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 迷彩帝
  • 半阙孤悬
  • 1434字
  • 2020-04-09 14:20:21

(伍拾玖)

后院开有一门,连着老林深山,绵延数十公里,都化归土司府的后山。

后山能够随意走动的范围也不过一公里内,而一公里以外设有重兵和机关,不止守有土司府内设的私牢、珍藏的奇宝还有豢养的猛兽等,皆非外人能够肆意窥伺,擅闯者死。

少帝发现自己转了一圈,仍在原地打转,于是放弃了横冲直撞,“此处看来暗含玄机,我们是走不出去了。”

收回四处打量的目光,国师回他道:“倒也有迹可循。”

国师捡了根树枝,蹲在地上画出个八卦图,“这后山看似繁复,却也暗含五行八卦之理。”

少帝便也蹲在一旁,颇感兴趣地看国师用树枝添添减减地推算。

老远看见二人的身影,唐影喊了句:“公子!”

少帝循声回头一看,总算见到熟人有些惊喜,“唐姑娘!”

呼伦快着步子走到国师身侧,瞥见他绘在地上的图案,拱了拱手道:“我看公子倒也精通玄易,却不知师承何处?”

“无人授道,自己琢磨。”国师面无表情地抬脚一蹭,划掉了八卦图。

真是半分面子都不给地终结了这个话题。

为免呼伦下不来台,晃晃于是转言道:“你们到这后山可是有事?”

唐影回他:“来看看表哥的病情,也好对症下药。”

“你们可要同去?”唐影又问。

少帝点了点头。

呼伦倒没反对,只说:“那二位公子可要跟紧了我,后山形貌复杂,稍有不慎便会迷了路。”

少帝又点了点头,与唐影唐犬并排,老实跟在呼伦身后往林子深处走。

“平日给堂哥送餐送药之人皆是专门指定,你们头遭来,若无人带头极难找到路。”呼伦一边解释着,一边回头点人数。

只行了小半时辰,背靠断岩的小院便现于眼前。院前淌过一湾碧蓝小溪,溪上架有木桥,直通小院。断崖底部朝里凹陷,正好将整座小院环于内侧,崖顶则与对面山崖相交,只漏了极窄的一线天漏下些许残光。

除了所在位置有些暗,小院算得十分雅致了。

呼伦上了木桥,领着唐影唐犬一刻不停地朝里走,晃晃无暇再欣赏周围景色,赶忙提步跟上。

刚到门口,便听见屋内传出了器物破碎的声响。

“滚!滚!”声音有些嘶哑,却能听出说话之人十足十的怒气,“你们这些狗东西是不是巴不得我赶快咽气,啊?”

“那还吃药作甚?这药把我整成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还吃药作甚!我一落气,岂不正好遂了你们的意?”

不一会又是一阵细碎但尖锐的声响,几道慌张的声音响起:

“少爷!您快快放下碎片,莫要伤了自己!”

“少爷啊!您万不可自伤啊少爷!”

“哎呀你还杵着作甚!少爷手见血了!赶快准备止血药!”

又一阵兵荒马乱,门外几人却是心思各异。

少帝给了国师一个眼神:怎么回事?

国师摇了摇头:我也不知。

呼伦皱了皱眉,也是一脸为难,“堂哥自病后一直不能见光,近年来更是性情大变,求医无数也无良方。”

“表妹稍后见了他,能瞧瞧病情自然最好,若不方便,也得护好自己。”呼伦说着,摇头叹了叹气。

门一开,眼前骤然一暗。

“二少爷。”一道声音响起。

呼伦朝唐影解释道:“堂哥养着病,屋内不能见光,这些下人专门驯过,纵然光暗些也能视物。”

接着他又问:“大少爷情况如何了?”

对方答道:“躁了一会,现下应是歇了。”声音一顿,又道:“方才大少爷伤了手,不过已止了血。是小人之罪,请二少爷责罚。”

呼伦冷冷道:“下去领罚罢。”

两道声音沉声应下,旋即门开,门关。

晃晃侧了侧身,摸黑拽住了国师的衣袖,低低唤了声“阿轩”。

国师应了少帝一声,抬手牵住了他的手,安抚地捏了捏。

唐犬则是小步上前,挺直了身体,贴上唐影的后背。唐影于是往后一靠,贴紧了他。

无需多言,极为默契。

睁眼适应了片刻,唐影才道:“还是有些光,能瞧见轮廓。”

呼伦点头:“进去内屋便真是点光皆无了,表妹和几位公子不如再适应片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