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 迷彩帝
  • 半阙孤悬
  • 1745字
  • 2020-04-23 09:22:03

(柒拾叁)

又过半月,晃晃开始整日里头痛欲裂,若只是忘记旧事,他也不再强求。

但这原因不明的头痛之症,却是完全不能忍。

看着进进出出的御医都束手无策,国师赤红着双眼恨不得屠其满门。

任由少帝痛了大半个时辰,御医才取下银针,松了口气。

银针的作用越来越小,整个太医院惶恐万分,御医们每日进宫也是提心吊胆。

国师伸手为少帝拭去眼角泪水,忧愁不已。

“几时了?”少帝忽然睁眼问他。

“刚过申时。陛下若感不适,再睡片刻。”

晃晃摇了摇头,“张为安说得对,我定是被下蛊了。”

见国师一脸凝重,晃晃又道:“张为安说过人不会平白无故忘记所有事情,没有重症重伤便是被种了蛊虫。除非虫蛊尽灭,不然我不会记起从前种种,说不得还会影响—”

“陛下。”国师打断他的猜测,语气有些不稳:“若真是蛊毒,陛下倒也不必害怕。唐门擅毒,南诏也有不少蛊师,一定能找到陛下的病因。”

唐影被国师请到皇宫是一旬之后的事。

找到唐门时,唐影正在试药,下人慌慌张张唤她出去接旨,最后唐家老太太领着唐门上下几百口人诚惶诚恐地接了圣旨。唐影于是带着唐犬,顶着唐家满门或欣羡或好奇的目光登上了马车。

见到少帝,唐影吓得趴在了地上,黄、黄、黄公子居然是皇帝!

国师的态度依然冷冷淡淡,皇帝倒直接一副不认识她的样子。

这是要装深沉?需不需要她配合啊?

“朕对你全无印象,从前我可认识你?”这是少帝在御书房对唐影说的第一句话。

江湖中威名赫赫的“毒中天”尚且沉浸在诚惶诚恐中不能自拔,却听少帝又道:“御医们都看了,朕没有身体上的大碍,你看看可是有蛊虫。”

“草、草、草民遵旨。”唐影抖着双腿,再次很没出息地跪下。

摸了半天,她抬眼瞟了眼国师,弱弱嗡道:“这脉象,像有又不像有。”

国师顶了顶眉,尽力克制着火气,“有是没有,唐姑娘能否给个确信?”

“小、小民有点紧张。容小民稍静片刻再看。”这看起来像是要吃人呐。

国师触到少帝充满威胁的双眼,又立刻收回了怒瞪唐影的目光。

天子面前,不敢凶。

过了片刻,唐影再次为少帝诊脉,手还没摸上去,少帝便捧着脑袋呻吟起来。

国师快步上前,点了他几处穴位,朝外面吼道:“快为陛下看看!”

御医们又是一阵兵荒马乱,扎针的扎针,喂药丸的喂药丸,好半天才停下手来。

御医退到一旁时,少帝还在抽搐着身体,眼睛却紧闭着。

唐影于是伸手按住他的脉,脸色却是越来越凝重。

国师能看出来,便立即呵退了御医,“陛下情况如何?”

“之前蛊未发作,脉象不稳,是以并不确定,”唐影眨了眨眼,努力斟酌着措辞,“现在看来,陛下确是中了蛊毒。”

“如何得治?”

“极难治愈。”唐影脑海里也在快速地想着法子,“此蛊名为忘忧,操纵之人虽于千里之外,仍能控制蛊虫。忘忧一旦种下根本无解,若强行将其剥离,稍有不慎,被种之人立毙当场。”

“没有其他的法子吗?”

“有。”唐影抿了抿唇,一脸郑重道:“南诏以西与黑林国间有一片雾沼之地,那里人兽难活,却是各种毒虫的天堂。有一虫名为‘情蛊’,五十年产一子蛊。情蛊的幼虫吞噬力极强,服下能灭万蛊,但须得两人各服下雌雄子蛊。此二人还需是恩爱之人,若不变心,自然一世无虞。”

“我会着人去找情蛊。”

“情蛊难找,真爱之人更难找,大人心中有数便好。”唐影起了身,语气中透着担忧,“还有一件事,小民思量再三,还是要告诉大人。”

“小民方才诊脉,隐隐发现陛下身上还有另一种毒,应是胎内带来的。忘忧未发作时,可能毒物有了牵制,是以脉象不显。忘忧发作,那毒失了弹压,一道发作,才教小民诊了出来。”

“可看出是何毒物?如何能解?”

“忘忧虽颇费周章,尚可一解,那毒却是无药可解。”唐影摇了摇头,也颇感疑惑道:“像是胎内带出,又长年累月地增加。按说陛下金贵之躯,不应有人能如此为之。”

国师已被唐影的话震惊到无以复加,整个人都愣住。

唐影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态度也不似方才那般凶狠了,于是心软道:“小民曾答应过肖少侠,有生之年凡与他有关之人需要解毒,小民必义不容辞。陛下也是小民的贵人,情蛊之事,小民会亲自前往南诏一趟。”

“若忘忧蛊解,陛下—”国师语气中带着哽咽,剩下的话再说不出口。

唐影朝晃晃郑重拜了拜,“兹事体大,小民绝不会将此事泄露万分,否则唐门上下不得好死。”立完誓,她才起身对国师道:“解了忘忧,小民再调出压制之药,陛下还能再活一年。”

晃晃并未睁眼,只是颤了颤眼睫,两行清泪便顺着鬓角缓缓滑落,消失不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