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 迷彩帝
  • 半阙孤悬
  • 1166字
  • 2020-04-27 09:22:26

(柒拾柒)

情蛊已种,少帝脑海中关于过去的种种回忆也逐渐清晰起来,国师悬着的心这才算放了下来。几人便决定赶赴河间,参加肖逸的婚礼。

想到出来一趟,身上各种宝贝药丸几乎绝尽,唐影便推辞了肖逸的邀请,说:“我还得回去多炼制几种药丸,黄公子和几位少侠若有闲暇,尽可来唐门做客。”

见唐影与唐犬策马远去,薛庄主抱胸叹了口气:“唐影该不会因为不想送礼才不去三弟那吧?”

晃晃忍无可忍地锤了他一拳,“三弟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后只能孤独终老了。”

“喂!”薛战十分正经地向他分析道:“唐影送还魂丹去南诏,要不是三弟护着,她和唐犬只怕坟头草丈高了。三弟大婚,可是大大的喜事,给她脸才请她,她还不来!”

肖逸抱着刀,贴在他身后冷冷道:“唐影昨日已向我表态说,要将她所炼的三千八百二十种毒方及解药送给我,作为我与絮絮大婚的贺礼。”

薛战瞪圆了眼,闪烁着各种羡慕嫉妒的光芒,这可是大礼,不过,“三弟你与絮絮成婚是喜事,唐家送毒这算甚麽事?”

不如给我。不如给我。薛庄主双眼耀着亮闪闪的光。

晃晃斜了他一眼说:“我记得某人还说婚宴上提‘死’只是打个比方。”语气一转,他又说:“唐影又不是只送毒方,还有解药。”

国师淡淡笑了笑,伸手抚了抚少帝的脸颊,“有头发。”少帝于是抬手蹭了蹭。

“已经掉了。”国师又道。

薛战见这二人又开始眉来眼去,目光缠绵,顿时觉得闪瞎了狗眼,只得将视线放到肖逸身上。

肖逸面无表情地回视一眼,又侧过脸去,慢慢驾着马认真道:“我与二哥大不相同,也是将有家室的人。二哥还是好自为之。”

他干什么了要好之为之???

薛庄主此刻非常愤怒,还是大哥三弟一起哄都哄不好那种。

见他驾着马怒气冲冲地狂奔而去,少帝与肖逸对视一眼,十分了然地笑了笑。

肖逸本是敖絮絮的师哥,又是如今敖门的门主,两人成婚自是热闹。江湖上叫得上名号的,以及叫不上名号但跟着大门派意欲蹭吃蹭喝的江湖人士齐聚敖家。

因敖家已无正经长辈,是以敖絮絮的远方姨母以及身为肖逸的结拜大哥的少帝充当了新人要叩拜的“高堂”。

醉得一塌糊涂的薛庄主最后还跟着众人一起去闹洞房。逗完新人,薛战嘿嘿乐着回了客房。

少帝也喝得有些醉,国师欲扶他回屋,见他步子晃晃悠悠,站都站不稳,于是将他打横抱起朝客房走去。

晃晃伸手紧紧圈住住国师的脖颈,吃吃笑着,“阿轩如今也是我的了,今天便是我们成亲的大喜日子。”

国师低头,贴着少帝的额头吻了吻,“今日是薛少爷成亲的日子。”

“分明是我俩的!”少帝赌着气,嘟起嘴道:“我们拜了天地也夫妻对拜了。”

“少爷想要与我拜堂成亲吗?”国师低沉着嗓音问他道。

少帝愣了愣,又贴着国师微微震动的胸膛低声喃喃道:“原来我们还没成亲啊。”语气中不无遗憾。

他忽然伸出手指,在国师肩上戳了戳,说:“可我是守礼之人,与你对过眼了,便要对你负责。成亲之事,容不得你拒绝。”

国师忍不住笑了笑,冷毅的双眼顿时漾满宠溺,“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