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 迷彩帝
  • 半阙孤悬
  • 1265字
  • 2020-04-22 12:20:03

(柒拾贰)

回到皇宫已是半月之后,致使大夏内忧外患的兵事皆已终止。

国师见少帝仍然一脸茫然,心下焦急不已。分明都记不得前事,却没有一个御医看出问题所在。怪不得当年先帝为着先后差点逼疯整个太医院,以他看来,这帮庸医,便是全砍了也不为过。

赶走御医,国师望着少帝叹气。

晃晃朝他招了招手,“阿轩倒不必为着此事难为御医。”

“陛下忘记过去,岂是小事!”

“忘了便忘了罢。能找回阿轩,便了了我一个心愿。”

听晃晃这般说,国师心生疑虑,于是问他道:“陛下诸事皆忘,当日又如何会问起微臣?”

晃晃咬着唇,露了两颗白牙,笑得极为开心,“我在伊铎,见到两人,一个叫余天卿,另一人叫张为安,阿轩可认识?”

陡然提及这二人,国师倒有些意外,“识得,这二人还与我们有过命之交。”

“他们也是这般同我说的。”晃晃眉尾一扬,又道:“也多亏他们我才知道我有个管家。”晃晃于是将偶遇两人之事细细讲给国师听。

“阿轩可知余天卿追查之事?”

国师略一沉吟,便道:“余氏的谋反案是前朝大案,臣那时尚且年幼,只偶然听父亲提过一回。余天卿既然敢前往伊铎亲自搜集证据,此事必然有些隐情。”

“那个权有知是不是还在朝为官?”

“是,陛下。”国师伸手帮少帝卷起袖口,又将笔添好了墨递上,“陛下或不记得,昔日您微服出宫,在临溪初遇余天卿张为安的情形。”

“怎么?”

“那时因程氏兄妹之事,牵出盐帮背后乃临溪县令许伯恺。”国师语气微微一顿,又道:“而许伯恺背后之人便是权右相。”

“如此看来,定是权有知假公济私,干下这这些伤天害理之事!”说着话,晃晃义愤之下有些手抖,笔下的“人”字写得不太能入眼。

于是他掀了宣纸,重新点墨。

国师接过宣纸,放在一旁,说:“陛下曾欲除掉许伯恺背后之人,臣言时机未到。如今有了余天卿之事,正好一并发作,容不得他翻身。”

“对了阿轩,我想知道霍木炎用我换我母亲的缘由。”

“霍木炎乃皖宁人氏,原名顾长峰,确与先后有旧。依陛下与臣曾讲之事看来,先皇后不慕先皇,恐与顾长峰有关。”

“陛下曾言先皇为救回先皇后,遍求还魂丹,如今霍木炎换回先皇后亦是为了助其复生。”

“这些旧事你如何得知?”晃晃停了笔,举眼问他。

国师解释道:“微臣还是从陛下口中得知先皇也曾执着于还魂丹,且在南诏时,呼伦背后之人窃走还魂丹,臣便推测也有人相信还魂丹能够起死回生,急需到敢在土司府动手。直至陛下失踪,臣原也未曾想到您会在伊铎,但在你失踪不久后,伊铎开始南侵,且将重兵押在燕山,似有必夺之意。燕山并无可取之处,除有一座重兵守着的先皇后仙灵下榻的凤陵。而南诏判匪几与东南倭患、北夷伊铎同时发难,实在太过凑巧,微臣才将这一切串联起来。”

晃晃忍不住问他道:“那这还魂丹当真能够起死回生吗?”

国师摇了摇头,说:“连兀突昆那样的活人尚且不得救治,既死之人更是无力回天。”

“那霍木炎可要失望了。”晃晃语气中带着一丝遗憾。

国师便道:“陛下可是因先皇后不能复醒而难过?”

晃晃放下笔摇了摇头道:“关于过去种种我都不记得了,对母后也没甚麽印象。”

“陛下想要知道,微臣便讲与您听。”

少帝摇了摇头,说:“我想要以后都开开心心的。过去的事不必再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