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 迷彩帝
  • 半阙孤悬
  • 1070字
  • 2019-11-03 14:20:24

(贰拾柒)

宅内的婆子见程刘氏将客人迎了进来,识趣地牵了程十三的独女往外走,不一会,又奉了茶水上来招呼几人。

程刘氏便是程十三的发妻,正逢丧事,因此身披孝麻,双眼红肿,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疲惫憔悴。

薛战望着跳动的烛火,有些坐不住了,但又不知该如何开口,于是眼巴巴地看看晃晃,又忍不住瞄了几眼国师。

半晌,程刘氏开口道:“这件事我本不想追究,但你们既然找上门,我只有一句话,莫再深究此事。”

薛战闻言,正要起身,被晃晃一个眼神扫过来,只得又坐好了,“不查清此事,程中易两个孩子怎么办?”

“程家小嫂嫂那,不是还有娘家人吗?”程刘氏揩了揩嘴角哽咽道。

还敢提那家人!“身为娘舅舅母,那对狗男女想把两个孩子变卖了。”薛战咬着牙,语气愤愤。

程刘氏抿了抿唇,夹着几分犹豫说道:“那便找找忠义宗家那边的人看着办。”

“我不明白了,夫人为何不告知程中易的下落。把孩子交到程中易手里,不是更妥当吗?”晃晃皱着眉,面露不解地问她。

程刘氏携了白绢掩面,忍了半天,终是忍无可忍地抖着肩呜咽一声哭了出来,“我家老爷死了,就这么死在我面前,还是被程中易连累的......”

“那程中易呢?”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程中易的下落,又如何断定程十三是遭程中易所累?”

“就在前半月前,当家的半夜临门,一身的血,一门上下都吓坏了。也没交代任何话,当家的匆匆翻了家里细软,连夜就要走。”

晃晃与国师相视一眼,又问:“你可知他去了哪里?”

程刘氏摇了摇头,“当家的只说他们贩了私盐,本就罪无可恕,惹上了衙门,只有死路一条......”

“那你又如何得知他的死讯?”

“没过几日,夫君再回来时已经奄奄一息。无论我如何追问,他也不曾吐露半分原因,只说事后如有人再追问程中易的一应消息,便推说并不识得此人。”

“所以你认为是程中易拖累了你家夫君?”

程刘氏点了点头,“总归与他有点干系。也劝你三人莫再纠缠,我夫君已经死了......”

薛战闻言,心情不免又沉重了几分,想到程秉淮和程欢欢没了双亲,也找不到可靠的亲眷能够帮衬一二,更觉二人可怜。

国师忽然问道:“如果背后之人没有浮出水面,恐怕夫人及令爱会受牵连。”

程刘氏闻言,不由得眉间一蹙,“我知此事水深,已无追究之意,如何还要被步步紧逼?”

“夫人既然知道程十三干的是刀口舔血的营生,怎么还以为对方会点到即止?”

晃晃深以为然地点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夫人,这件事远远还未结束。”

“那你要我如何!我还能怎么办!”程刘氏捂了脸又期期艾艾地干嚎起来,“我早就劝过他不要干那种事,当家的可曾听进半分?”

“夫人,我希望你把你所掌握的原原本本讲出来,我等或许还能帮上一帮。”语毕,国师神色晦暗地眯了眯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