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 迷彩帝
  • 半阙孤悬
  • 1529字
  • 2019-09-26 14:20:04

(肆)

时值少帝首闯江湖,前途漫漫带来的不是未知的恐惧,只有满腔脱缰的兴奋。

“阿轩。”晃晃扒着车窗探出脑袋唤了国师一声。国师正坐在前面赶车,并未搭理他。

少帝于是又喊了他一声。国师回头,皱眉问他:“陛下何事?”

“你陪朕说会话。”他快闷得种蘑菇了。

眼睫呼愣地闪了闪,国师叹气道:“微臣怕这件事并非看来那么简单。”

“朕知道啊。”

“陛下既知个中深浅,何以还要孤身犯险?”

“因为这封信透着古怪,实在太有意思啦。”

“?”国师停下了马车,侧脸等着下文。

晃晃一把掀开车帘,将已拆封的信扔给国师,“你也看看。”

“陛下,我们此际受人之托,您就这么拆信怕是不妥吧?”国师右手托着信,无奈叹气。

“这封信引发了命案,可见干系重大,朕若不拆了它又如何早做筹谋?”

“那陛下看出什么了吗?”国师一面问着晃晃,一面细细查览信中玄机。表面看来,这确实是一封再普通不过的问安信了,信的内容也无任何可疑之处。

可若只是一封普通的信,何致招来这般穷追不舍的截杀?又或者原本的信早被掉包了。

少帝端着下巴一本正经道:“写信之人应该出自书香门第,家世不凡。”

“陛下如何得知?”国师淡淡问他,嘴角噙着浅笑。

晃晃挠了挠脖子,哼道:“国师早便看出,何必明知故问?”

国师点了点头,“这封信的材质乃惠州矸纸,工艺复杂,十金难求。”

晃晃捧着脑袋,觉得这封信太让他头痛了,“京城里扎堆的皇亲贵胄,朝堂那帮文官,有钱的商人,都用得起这种信笺,甚至是武林新贵都有可能和这件事有关。这样看来,嫌疑人锁定的范围未免太大了。”简直无异大海捞针。

“陛下还没想到关联吗?”国师问道。

晃晃摇了摇头,朝国师挂上了不耻下问的表情。

国师敛了笑意解释道:“联系前面的追杀事件,微臣猜测这封信与此次选举武林盟主有关。两年前,剑啸山庄前庄主薛武芳败于前武林盟主敖放后,内力大损,最后含恨而终。再后来,敖放死于东海,连肠肺都被伐扯出来,可见凶手对他怀有深仇大恨,才会选用如此凶残的手法行凶害人。

有人猜测敖放之死与剑啸山庄有关,毕竟时间上太赶巧了,又有动机在。但仔细想想也有诸多疑点,其一,如今剑啸山庄的家主是前庄主的庶长子薛战,薛武芳过世之时,薛战年岁将将十之又二,更遑论庄里其他嫡脉,稚子幼童不大可能去击杀武力超群的前武林盟主。况且,既是前武林盟主,手上沾染的爱恨情仇就太多了,仇家不曾破千也得上百。”

“你说这些跟这封信又有什么干系?”

国师继续解释道:“信是送去剑啸山庄的,遭到武力不输朝廷庶兵的武林人士重重截杀,说明这封信跟剑啸山庄有关,还涉及到了不少武林人士的利益。微臣之所以提到前武林盟主,是因为敖放死后,作为他首徒的肖逸一直在追查他的死因,除此之外,肖逸还是这届武林争霸的热门人选之一。微臣料想,肖逸无论如何也会去剑啸山庄探探虚实。”

涉及到剑啸山庄与不少武林人士共同的利益,便是这届武林盟主的选举。而需要动用战力高强的武林人士行事,极可能还涉及朝廷权贵,暂未想通关节,国师便默了这茬未提。

晃晃有些明白了,“在敖放之死这件事上,剑啸山庄仍是嫌疑最大的一方,但在截信这件事上,肖逸的嫌疑同样值得推敲。”

国师点头,“此事可能还远远不止是微臣推测的那样。”

“国师难道觉得其中还有更大的阴谋?”晃晃张开了嘴,一脸惊愕。

国师嗯了一声,也是一脸凝重。

少帝于是压着声气惶恐地问道:“莫非是,谋逆?”

“......”

“这帮人想要造朕的反,改朝换代?”

“陛下,便是整个武林联手也丝毫动摇不了您的地位。您莫要胡思乱想。”国师有些气地耐着性子解释着。

晃晃咬着唇,面上布满了恐惧,“这些武林草莽动不动便飞檐走壁,实在太教朕害怕了。”

“陛下,您永远要记着在您的身前有千军万马,他们忠心不二,为您所向披靡。”

“他们永远都不会背叛朕吗?”

“不会。”

“国师为何这般肯定?”

“因为微臣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