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 迷彩帝
  • 半阙孤悬
  • 2212字
  • 2020-03-28 15:20:08

(肆拾陆)

伤心欲绝的敖絮絮正趴在软榻上哭得一塌糊涂,听见帘子外的动静,以为是丫鬟进来了,头也不抬就吼道:“让你守在外面看着!你进来作甚!看我笑话吗!”

半晌没有回话,敖絮絮侧身,擦了擦脸又嚷着:“说话!你哑巴了啊!”

“......”肖逸认真反省着,这次好像的确有些过分。

敖絮絮脾气再大,也还是要哄的,谁让他就这一个师妹,还是打心眼里唯一要誓死护着的人。

“师妹。”再开口时,肖逸心下已是千回百转。

敖絮絮听不得这个声音,此时尤其讨厌,“你怎么进来的!”

“走进来的。”肖逸抠了抠手背,暗忖着要如何开口哄人。

敖絮絮抬袖揩了揩脸上的泪痕,冷哼一声,道:“我还道师兄怎么进来了,想来整个敖门都是师兄的,自然想去哪便去哪,谁也拦不住。”

“不是。”肖逸苦笑,“不是这样的。”

“那该是怎样?”敖絮絮气得狠了,也是口不择言,“爹爹走了,我原以为至少师兄还在,可在师兄心里,我一点也不重要吧?”

将自己贬得一文不值后,敖絮絮更觉委屈,“师兄把我当累赘还是一份责任都不要紧,我只望师兄行止前都能让我知晓,让我不必整日里惶恐不安,让我确信自己不是孤身一人。如此简单的要求,师兄也不愿满足絮絮吗?”

“我没有把你当累赘。”肖逸伸手托起敖絮絮的下巴,拇指轻柔地擦拭着她眼角的泪水,“师傅去后,你便是师兄心中最重要的人。”

敖絮絮闻言,哭得更凶了。

她推开肖逸,伏在榻上还是觉得很委屈。

肖逸叹了叹气,只得守着敖絮絮任她发泄,已经将心里的话说出来了,可敖絮絮仍然很伤心,他也不知道还能怎么宽慰她。

闹了大半个时辰,敖絮絮自己都哭累了,才抽抽搭搭地揉着小绢巾揩脸,“师兄还不走?”

肖逸揭了挂在木架上的净帕帮她擦着脸,“我等下就走。唐家那边的人也差不多该过来了。”

敖絮絮捏着绢巾的手微微一紧,再也顾不得耍小性子了,“师兄一定要急着今天走?”

肖逸点头,“已经耽搁好些天了,若不是等着大哥他们来,你今日也见不到我。”

“师兄。”

“嗯?”

“絮絮并非有意胡闹。”

“我知道。”语气一顿,肖逸歉然道:“师兄不该瞒着你走镖。”

“只希望师兄多少能对絮絮坦诚些,好事坏事一起分担。”

对她坦诚吗?肖逸瞥了一眼敖絮絮张合着的唇瓣又赶忙收回视线,压下了不该有的旖旎念头,“我知道了。”

见对方认了错,敖絮絮也不再揪着不放了,想到肖逸马上又要远行,此时心里又满是不舍。

“师兄这次去南诏千万千万须得注意。”想到去处是西南偏远之地,便又嘱咐道:“西南边地多湿瘴之气,还要带些方便的药物才是。”

“大哥已经让阿轩准备了许多。”想了想,肖逸又说:“我不在府里,最怕那些亡命之徒寻衅滋事,所以我将十八砦中武力最高强的护卫都留下了,有他们在,你也不必隐忍吃亏。”

“师兄将他们留给我,你走镖可还稳妥?”

“师妹无须忧心这个,此次大哥二哥他们过来,便有意与我一道押镖,有他们在,尽可安心了。”

敖絮絮点点头,心里踏实了不少,“师兄可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事么?”

肖逸摇了摇头,只看着敖絮絮没有说话,他其实还有很多话,但不知道该不该开口,也不知道要如何开口才不会唐突了她。

思忖再三,肖逸便歇了心思绝口未提。

出发时,肖逸特意为少帝准备的马车被对方嫌弃了,少帝执意要与众人一般骑马前行。

国师却反常地没有顺从少帝的想法,坚持要用马车,“少爷未有长期骑马的习惯,长途跋涉,恐怕吃不消。”

“阿轩这是瞧不起我?”

“少爷坚持骑马并无不可,”国师叹气道:“只是马车留着,有备无患。”

晃晃驾着马转身,鼻哼一声,不再与国师争辩。

薛战忽然驱着马贼兮兮地贴了上来,指着不远处正和敖絮絮说话的肖逸,“你看三弟那木头样,也只有絮絮不嫌弃他了,都这么久了,也不见他开个窍,真是白白费了絮絮的满腹衷肠。”

晃晃深以为然地啧了啧舌,“要不要赌一把,看看最后是他俩谁先开口捅破这层纸?”

“那还用得着赌么?”薛战摇了摇头说:“肯定是絮絮先开口。”

“我俩不能都选一样的,我赌絮絮先开口,你不能赌这个。”

“......”薛战对这个霸道的大哥很是无语。

“既然我俩打赌,还得有个彩头才是。”晃晃一边搓着棕马的鬃毛,一边搜肠刮肚,努力想着剥削薛战的好法子。

薛庄主已经放弃了求生欲,自暴自弃道:“反正大哥肯定赢,想要甚麽便直说吧。”

少帝想了半天才道:“钱财我也不缺,就差个端茶送—”

“喂!”薛战忍不住打断他的话,气呼呼道:“士可杀不可辱,大哥就是这么对兄弟的?”

“开个玩笑嘛。”晃晃嘻嘻一笑,说:“不如这样,输的人答应为赢的人做一件事。”

“杀人放火偷鸡摸狗的事可不成。”

“那是自然。”

薛庄主这才收了浑身的刺,勉强给了一个好脸。

这边肖逸交代完了事,才策马向前追上了晃晃和薛战,冷声道:“出发。”

回过头,却见敖絮絮仍然立在路口不肯转身回去,肖逸终于忍不住又转了身朝她驰去。

肖逸勾着腰,伸手抚了抚敖絮絮的鬓角,“等师兄回来,就娶你好不好?”

见敖絮絮愣了片刻,接着娇羞地跺了跺脚,咬着绢帕转身点头,肖逸心下欢喜,扬鞭又是“驾”地一声追上了队伍。

“你方才又同絮絮说了甚麽?”薛战放缓了驾马的速度,凑到肖逸旁边问他。

晃晃白了薛战一眼,对这个热衷于探听别人隐私的二弟,他也很无语。

两人都以为肖逸不会理会这个问题,却不想对方抬了抬下巴,语气里满是欣喜地答道:“我说我回来要娶师妹,师妹同意了。”

薛庄主惊得掉下了马,国师伸手扶都没扶住。

“大哥!我居然赢了你!我居然赢了你!真是苍天有眼!”薛战大吼了一声,完全顾不得体面和仪态,跟在大队伍后面欣喜若狂地欢蹦。

肖逸不明所以地望着晃晃问:“二哥这是怎么了?”

“他疯了,救不好那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