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 迷彩帝
  • 半阙孤悬
  • 1146字
  • 2019-09-28 14:20:10

(陆)

因揣有那封信,晃晃与国师由山庄下人引着进了东厢房,面会剑啸山庄如今的当家人薛战。

进了大厅,却见大厅里已坐着三五个俱作同一装扮的绿衣道士。几人面相并不出彩,勉强算得是清秀。头上都裹着豁口网巾,一条细长的水白色发带齐整整垂于后颈。身着竹青道士袍,腰间交缠着墨白相间的水月绦,一侧则斜挂着柄骨嵌穗的长剑。脚踩双面云履,周身一派道气仙风。

国师不作迟疑,直截了当地问:“你们谁是薛庄主?”

这时,坐在主位上的少年站起身,拱手一揖,“正是在下。”

少年长得倒是伶俐,一副世家少爷的模样,不过身形较矮,又委实太过稚嫩年少,无形中便少了几分身为武林第一大山庄掌门人的威严仪态,但既作为剑啸山庄的现任家主,装扮还是相当气派的。

只见他顶着镂空的雕玉头冠,冠上横刺着一柄鎏金笄。一袭赫赤交领连裳,攒着亮色的祥云如意暗纹。腰间掐着寸许宽的玄青色镶翠宝革,外罩银灰色广袖袍。袍子混了银粉浸泡上色,一静一动间,闪着夺人的光彩。

薛战沉声问了国师:“你们便是送信之人?”

闻言,绿衣道士们立刻便抓紧了剑柄,凛着寒眸望向半路进来的二人。

“非也非也。”晃晃摇了摇举起的手指,又道:“庄主知道威远镖局吧?”

薛战点了点头,“威远镖局历来走无遗镖,威名在外。”

国师斜眉淡淡扫了绿衣道士一眼,对方下意识松了松握剑的手,只觉手心有些汗涔涔。

晃晃毫不客气地径直坐下,为自己倒了一杯水,“说来也巧得很。我与我家管家主仆二人游山玩水,恰好就路遇了劫掠之事。你们可能不知,我这人向来古道热肠,因此决定出手相帮。”

呷了一口茶水,晃晃续言道:“幸得阿轩武力高强,不费吹灰之力,摆平了劫匪。只是彼时镖队已是穷途末路,临终之际,领队镖师便将送信之事交托我二人,希望我们替他完成这个光荣而艰巨的差事。”

收到晃晃的眼色示意,国师将早已黏合好封口的信件交给了薛战。

薛战接过一看,顿时警铃大作起来,“你们快来看看,这可是舅舅的亲笔信?”

为首的绿衣小道士赶忙接过,并传给其他几人一一看了,“不错,这正是掌门师兄的字迹。”

小道士互相示意,忽地齐齐拔剑指向了少帝。

晃晃心下咯噔一声,不明所以,“我主仆二人为你们千里送信,难道薛庄主便是这样招待客人的?”

国师舔了舔后槽牙,嘴角遽然挂上冷笑,转脸便问晃晃,“公子,可要现在动手?”

晃晃瞪了他一眼,指桑骂槐道:“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们是要以德服人的。你怎么像个莽夫,上来就要动手动脚......”然后他又转脸对上了为首的绿衣小道,“你看我二人与你们是远日无怨近日又无仇的,不过帮忙送个东西,缘何要遭这无妄之灾?”

“小贼,莫再装模作样!若不交代出我家掌门的下落,就受死吧!”

薛战忙劝道,“几位师叔莫要冲动,我看这二人也不像是穷凶极恶之徒,另有隐情也未可知。”

见薛战并非不分青红皂白之人,国师于是丢了个眼神给他,“你来说。到底怎么一回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