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 迷彩帝
  • 半阙孤悬
  • 1175字
  • 2020-04-18 09:12:51

(陆拾捌)

晃晃正睡得酣畅,一阵呐喊生生将他吵醒。

压下心头不满,他披上兔绒袄子出门看情况,隆冬的风又急又狠地吹得他打了个哆嗦。

“何事?”他揉了揉眼问道。

帕丽已举着火盏站在他旁边,答道:“有刺客潜入相府,已被护卫抓住了。公子放心。”

晃晃皱着眉,“府上东西清点了吗?可有遗失?”

帕丽点头:“许是才入府,对相府不甚了解,还未来得及行窃便被抓获。”

“你带我去看看。”

“公子贵体,岂能去见那腌臜之人,若被冲撞反是不美。公子尽可宽心,府上有人会处置好的。”

“不必多言。你带我去。”晃晃不容置喙地命令道。

因由霍木炎早有交代,相府上下不敢对晃晃存了丝毫的不敬,只要他不离开伊铎,就算他想杀人放火,也自是依了照办。

将刺客严实绑好了,侍卫这才请来晃晃,“公子请看。”

晃晃看向被紧缚的两人,三双眼睛登时愣住。

帕丽见他面有异色,问道:“公子认识他们?”

读出两人眼中的怒气,晃晃摇了摇头,“不识得,不过这二人倒是相貌不差。”

帕丽附和他道:“汉人形貌确实灵妙。”为晃晃拢了拢披风,她又道:“既不相识,公子看也看了,不如早些回去歇息?”

“也好。”晃晃转身,朝帕丽吩咐道:“这两人擅闯相府,背后有没有人也说不准,还是等义父亲自审问为好。义父回来前,不可对他们加以凌虐,饭菜按时送。懂了吗?”

“是,公子。”

张为安与余天卿才眯了片刻,便被一阵“吱吱”声闹醒。

余天卿抬起眼皮,便见露着一条缝的地牢上支进来一根树枝。

“......”

“喂!你们还好吗?”晃晃的声音传了进来。

“原来你竟是那狗贼的义子,认贼作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枉我还曾将你当作朋友!”余天卿激动地叫骂着,心里无比愤恨,“你还来做甚麽!要杀要剐只管动手,不然就快滚!”

晃晃心里漾起了一丝委屈,“喂,我可是救了你们!若非我求的情,你们早被府里的刑罚折腾死了。”

“你会这么好心?不过是揣摩着更毒辣的法子吧?”

“你怎么知道?”晃晃语气一转,笑着说道:“你知道太多了。”

“......”

“我在这里呆的时间不多,便直说了罢。”又过了片刻,他才又道:“其实我对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连我是相国公子的身份也是义父告诉我的。你们说认识我,那我到底是谁?”

“......”余天卿似在思忖晃晃这话的可靠性,犹豫片刻才道:“若你能放我二人出去,我便信你所言。”

“那不成。万一你们骗我,我也辨不得真假。届时你们一逃,我找谁去?”

张为安沉声答道:“我们对你也了解不多,却有过命之交。旁的不说,你家管家你总记得吧?”

“我家管家?”晃晃摇了摇头,肯定道:“没有印象。”

张为安同余天卿对视一眼,也看出了异样,“如此说来,那狗贼也可能不是你的义父。但他与你到底是何关系,这却难知。”

“如今我脑子里对这些全无印象,总感觉遗忘了非常重要的事情。”

“一个人总不会平白无故忘记从前所有事情,除非头部受过重伤,害过重症。”张为安道出了最后一种可能:“或者中了蛊毒,除非虫蛊尽灭,否则永远也不会想从前旧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