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 迷彩帝
  • 半阙孤悬
  • 1506字
  • 2019-10-04 14:20:18

(拾贰)

唐影的话也是不少人心中所想,不过真要站出来帮肖逸说话,便是直接得罪了剑啸山庄和昆吾两派,没谁愿意当这出头鸟。

似是觉得她说得在理,霍氏没再针对肖逸,只提议道:“听闻唐姑娘擅毒,不知道可否帮忙查看一下战儿的情况?”

唐影也没拒绝,“你把他抬到院里,我当众验看,免得日后自己反倒牵连了进去。”就算唐门自己并无逐鹿武林盟主的心思,不代表其他人也这么想,毕竟要论投毒,谁也不敢在唐门面前托大。

霍氏点头,转身吩咐道:“快把大少爷抬出来。”

晃晃也好奇地伸长了脖子,驱着国师又往前走了好几步。

不几时,几个护院抬着榻进了前院。薛战紧闭着眼,躺在榻上。众人又都围了上来,想看个明白。

唐影瘪了瘪嘴,掀了被子一角,摸了摸薛战的脉,脸上开始漫上凝重。

“战儿情况如何?”霍氏连忙问她。

唐影没有吭声,揭了薛战的衣领,果见他胸口浸着一条蜈蚣形状的经络,由于颜色黯黑,尤其显眼。

宋淼沧瞪圆了眼,想要看清楚,但凭他的本事,却看不出薛战所中何毒。

“薛庄主所中之毒叫‘醉清鸢’,毒方已失传多年。我也是偶从古籍中得知此毒,想不到能亲眼看到。”唐影为薛战盖好了被子,退后一步站定。

宋淼沧便道:“既知病因,那就赶快配解药!”

唐影嘴角勾起冷笑,她不爽宋淼沧很久了,小小一个长老,凭什么命令别的门派做事......

“恕我无能为力。”

霍氏一惊,忙问道:“唐姑娘的意思是没有解药吗?”

“中‘醉清鸢’七日后,轻则头晕目眩,重则昏迷不醒。待毒至心脉,便无力回天。‘醉清鸢’所用药引,乃是四十八种毒花淬炼而成,蜜香浓醇,与一般熏香无异,难以察觉。

这四十八种毒花也并非特定种类,依照毒花的花期以及毒性可以随机搭配,解药就是毒药,除了制毒之人,无人能解。”

霍氏一听这话,晃着身子就要倒下,庄里下人赶忙扶住,“我的儿啊,你年纪轻轻到底得罪了何方奸佞,要这般至你于死地......”

宋淼沧提起剑便朝着旁边的梅树砍去,“师兄如今下落不明,贤侄又昏迷不醒,我等此行实在有负所托!”

“淼沧师兄......”另一个小道有心安慰一二,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又闭上了嘴。

“除了找到真凶,就没有别的法子救我贤侄吗?”宋淼沧脸上挂满了愧対与无措。

唐影点了点头,“恐怕是这样。”

一听这话,霍氏又是急得哀嚎不断,几欲昏厥,宋淼沧听得有些生厌,心想又不是死了人,平白叫得人心生烦乱,便吩咐道:“薛夫人身体不适,你们还是先扶她下去罢。”

见霍氏被架着离去,晃晃低头问国师:“阿轩,此事真的很蹊跷啊。”

“我知道。”

“幕后之人居心叵测,如果不赶快揪出他来,不知还有多少人要惨遭毒手......”

“凶手很快便能浮出水面。”

“阿轩如何得知?”

“武林大会还有三日,这三日对方一定会加紧动作。一旦有所行动,必然就有破绽。”

“阿轩,我方才忽然有了个听起来非常荒谬的想法......”

“少爷是想到什么了吗?”

“你不是说过即便是你也不能轻易击败孟三秋,那这个世上是无人能出其右的。会不会根本就不存在他被拘禁的可能,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他自导自演,目的只是为了当上武林盟主?”

少帝的话不可谓不一针见血,不过,“薛战既是孟三秋的亲外甥,为了自己当武林盟主,不见得会去毒害自己的外甥。”何况薛战的武力实在太低,根本构不成孟三秋的威胁。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怎么就不可能了?”

“少爷,薛战的母亲孟青伊既是孟三秋的胞妹,也是他的师妹,两人投入昆吾门下之前,感情甚笃。孟三秋曾与强抢孟青伊的恶霸拼斗,为此差点还丢了性命。

后来孟青伊执意嫁与薛武芳,孟三秋起初并不同意,找上凌妙峰与薛武芳大战了三百回合,难分伯仲,最后孟青伊就差给孟三秋跪下求饶,孟三秋才愤愤而去。”

“啧啧......孟三秋也太护妹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是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呢。”

“......”就不能慎言么?!这还是在人家剑啸山庄的地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