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 迷彩帝
  • 半阙孤悬
  • 1389字
  • 2019-10-03 14:20:03

(拾壹)

赶到前厅时,院里已经站了不少人,除了杵在最显眼处的昆吾派,还有肖逸敖絮絮以及其他一堆叫不出名字的武林人士。

宋淼沧死咬着牙,朝肖逸怒目而视,“你说不是你干的,可除了你们敖家,谁还敢在剑啸山庄里对薛庄主动手?何况因着前武林盟主之事,贵派一向对薛家多有误会......”

敖絮絮眼包着泪泫然欲泣,想要上前理论,却被肖逸侧身挡住,却听他缓缓道:“我说过,薛庄主昏迷不醒之事与我无关。要定我罪,拿证据说话。”

晃晃双手扒着粗树枝,双腿跪在国师肩上不远不近地朝前打望。见肖逸还算有担当,少帝对他便又有了些改观。

他压着声气对国师轻声道:“看来昨晚鬼鬼祟祟那两个还是得手了。只是不知道阿轩昨晚为何就没看出来。”

感到少帝濡湿的气息荡在头顶,国师心里升起一股难以言状的情绪。晃晃又说了句什么,他完全没有听进去。

“阿轩?”晃晃捂着他的眼又唤了一声。

“少爷......他们这次是有备而来。”

“我知道啊,宋淼沧没有直接的证据咬死肖逸,可肖逸也没办法洗脱自己的嫌疑。”

“我的意思这件事只是开端,怕是难以善了。”

晃晃闻言,忙伸手拍了拍胸口,“还好有你在,倒也没什么好怕的。”

“......”抽了抽嘴角,国师又道:“为少爷安危计,您还是回京为好。”

“我虽不喜肖逸,可面前这事,他极可能受到了冤枉,我怎能置之不理呢!”

“少爷实在不放心,容后再派人查探。”

“阿轩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回去!”

“这件事牵连甚广。事态失控,恐怕我很能周全到您。”

“当真这么可怕?”

“当真。”

“你堂堂国师,武力又暂居天下第一,果真护不了朕?”嘴巴轻贴着国师耳廓,少帝的声音又压低了几分。

晃晃不经意的动作撩得国师有些心猿意马,他强压下了心头燥热,扶正了头顶的身子,“陛下贵体,九五至尊,臣莫敢教你以身犯险。”

“且论你能不能护好朕,这与朕回不回京并无关联。”少帝低低叹了口气,复言道:“若事态果然严重,天下之大,哪里不是危机四伏?朕坐拥江山万里,宝殿之上,威仪天下,难道被十万禁军护着,就能保证半毫危险也无吗?”

国师被这话噎住,也是久久不语,默了半晌,他才无奈地妥协道:“要遏制事态,只有洗清肖逸的嫌疑。”

“怎么洗?”

“找出薛庄主昏迷的原因。”

“我们现在能进去看看薛战的情况吗?”

“不能......”

“不看怎么能知道真实情况呢!”

“此刻众多高手,人多眼杂。晚上再去。”

晃晃嗯了一声,又问:“朕其实一直想不通一点。”

“?”国师微微仰头,以示倾听。

“孟三秋既然这么厉害,他为什么不自己竞选武林盟主之位呢?”

毕竟如今明面上能压得过他的就只有国师了,国师既已在朝为官,自然不会插手武林之事。

“臣暂时也想不透其中关节。”国师毫无头绪地摇了摇头。

两人一阵交谈,未察见唐影已经进了前院,走姿还十分撩骚,“剑啸山庄的事什么时候轮到昆吾一个长老说了算?”

唐影的话教众人都侧脸看了过来,宋淼沧脸色很不好看,霍氏身为薛战嫡母,自然要帮腔,“宋道长乃战儿母亲的师弟,愿为战儿乃至整个剑啸山庄主持公道再合适不过了。唐姑娘对此有异议,莫不是对战儿昏迷之事已有看法?”

霍氏三十好几,看起来倒还端庄。远山眉淡淡勾勒,压着沉静如水的丹凤眼。略厚的唇瓣更衬得她面相和善。身着黧色齐腰,系着褐色宫绦。外罩绀蓝大袖衫,绣满了经书纹案。手上则挂着一大串东海檀木制的佛珠,一副与世无争的作态。

唐影被霍氏问住,勾了勾嘴角道,“薛敖两家的旧怨众所周知,肖逸若选择在这里动手,任谁都会把他视作头号嫌疑。诸位是觉得他会蠢到这种地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