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 迷彩帝
  • 半阙孤悬
  • 1442字
  • 2019-11-01 14:20:05

(贰拾陆)

刚到庆安府,晃晃便吩咐国师寻了间客栈,准备休整一番。程秉淮却是再多一刻都不愿耽搁,“黄少爷和薛少爷好生休息,我这就带着秋秋去寻十三叔。”

“你寻什么寻!”薛战抢言规劝道:“现在天色已晚,你和你妹妹就该好好休息。要去找人,也待明日一早收拾齐整了再去。”

程秉淮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装扮,也不想显得过分失礼,于是接过门牌号,拉着程欢欢上了楼。

晃晃将手中门牌号塞回国师手中,歪着头问薛战:“你其实是故意留他们吧?”

“大哥怎么知道?”

“你心里如何想的,还骗得过本少爷么?”

闻言,薛战脸上挂了几分担忧,“这程中易几年未归,连夫人病逝都不曾捎过口信回来,说不得真是在外面有了外室,做了那抛妻弃子的陈世美。”

晃晃伸手就是一掌呼他脑门上,嘲笑道:“二弟还真是聪明绝顶啊......”

“好疼啊大哥......你夸我就夸我,何必要动手呢!”薛战揉着额头特别委屈。

国师不由解释道:“凡事往好的方面想,往往结果不尽如人意;可往坏的方面想,多半一语成谶。”

“阿轩的意思是?”少帝捏着下巴,一脸疑惑,同样疑惑的还有剑啸山庄的薛庄主。

“我料想程中易已经不在人世了。”

“!”“!”晃晃与薛战惊愕得齐齐张大了嘴,难以置信。

“少爷和薛少爷可曾想过,再寡情薄意,难道程中易会不顾十里八乡的宗亲议论?寒妻过世,作为一家之主是一定要回来的,何况家中尚有两个嗷嗷待哺的稚子。”

闻此,少帝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真若如此,纵使我们此番去找了程十三,也要徒然无功了。”

薛战挺了挺腰,道:“如今我们说一千道一万,也只是猜测。不如,今晚我们悄悄潜去程十三那里打探打探?”

“......”国师有时候真的很想暴打薛战一顿,因为他很多的愚蠢的建议,常常引得少帝跃跃欲试,少帝一旦尝试了,作为国师,就得担起十二分的凶险,分厘马虎不得。

但显然,年纪不大的薛庄主貌似深谙“哪壶不开提哪壶”之道。

国师正要止住薛庄主天马行空好管闲事的提议,晃晃忽然拍了拍薛战的肩,“二弟此话有理!待程秉淮和程欢欢歇下了,我们就偷摸去程十三那里探探虚实。”

得到了晃晃的肯定,薛战备受鼓舞,连国师丢给他的警告都如“暗送秋波”一般柔情似水。无视掉来自国师的资深劝诫,晃晃和薛战相互抱头,开始支支唧唧地讨论起计划来。

依照程秉淮说的地址,晃晃和薛战很快找到了程十三的宅邸。宅子位置很偏,周围都没什么近邻,但从院墙规模看来,算得上家底殷实。待绕过侧院,寻到正门处,国师脸色微变,晃晃和薛战也有些意料之外的惊诧。

程宅门楣挂白,一看便是主家新丧。

薛战抖了抖腿,掀了袍子,上前几步敲门,门内立时传出了妇人的发颤的声音:“谁?”

“我们是程中易家的亲戚,这次来—”

程中易......“又是程中易!你们快滚!”

“?”“?”“?”门前三人面面相觑。

“夫人,我们是受托而来,还望开门一叙。”

“就是那程中易累了我夫君丧命,你们还敢提他,快给我滚!”

“夫人,如今程中易的发妻已经病逝,留下两个稚儿无依无靠,你若不开门说清此事,难道是要放任两个孩子饿死吗?”

“他们饿不饿死跟我有什么干系!父债子偿,他们的爹害死我夫君,合该他们遭罪!”

晃晃闻言,再是忍无可忍了,“夫人,就算程中易罪大恶极,尚有律法论断。稚子何其无辜,你如今放任不理,难道就是你夫君愿意看到的吗?”

门内久久没有回应,薛战摇了摇头,正要转身,大门忽然吱嘎一声,从内打开,“你们进来吧。”说完,形状缭糟的妇人抬袖抹去了眼角的泪花。

对面房顶上,老远看见三人进了程宅,张为安朝余天卿挑了挑眉,“有意思。看来有人比我们还要迫切地找程十三。”

张为安摸了摸下巴,喃喃自语道:“不知是敌是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