部侍郎余咏柏私通伊铎、意图谋反之案。

余氏满门得以昭雪,余咏柏被追封太傅,而权倾朝野的右相权有知因构陷忠良、私通敌国、与商勾结纵容盐帮行凶等罪数罪并罚,下场惨淡。

余天卿已是无罪之身,张为安与她一道光明正大地回到了满目疮痍的侍郎府。

“爹爹,权有知那狗贼终于入狱,权府上下几百口人正好祭我余氏满门忠烈!你与母亲还有弟弟九泉之下,尽可安心了!”

撒了一把银纸,她又伸手拔掉了走廊边石阶上蹿得极高的一排杂草。

叹了叹气,余天卿道:“只是小皇帝在我面前,我竟没认出。”

“天卿若早知黄公子身份又当如何?”

“当然是杀了狗皇帝为我余家满门报仇!”吸了口气,她稍稍按下心中愤懑,道:“若非先帝昏庸妒能,又怎会纵容权狗贼诬陷父亲?小皇帝是那昏君所出,自然父债子偿!”

“杀了他,余府上下岂能轻易洗脱谋反之罪?”张为安拍了拍她的手,又说:“杀了他,天卿的家人可会因此复生?”

“那又如何!总得血债血偿!”

“纵要血债血偿,也是先帝之过。如今的小皇帝在你看来,可是昏君?”

“可我余家当年满门屠罪,何其无辜!”余天卿眼中眩泪,顿时悲痛不已。

“如今小皇帝已为你爹和余家满门正名,从此天卿也不再是戴罪之身。”

两人正争执不下,晃晃与国师举着步子来到余府。

敲了敲门,门从里面打开。

一见这人正是自己口中的“狗皇帝”,余天卿顿时脸一黑,就要关门。

国师伸手挡住,朝里一推,余天卿晃着身子后退了几步。

“我为余家满门洗清罪名,你却将我拒于门外,这又是何道理?”身着一身白衣的少帝合上扇,支着下巴问道。

余天卿哼了一声,“本就是你皇家冤枉了我父亲,洗脱罪名也是应当。”

张为安拉了她一下,低喝道:“天卿,不可造次。”

余天卿于是侧身退后一步,冷哼了一声。虽无不敬之辞,却仍没摆个好脸色。

“余太傅并未通敌叛国却惨遭灭门,实因皇储之争受到牵连,这确是皇家的过错。父皇故去,尘埃早已落定,孰是孰非他也不能如何了。我是父皇之子,希望能够对你对余家作出弥补。”

“如何补偿?”余天卿冷声问他。

“我很欣赏你的无所畏惧,也希望你能永远怀着这颗赤子之心,不惧任何想要压倒你的势力。我不要你为大夏皇帝忠心不二,也不要你因某个官位尽忠职守,我只要你为整个大夏鞠躬尽瘁,肃清不正之风。”

晃晃展开折扇摇了摇,又含笑道:“你愿意成为大夏的第一位女御史吗?”

少帝字字千钧,落在余天卿的耳中,落在她的心上,振聋发聩,入骨三分。

“我愿意。”

“好。”

张为安见余天卿终于解开了心结,由衷感到欣慰,于是朝国师拱了拱手道:“余大人身为女子,已位极人臣,小民若不投身行伍报效家国,岂不辜负了一身武艺。恳望陛下能予臣一个军中历练的差事,小民敬谢隆恩!”

“张为安,你—”余天卿抿着唇,不知该说他什么了。

当初缠着自己的是他,如今好不容易能够相守,要离开的却也是他。

张为安笑了笑,贴在余天卿的身后轻声道:“为安投身行伍,只为能早早树业,与余大人他日并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