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 迷彩帝
  • 半阙孤悬
  • 1200字
  • 2020-02-28 19:20:08

(叁拾叁)

国师最终扮作了程秉淮与程秋秋的舅父桂荣发,陪护长姐程桂氏风雨兼程只为寻亲。

看着国师一身粗脚皂夫的造型,配上那张黑透了的锅灰脸,晃晃相当满意自己的安排。

反观余天卿的少妇造型,简直太适合了。若不是余天卿本身体量较为纤瘦高挑且容貌清冷,说他之前是女扮男装也是信的。

张为安与少帝两双眼睛便是直勾勾黏在了余天卿脸上,直盯得对方颇为尴尬地抬袖掩去了侧脸,二人才讪讪收回视线。

“你要扮作天弟二弟,便得护好他的周全,若不你家小公子的安危我也不能保证。”张为安冷冷抛出一句威胁,视线又着陆在了余天卿清冷的脸上。

国师当然不愿意将少帝的安危系在一个初识不多时且底细不明之人身上,奈何身为“猪队友”的晃晃总能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不断挑战着国师的底线。

他还没开口,只见少帝大手一挥,发话道:“阿轩,我信你能办好这件事。不能办好,后果你是知道的。”

“......”须臾,国师稳了稳情绪道:“少爷觉得我会任由您的性子到几时?”

“你这是在威胁我?”言毕,少帝眼神中多了几分凌厉。

国师默了片刻,终是俯身拱了拱手,“少爷之命,自当遵从。”

瞥了一眼大门,国师又问:“程秉淮程秋秋兄妹之后会与我二人想方设法引起对方的注意,薛少爷可是要留在少爷身边?”

晃晃端着下巴,伸指来回摩挲道:“我原想让二弟跟你们一道,却怕他坏了你们的事,还是跟着我稳当些。”

您确定?

国师眉梢一跳,勾起嘴角似笑非笑。

却听晃晃又道:“跟你们以什么身份?那桂荣发之子怕是较程秋秋更小,二弟扮他着实老了些。”

打着哈欠推门进的薛庄主愣了愣,问:“大哥说我扮谁老了些?”

少帝立马挂上一脸笑,道:“不扮谁。”

“是么?”薛战一脸不信。

薛战身后的程秋秋却是笑嘻嘻答道:“黄哥哥说你扮金宝表弟老了些。”

程秉淮伸手想要捂住程秋秋的嘴是来不及了,只得尴尬一笑,杵在那里不知所措。

余天卿噗嗤一声,乐了。

总见余天卿冷着一张脸的张为安瞬间便被他这抹笑撩到了,心里痒痒的。正看得出神,又被对方骤冷的眼神吓得忙将视线错开,做贼心虚地掩口轻咳了一声。

薛战则是气鼓鼓地瞪着少帝,有些委屈巴巴,“你还是我大哥,你更老!”

“我是资格老,不是年岁老。”少帝气定神闲地回了一句,气得薛战直磨牙。

国师不失时机地补了一刀:“薛少爷武功修为尚待提升,若与我们一道,届时难以周全。”

好气!

身为江湖第一大庄剑啸山庄的现任庄主居然窝囊到被几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打击,薛战默了声气蹲到墙角,在心里默默扎小人,恶毒地诅咒这群不顾手足情深的“禽兽”们。

“禽兽”们则半分悔意也无,继续教那程秉淮程秋秋兄妹如何引蛇出洞,这样那般真是谋尽了天时与地利。

半个时辰过去了,薛战揉了揉蹲麻的腿根子,讷讷问道:“阿轩哥,为何我有种快被你们抛弃的错觉。”

晃晃支棱起脑袋,回头瞥了他一个眼神,“二弟居然才发现这个事实?”

薛庄主闻言,立时苦了脸,内心嘤嘤不止。

“不过,留着二弟还是有点用。”晃晃笑了笑,复言道:“毕竟剑啸山庄庄主的名头还是很好用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