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 迷彩帝
  • 半阙孤悬
  • 1305字
  • 2019-10-09 14:20:02

(拾柒)

待再次回到引月斋,山庄的护卫重新守在那里。国师忽然有了不祥的预感。门卫见有生人,还未没来得及喝止,国师顺手扔了几颗石子,直接将人放倒在地。

进了房间,少帝果然已经不知所终。国师一张脸黑到已经难以用言语形容,完全是暴风雨的前奏。

肖逸似有所觉地问他:“莫非你家少爷也失踪了?”

国师没有说话,他上前一步,弯腰捡起椅子下面的镂凰赤金镯,死死攥在手心。

“直接掀了整个山庄,掘地三尺也要找到我师妹。”肖逸磨了磨牙,眼底盛满了怒火。

国师侧脸望着肖逸,嘴角噙着阴鸷的冷意,“我大概知道对方是谁,不过手无证据。要逼他现身,还需你配合一二。”

肖逸点了点头,抱着宝刀站到一边。

国师上前点了薛战全身经脉,一把提着他衣领,将人往外拖去。

经过侧院时,恰好被一向昼伏夜出的唐影撞见,国师朝她冷酷一笑,“你去通知他们,所有人去前厅。”

唐影愣愣点了点头,目送着国师像拖死狗一样拽着薛战朝前庭走。

霍氏和了悟最先到场。见到薛战被扔在地上,霍氏心疼地掩了嘴,默默抹眼泪。剑啸山庄的一干护卫也是围着国师跟肖逸二人,就等霍氏一声令下。

宋淼沧提着长剑,飞身一跃,站定在国师面前,“放了他,若不然,莫怪我剑下无情。”

国师对宋淼沧的威胁全然不予理会,他向肖逸递了个眼神,肖逸朝他点了点下巴。

“现在开始,我要讲一个故事,故事说完,幕后黑手若还不站出来,薛战这条命,就得交代在这里。”

霍氏骤然目露凶光,朝国师大吼:“你到底是什么人!居然狂妄至此!这可是我们剑啸山庄,我儿若有个三长两短,剑啸山庄上下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国师勾起嘴角,面布霜冷,“我家少爷要有什么不测,就算整个天下陪葬都无抵他毫之万一。”

宋淼沧冷笑一声,出言相讽道:“你家少爷命倒是金贵,堂堂剑啸山庄庄主之命难道就该被你这般小人玩弄鼓掌?”

国师没有接宋淼沧话,自顾自道:“薛庄主生母孟青伊乃是昆吾派第十九代唯一的女弟子,她有一个胞兄,便是如今的昆吾掌门人,三秋道长。孟掌门既是她兄长,也是她师兄,两人自然感情甚笃。孟青伊后来委身剑啸山庄前庄主为妾,孟三秋万难接受此事。

孟掌门原以为孟青伊是被迫的,待他找上薛武芳决斗时,才发现两人本是情投意合,就算孟三秋以与她断绝关系相威胁,也未能改变孟青伊要与薛武芳成双成对的决心。这就让他更加不能忍受。毕竟,孟掌门对孟青伊怀有的感情已不再只是单纯的手足之情。”

“你住口!”宋淼沧忍不住上前一步,怒目而视。

肖逸上前挡住了他,冷冷道:“让他说完。”

“孟掌门明面上与孟青伊断绝往来,事情却又出现了转机。前武林盟主与剑啸山庄前庄主武林争霸后,两人都身负重伤。这时,孟掌门以替薛前庄主疗伤为由,留在了剑啸山庄,剑啸山庄的前庄主还是去了,孟青伊后来也随之而去。我便怀疑是孟掌门下的毒手。”

国师语音一落,周围一片唏嘘之声,还有不少人本着看好戏的心态,甚至捂嘴哂笑。

宋淼沧紧握着剑柄,提了一口气蓄势待发,“信口雌黄!哪里来的小人居然敢诬蔑我昆吾第十九代掌门人!无论真相如何,待此事终了,我昆吾一门上天入地也定要剐了你方解心头之恨!”

“孟掌门,你还要顶着宋长老的脸到什么时候?”国师弹手掸了掸衣襟,似笑非笑地望着宋淼沧。

“你在胡说什么!”宋淼沧小步一晃,佯作镇定地稳了稳身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