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 迷彩帝
  • 半阙孤悬
  • 1667字
  • 2020-04-15 13:26:28

(陆拾伍)

兀突昆掏出怀里的黑布,从容地遮了眼系紧。有国师去追人,其他人便留在府里为今晚之事善后。

在俸基夫人的授意下,侍从连夜破开呼伦的房间,举着火把开始仔仔细细地搜索。她已经不指望能从这里找回还魂丹,至少也要得到呼伦背后之人的线索。

侍从从暗室搜出的信件,教她胆战心惊。

“儿啊,呼伦这个混账东西可真是把天捅了个窟窿了!”高俸基抖着双手,细细将信看了。

这封是他拟与伊铎汗国约好同时发难,平分大夏的谋算;

那封是他与兑州郡守周赟纯暗中勾结,收服南诏府奼禾、睢莱、丹东、嘎腊四郡八千兵士的罪证;

更有铁证昭示呼伦利用兀突昆之事勾结敌国、寻求外援的意图。

一封封戳有伊铎汗国相印的书信,直指呼伦勾结北夷、意图造反的狼子野心。

兀突昆伸手牵住高俸基的手拍了拍,“母亲不必忧心,如今我们更不能自乱阵脚。”

“你说得对!呼伦一死,他留下的烂摊子还得我们收拾。南诏若反,你父亲的一世英名便也毁了!”

“母亲速速联系父亲的旧部,一定要得到他们完全支持。然后修书给他们,表示您已察觉奼禾、睢莱、丹东、嘎腊四郡首官有谋反的意图,然您年事已高,诸事力不从心,教他们多加监促,四郡没有异动最好,若有任何异动,余郡各部的首官皆可代您发难直接灭四郡,四郡之事亦由他们掌度。”

“儿是要借刀杀人,好!很好!”见兀突昆条理清晰,临危不乱,高俸基仿佛看到了多年前带着她出生入死纵横沙场的老土司奚彦,心里很是宽慰。

“母亲若还不放心,待解决了四郡之事,立即以缅怀父亲的名义召南诏旧部来佳木共聚,趁机收了兵权,南诏武事可定。”语气一顿,兀突昆又道:“为免朝廷疑了咱们南诏府的忠心,母亲要将呼伦之事以及您欲处理南诏四郡的意图快马加鞭传至中枢,是非曲直纵然小皇帝不察也自有他身边大臣帮忙清断一二。”

“呼伦对内不恭、对上不忠已铁证昭昭,不可入祖坟安葬。母亲也要尽快公布呼伦的罪证,教南诏府上下皆知。公告只言明他算计叔母谋害兄长,欲夺土司位之事,切莫提他暗中勾结伊铎、拉拢南诏四郡。”

“我儿果然面面俱到,我会照你说的尽快安排好!”

“对了,表妹带来的几位朋友,母亲也要亲厚相待。与之交好,江湖中我们也会多个朋友。”

“应该的。”高俸基拍了拍兀突昆的肩,语气中满是慈爱怜惜,“我儿万不可太过操劳俗务,这些事,母亲会处理好的。”

“母亲可知,母子连心,母亲操劳,儿便不心痛吗?我们母子不分彼此。”

高俸基默默淌着泪,不可谓不心酸。

正当母子二人交耳细谈时,国师肖逸薛战三人与唐影唐犬前后脚找来。

高俸基转脸擦了擦,又回过头来问:“可是有事?”

国师黑着脸问:“夫人与大公子可见到我家少爷?”

高俸基面露疑惑,问道:“黄公子不是与薛庄主肖少侠一道吗?”

肖逸摇了摇头,薛战瞥了一眼国师,也惶恐万分地小声道:“与黑衣人缠斗时,我与大哥虽未并肩站在一处,但见大哥还在院里,阿轩追黑衣人时大哥也还在。”

“薛少爷难道就是这样坐上剑啸山庄庄主之位吗?”国师语气冰冷,言语中已经不再给他任何恭维。

薛庄主心里有些不服气,心道阿轩虽然武功高强,说到底只是他家大哥的仆人。他薛战好歹是晃晃的结拜兄弟,阿轩身为仆从怎能这样下他面子?

可触到对方凌厉的眼神,他有种要死透透的预感。

薛战甚至有种错觉,说不定整个剑啸山庄都会因此一起完蛋。

肖逸也盯了一眼薛战一眼,眼神复杂,“我记得唐姑娘处理呼伦尸身时,大哥也在。”

“对。黄公子还想动手摸呼伦的伤口,我怕余毒传了他,便未教他触碰尸身。”唐影仔细回忆起来,努力不错失任何细节。

“然后呢?”国师问她。

唐影又沉吟片刻,面露难色地摇头,“之后便不见黄公子了。”

兀突昆忽然问国师道:“说来方才你去追黑衣人,可有线索?”

“若黄公子并非自己贪玩走失,便极有可能被人掳走。掳走他的人恐怕与黑衣人有些干连。”

兀突昆提出的话教国师双眼一亮,心里已隐隐有了猜测。

不几日,奼禾、睢莱、丹东、嘎腊四郡举旗而反,这四郡从人数还是地域看,已占去南诏府大半,朝廷不可能不重视。

但因有高俸基早前的陈情奏折,中枢下达的指令先指明了南诏土司失察之罪,又责令大土司要带兵平叛将功折罪。

与内患一起发作的,还有东南倭患、伊铎南侵,大夏顿时兵事连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