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 迷彩帝
  • 半阙孤悬
  • 1287字
  • 2020-04-28 09:20:44

(柒拾捌)

少帝再次在国师眼皮子底下失踪,国师简直要疯了。

为寻少帝,肖少侠成婚第二日便被国师发配边疆,同行的还有薛庄主及郭二牛。

拐走少帝的人简直用膝盖都能想出来。国师大人于是再次亲率十万大军奔赴大夏边境。

少帝再次醒来,才发现自己又到了做梦都不想来的地方。

伊铎汗国的相府。

还是熟悉的开场白:“孩子,你醒了?”

少帝深深一个呼吸,立马将脸转向了床里侧。

“你答应过义父会回来的。”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你的香囊呢?”霍木炎问他。

少帝皱着眉,说:“扔了。”

“你不乖。”霍木炎语带责备,顿了顿又道:“义父现在也遭到报应了,你母亲仍然醒不了。这还魂丹会不会是假的?”

“你还要自欺欺人到何时!”晃晃忍无可忍地掀了被子,指着他,说:“世上本无起死回生之药,不过是世人的妄想,要等人死了才后悔,她活着的时候你在做甚?”

“孩子,你知道你在说甚麽吗?”霍木炎眼角一耷,面露哀色,“你不能怨义父。不是义父不想,是老天不成全!是世人不成全!是狗皇帝不成全!”

“是,我母亲从始至终都只爱你一人,可我和我父皇便该接受你们的遗憾,得不到爱吗?”

晃晃哑着声气,语带凝噎道:“你知道我母亲为了你受了多少苦?她被迫与不爱之人在一起,还要为对方生儿育女,甚至死都只能以对方结发妻子的身份下黄泉,难道不苦?若不爱你,不念着你,她何苦受这情伤!纵我不怨你,她也该怨你!是你让她含恨而终等不来希望!”

“不!她不该恨我!我是爱她的啊!”霍木炎狰狞着脸,眼神中透着狠厉,“可她回不来了!回不来了!那你陪着我,你来陪着我可好?你是她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

晃晃冷笑一声,说:“她从未将我当作她的孩子,甚至怀着我时,便服下了慢性毒药,只因我是她与不爱之人的结合。”仰了仰头,他逼回了眼泪,又道:“看似对什么都不上心,却会在父皇的议政厅和我的太初宫点上她亲手调制的毒熏香。母后消磨我和父皇的生命,也消磨掉了我对她所剩无多的爱。”

“不!青荷不是那样的人!她那么善良,连蚂蚁都舍不得踩。”霍木炎摇着头,根本不信少帝的话。

“对,她是善良,所以当皇祖母以她家人相威胁,母后选择了嫁入皇宫,然后用她的余生来报复所有人!”

“青荷。”霍木炎轻声呢喃着镌刻在他灵魂深处的名字,突然失力一般跌坐在地上。

晃晃光着脚,向他走近几步,说:“我还有一年时间。你若因母亲之故,对我尚存几分顾念,便放我回大夏,教我也有机会看看大好河山,得与心悦之人相爱相守。”

“你要我成全你,谁来成全我和她?”霍木炎撑坐起身,踉跄着步子朝外走去。

少帝绝食的第一天,霍木炎接过帕丽手中的象牙箸,想要亲手喂他,晃晃的确吃下去了,但又会马上吐出来。

少帝绝食的第二天,霍木炎没有靠近他半步,只远远望着。

少帝绝食的第三天,连帕丽都不敢进去,只要一靠近,少帝便会歇斯底里地摔东西,甚至自残。

少帝绝食的第四天,霍木炎见他明显消瘦的脸早已没有昔日的神采,也是一阵心痛。

少帝绝食的第五天,霍木炎终于淡定不了了,“就算你要回去,也得用口饭吧?再陪我三日,我送你大夏。”他如是说。

正是草长莺飞的时节,伊铎最南边的莫汝城一片盎然生机。

迎着和煦暖风,少帝冲霍木炎挥了挥手,然后转身朝着国师,一步一步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