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 迷彩帝
  • 半阙孤悬
  • 1761字
  • 2020-03-31 14:20:05

(伍拾)

出铜陵又过了一日,一行人进入南诏府界,再过曲羌、格笪两县,只四五日便达佳木。曲羌、格笪并列坐落,均与铜陵城接壤,橫在佳木与贵川铜陵之间。相比铜陵的繁庶,曲羌与格笪简直称得上一穷二白,这里民风彪悍,三教九流云集,缺钱少粮时甚至会劫掠路过的游人商旅。偏偏中原进入南诏就这一条捷径,若舍近求远还得翻山涉水更是艰难。不过那些执意要进入南诏之人,不说胆识过人也大多做好了准备。

肖逸作为此次镖护的主要负责人,自然更加绷紧了神经,少帝与薛战也不由得郑重了几分。

丢了生辰纲事小,但因此落了河间敖门的面子只怕以后也难在江湖上混了。

累了一天一夜,远远望见一茶寮,薛战便飞奔过去,径直寻了长凳坐着。

肖逸回头望了一眼随行的武夫,也知紧赶一日,需得暂歇片刻,于是招呼众人歇下。

茶寮的主人是一个面皮黝黑干瘪的老头,勾着腰背也有点驼。不一会,老人家便招呼着让一个又矮又胖的年轻人将茶水面饼送上桌来。

“听几位客官的口音不像是咱们这里的人。行者之众,可是要去佳木?”老头咧着嘴,扬起一抹慈笑。

薛庄主话多,本就是闲不住的人,见老头起了话头,于是饶有兴致地说道:“我们是外地来南诏探亲的,若不然也不走这辛苦一遭。”

“是呢。”老头笑了笑,又说:“再往前走,便是曲羌的狼头寨,狼头寨崇尚狼王,更是以狼为图腾,性格凶残霸道,几位小公子若要去佳木,便得穿过狼头寨,可千万得仔细着。”

晃晃放下茶碗,拱了拱手道:“谢老汉提醒,我们自是省得。”

“说来前几日也有几人路过小老儿的茶寮,说是要去佳木,为首的公子面相很是俊气。我看几位公子也是气度不凡,想来都不是寻常人家出来的。”

薛庄主摆了摆手说:“不过是商贾出身,算不得什么大家势。”

肖逸并未与老汉搭话,只侧了脸问:“可都歇好了?”

十数个武夫拱手点头道:“歇好了。”

一行人于是又敛了行装,准备出发。

离开茶寮尚不足半个时辰,一行人又开始犯累,肖逸自己都有些头脑发昏,不得不命令随扈选了平坦的地方靠在一起歇下。

生辰纲与行李堆作几摞置于中间,武夫们则是围坐一团。

国师递上一壶水,少帝伸手接了,灌了几口,更觉昏昏欲睡。薛战直接瘫在行囊上,拍了拍脸,硬撑着不闭眼。

国师虽凭着内力不至于走不动路,却也是全身酸软使不了十成十的功法。

听着周围鬼鬼祟祟的动静,肖逸捏了捏手指,说:“我觉得有点古怪。”

一行人里,功夫最好的便是国师,肖逸次之,肖逸能感觉出不对劲,国师自然感觉出来了。

晃晃竖着耳朵来了点精神,侧脸问国师道:“阿轩以为如何?”

“肖少爷所言不差,我们已经被盯上了。”国师望了一眼已经睡死的薛战,脸上仍是面无表情,“我们尚不清楚这些人的底细,只能静观其变。”

“大哥可还记得我们在茶寮的情形?”

“你是怀疑茶寮的老头?”少帝问肖逸道。

肖逸点头,“我猜想那老汉只是负责下药,把握着分量不至于我们当场发作,待出了茶寮自有其他人跟着,等着我们倒下。”

少帝忍不住又问:“那我们该如何是好?”想到老汉说有几人早他们几日要去佳木,如今下场也怕是凶多吉少了。

“我们的底细对方也不知道,只要有一个人还没倒下,他们也不会轻举妄动。”国师绷着身子,又往前挺了挺腰,方便少帝靠着。

肖逸闻言点了点头,转眼看见倒躺的护卫又有些头疼,“只是不知他们需得几时醒来。”

少帝往后一靠,仰脸正好望见国师的下巴,“若要守住这些东西,阿轩有几成把握?”

“对方若只有百十来人,摆平他们自不在话下。”语气一转,国师压着嘴角说:“但要兼顾这几车东西,且不让武夫误伤,怕有些难。”

闻言,肖逸与晃晃皆是默然不语。

少帝皱了皱眉,忽然又道:“我方才在想一件事。”

见肖逸起了兴趣,晃晃于是说道:“若唐门只是押送生辰纲并不需要重金请三弟出面,江湖上本身敢惹唐门的人即使有也不多,我猜他们这番做法只是为了让三弟将那些暗中觊觎之人引出,但这背后的深意我却想不通。”

国师心下一沉,扶住少帝的手也僵了僵。

“阿轩可是想到甚麽?”少帝问他。

“是。唐门虽与南诏俸基夫人有些亲脉关系,却也多年不曾往来。”国师眯了眯眼,神色颇为凝重,“如今唐门与南诏府突然走动,是有些耐人寻味。”

少帝点了点头说:“我推测俸基夫人想让唐门做些甚麽,但这件事同样是其他江湖人士感兴趣的,唐家便假借贺寿之由让三弟出面,减小风险。”

个中缘由,肖逸同样猜不透。

国师心里却是起了波澜,事情若真如他所猜想,背后之人恐怕布了一个大局,所图不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