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 迷彩帝
  • 半阙孤悬
  • 1248字
  • 2020-03-21 14:20:21

(肆拾)

“对方已经追杀到郭家村,我们若不早做筹划,只怕捱不到阿轩他们找来。”

听少帝这般讲,薛大庄主便问:“那大哥的意思是?”

“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身份在那里,对方却还敢追杀至此,让我们置于毫无招架之力的地步。对方定然权势通天是一个原因,我们可能触及到对方性命攸关的东西了,才招致狠手。”

顿了顿,少帝又道:“郭家村不能再呆。在阿轩找来之前,我们要主动出击,才能有一线生机。”

郭二牛拍了拍脑袋,“这里看起来的确不安全了,我们不如进山吧,山上面有爷爷和我阿爹从前留下的哨房,供打猎暂歇用的。”

“你对山里地形熟悉么?”晃晃问他。

郭二牛答:“熟悉的。山里地形险要又隐蔽,用来藏身再好不过了!”

薛战点了点头,“大哥,那我们先进山?”

商量片刻,二人便快速收拾了随身细软和防身刀具,随那背着劲弓的郭二牛进了山。

见郭二牛在哨房四周伛腰捣鼓着什么,薛战凑上去问:“你这是作甚?”

郭二牛眼疾手快地抓了他一把拖回身侧,才回道:“这些都是陷阱,二哥小心些。”

薛战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问:“你做这些是为了提防那些贼人?”

“是也不是。”郭二牛说着话,手下却是不停地摆弄着,“林子里野兽飞禽多,这些陷阱能防着些。”

点了点头,薛战提议道:“那我们现在去猎些野物来,等我大哥醒来就能一起食用。”

“今天就不去了。天色晚了不安全,何况我们不能留黄大哥一人在这里。”

闻言,薛战有些悻悻,却也不再勉强他,只背着手朝小屋踱去。

次日一大早,草草用过干粮的三人便携着背弓棍棒往林子深处探去。

一只獾子正在嗅着什么,郭二牛瞪眼朝不远处的晃晃和薛战伸指嘘了一声,只悄悄抽出短箭,绷得紧紧的弓弯出了一个满月,“嗖”地一声,正中那獾身上,与此同时,一只短匕也飞了过来,扎在獾腰上。

“......”郭二牛抬眼一望,是个中年男子,相貌很不打眼,气质却是不凡。

“这是我中的。”

“这是我射的。”二人异口同声。

晃晃和薛战快步上前,见了这人却是一惊:“张大侠?”

“你们认识?”郭二牛扭头问。

薛战狂喜地点了点头。

又猎了两只野山鸡和一窝鸡蛋,张为安便带着晃晃薛战及郭二牛三人去了山洞处,矮身将余天卿小心背了出来,往哨房寻去。

几人一边烤着野鸡肉,一边说着话。

待薛战将这些日子的遭遇一一说了,张为安才道:“其实之前我们已查明参与贩卖私盐之人,并非区区云峰堂这么简单。”

晃晃勾了勾嘴角,道:“这点我们也知晓。所以我们也并未向官府举报你二人。”

闻言,张为安挑了挑眉,“哦?”

薛战哼道:“你二人莫不是还以为我们尚不知道你们的底细吧?”

余天卿低着眉,面上虽无表情,心下却是焦烦不已。

张为安于是伸手握了她的手,安抚道:“无碍。”转脸便又朝薛战道:“你既知我二人身份,为何不举报?”

“阿轩哥说被官府通缉并非都是恶人,即是大恶之徒却也难保没有隐情。”

张为安轻笑了一声,说:“我二人皆是恶名在外的珊瑚岛海患,你们可知为何官府一直未将我们赶尽杀绝?”

晃晃问他:“为何?”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是杀富济贫之人。不止劫掠贩卖私盐之人,教他们只能吃了哑巴亏也不能上告官府,更因为我们始终奔赴在击杀倭匪的一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