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 迷彩帝
  • 半阙孤悬
  • 1133字
  • 2019-11-07 14:20:00

(贰拾玖)

见来人长相不凡,尤其个头偏高偏瘦那个更是柔美得很,晃晃色心大动,“不知这位公子怎么称呼?”

余天卿尚不知这几人底细,不想过早暴露,于是话到口边,报名就变成了:“余天......霸”。

薛战不禁“扑哧”一声,又觉失了礼数,便立马捂住嘴,憋得脸红。

他万万没想到,如此风姿的翩翩佳公子,竟有这样一个粗犷不羁的名讳。

国师倒没说什么,他料想这二人也没说实话,是敌是友,尚待考量。

张为安也没说话,挨着余天卿抱胸而立,只掠了一眼国师,然后视线就完全黏在了余天卿身上,根本匀不了旁人分毫。

这时,老嬷嬷扶了程刘氏,提议道:“夫人,现在我们被歹人追杀,不如去报官吧?”

余天卿皱眉,“不可。”望了眼张为安,他解释道:“你们去报官,岂不是直接将自己未死的消息透露给对方了?”

“那我该怎么办?”程刘氏用绢帕揩了揩眼角,形容十分可怜。

晃晃于是提议道:“夫人如果信我,可先将家奴遣散,再把家中细软收拾一番,随我们回客栈。待事情解决之后,我会给你们安排去处。”

程刘氏咬了咬唇,她不确定能不能相信面前的少年,但除了这条路,她想不到其他的法子,回娘家的话也只会连娘家人罢了。

薛战闻言,忙拉了晃晃的手到一边问:“大哥打算之后怎么安置他们?总不能带着他们一起上路吧?”

晃晃笑眯眯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二弟家大业大,想来养得起几个闲人吧?”

“喂大哥!你这甚麽意思?”

“二弟侠肝义胆心地善良,又聪慧伶俐很识大体。我甚麽意思,你最懂了。”

“我不懂......”他也不想懂。

肩膀一垮,薛战认命地走到程刘氏身边,扔给她一小块牌子,“事了之后,你拿着这个去剑啸山庄,会有人安排你们的去处。”

剑啸山庄!“这么说,您是......”程刘氏虽居后院,剑啸山庄的名号她却是知道的。

张为安这时才开口问:“你便是孟三秋侄子?”

薛战有些气地跺了跺脚,“你怎么不问‘你便是薛前庄主之子’?”

张为安分明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不同的身份虽说都是薛战,但如何描述,可就大有学问了。一个月前,剑啸山庄之事闹得沸沸扬扬世人皆知。薛战虽无辜,但至亲之人都卷了进去,难免有伤脸面。

了然一笑,张为安又道:“我本还怀疑你们的身份,你们既是剑啸山庄的,便与那伙贼人无甚干系了。”

国师挑了挑眉,突然问他:“阁下说的那伙人指的是?”

“杀死程中易以及追杀你们的人。”

“程中易也死了?”程刘氏惊愕地张了张嘴,杀了程十三跟程中易,还要将她灭口,背后黑手手段之狠辣,教程刘氏根本不敢往细了去想。

余天卿点了点头,“虽然干系重大,知道多了对你们并无任何好处,但我仍然认为,你们理应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晃晃点了点头,活要当个明白人,死也要死得清清白白。

“不过,”余天卿望向程刘氏,给出了最中肯的建议,“无论事情结果如何,你们不能再留在东南地界了。”

“另外,程中易的孩子我也要带走。”余天卿又补了一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