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 迷彩帝
  • 半阙孤悬
  • 1728字
  • 2020-04-16 09:30:06

(陆拾陆)

晃晃再睁眼时,脑子中一片空白。

看着极其宽敞、装设华丽的内室,他脑海中快速闪过一丝片段。再一细想,便头痛欲裂,脑海中又变得空白。

又过了片刻,一个身着窄袖交领的女子端着一盘东西进来,直接将东西放到晃晃眼前几步远的矮几上,然后屈膝跪下,双手朝上向他扶了个礼,“公子。”

“你是谁?”晃晃扶着脑袋,按了按,又有些痛,“这是何处?我又是谁?”

“回公子,小人是帕丽。”她顿了顿,又声气柔缓地解释道:“这里是相府,您是尊贵的相府少主。”

晃晃对这个莫名的身份并没有刻意讨厌,但从内心深处油然而生一阵抵触。

没来由地。近乎本能。

可若不是这个身份,他想不到任何关于此处或者其他地方的任何线索来推翻这个说法。

“你说谎!”晃晃忽然恶狠狠道:“我记得我分明不是相府少主!”

晃晃瞬也不瞬地盯着帕丽,如果她撒了谎,有任何心虚的心思他一定能看出来。

可眼前那人低了眉,又扶了扶礼说:“相府身份何其尊贵,公子言辞中切莫轻慢。况乎相爷待您极宠,公子这话必会教相爷伤心。”

语气十分笃定从容,毫无破绽。

晃晃张了张嘴,也不知还在执着什么,难道他真的就是相府少主?

“孩子,让我来回答你这个问题。”一道清劲有力的声音破空而来,晃晃循声望去。

眼前这男子长相极为俊朗,一身玄碧错纹的交领长袍穿得风流随意,外面罩着缂丝大袖衫也以金丝勾连,一静一动,光彩耀目。

虽眼角眉间皱纹明显,也难掩通身的气派。

“孩子,别怕。”男子上前,挨着晃晃坐下,伸手虚搂了搂一脸迷惑的少年。

男子朝帕丽吩咐道:“你下去吧。”帕丽扶了扶礼起身离去。

“孩子,我是你义父,也是伊铎的相国霍木炎。”

“你既是我义父,那我父母还在吗?你与他们关系很好?”晃晃抬眼问他。

霍木炎顿时被少年口中“父母”二字给刺激到了,眼中闪过一丝狠厉,虽转瞬即逝,却仍教晃晃捕捉到了。

似是犹豫不决,霍木炎半晌才开口道:“虽然我不想你带着仇恨,但你若想知道,义父也绝不隐瞒。你知道的,义父对你视如己出,永远都不会伤害你。”

“义父与你母亲青梅竹马,本是天赐的缘分。你父亲却仗着手中权势,以你外祖家的性命要挟你母亲嫁给他,你母亲是良善的性子,自然从了他。可你父亲喜新厌旧,不久便冷落了你母亲,你母亲因此郁郁寡欢。若非有你,她也是撑不下去的。”

“后来呢?”晃晃问他。

“后来我慢慢有了权势,回去找你母亲。本想着她若幸福,我便放手,她若心冷,我无论如何也要拉她脱离苦水。却不想你父亲心恶,你祖母果然也是一丘之貉,那老妇知晓你母亲与我昔日有旧,认定你母亲对夫不忠,甚至逼得你母亲服毒自尽。”

“若我父亲祖母果如义父所言一般歹毒,何以未曾针对义父?”

霍木炎冷笑一声,说:“你又怎知他们不曾针对于我?”

想到自己曾被挑断手筋脚筋,囚禁在地牢里难见天日,霍木炎眼中蓄满恨意。

“他们将我百般凌虐后扔在荒山,便以为我只有死路一条。若非先师偶然路过,将我救下并传授神功,孩子你如今也见不到我。我既然拼着这口气活过来了,必然是要报仇。若非你父亲与你祖母后来也遭到报应,继你母亲而去,我定要他们不得善终。”

晃晃交握着手,使劲捏了捏。或许这确是一段他不曾经历过的往事,也许就是眼前这人胡编乱造。这个声称他义父的男人所讲的故事在他听来并无多大触动。

“你所说的,我全无印象。”真假是非,他无从判断。

“这都因你母亲自尽,你受到了刺激,你父亲那一家对你也不曾关照,所以你忘记了从前种种。不过那些事情都过去了,又并非一些好的回忆,忘了也是好事。”

晃晃不再怀疑霍木炎,只问他道:“我父亲祖母不好,你不恨我吗?”

“傻孩子,义父怎会恨你?你是你母亲的孩子,与那家有何关系?”霍木炎微微一笑,又道:“你也不必难过,义父知你极念你母亲。你母亲不日便能与我们重聚了。”

晃晃抬起眼,嘴边勾了一抹笑,“当真?”

霍木炎望着少年淡淡的笑,突然有了一瞬的恍惚,他伸手按了按晃晃的嘴角。

当年她也是这样的笑。

“义父?”晃晃又唤了他一声。

霍木炎被晃晃尖促的声音唤回了神,于是也淡淡笑了笑,“你母亲服毒自尽后,义父将她安放在了古燕山脉深处的万年玄冰中,多年来都在为她找寻灵药,想她醒来。近来我已找到灵药还魂丹,能够教你母亲起死回生。

只是早些年时,大夏觊觎我伊铎疆幅辽阔,将燕山夺去,如今伊铎已兵强马壮,义父会亲自带兵夺回燕山,接你母亲回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