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故事连载84 老鼠偷鱼

  • 我的三彩人生
  • 信使305
  • 1188字
  • 2020-06-12 06:01:26

故事连载84 老鼠偷鱼

我的三彩人生作者:信使

4,老鼠偷鱼

北方人哄小孩玩有段民谣“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唧唧爪爪叫奶奶。”我妈说给我听,我又说给儿子听,儿子说给孙子听,一代一代传下去。头脑中也就有了老鼠可能爱喝油的印象。其实这老鼠是杂食动物,能吃的东西多了去了。

我在5704厂时,一家四口住在三楼的一居室。那时住房紧張,三室一厨一卫的大套住三户人家,两个阳面住张,陆,我工龄最短,只好住10平米阴面小间啦。厨卫三家共用。三家相处融洽,作饭时有说有笑,也很热闹。那个年代厨房作饭一开始烧煤,一家一个方形水泥煤箱,煤箱盖上放油盐酱醋和切菜板,当桌子用,下部有个方口可铲煤。箱对面一家一个炉灶点火作饭。都是关系好的邻居,陆大妈作饭早,炉子有火,就让我们接着作,不分你我。后来改为烧煤油炉。由于我厂是兵工厂,连飞机发动机都能大修的工厂,生产个作饭的煤油炉那是小菜一碟,而且质量上乘。厂里用钢板冲压炉体焊接,配上气筒和带有喷嘴的加热管,加压煤油经加热管预热后从喷嘴喷出进入园形燃烧室就可加热作饭啦。厂里有油库,用完自己到油库去买,就和现在街道有加油站一样,汽车加油交费。后来又升级为罐装液化气,作饭就更方便啦。那个年代是用票年代,我在商店用一家四口鱼票,花1元钱买2斤大带鱼,回来把带鱼去头去鳞洗干净切成小段,找个干净木板放在厨房窗台上凉晒准备明天红烧。第二天早上我看窗台上只剩木板,带鱼段一块也没了。我感到很奇怪。张,陆师傅陆续来作早饭,我说窗台上鱼不见了,不知是否看到?大家摇头都说不知道。因为吃鱼要红烧,在厨房肯定都知道,难道是楼上或楼下人干的?几个破鱼也不致于偷呀。百思不得其解。我还是仔细再找找吧。我随意掀开煤箱盖,哇,十二块带鱼段一个不少,整齐的摆放在煤堆上,因为鼠洞小,这老鼠只好摆在煤堆上慢慢享用啦。估计这老鼠加了一夜班,在窝里休息,还没来得及吃呢。我好气又好笑,四口人的鱼量你老鼠憑什么吃?又不花鱼票又不花钱,还不费工夫摘洗,哪有这么好事!奇怪的是鱼块完整,连个牙印也看不到,难道这鱼块是老鼠靠前爪抱过去的?反正也没机会看见老鼠偷鱼实况,真佩服这老鼠本事大。当然我把鱼彻底洗干净,加上老伴油炸高温消毒,放心吃吧。吃饱了老子再找你算帐。那时我经常回长春看望母亲和大哥大嫂,顺便我到永春路集贸市场看看有没有捕鼠工具卖。集贸市场很热闹,吃穿住行样样都有卖,我到卖日杂摊位,这里是各类日杂用品,锅碗瓢盆,扫把铁铲,当然也有扑鼠工具。选了一个带踏板的老鼠夾,作工精致,小巧,弹簧力大,动作灵敏。老鼠笼体积大,不便携带,再说聪明的老鼠也不一定愿意钻进去。回厂后我把小块肉串在踏板支出的尖钉上,放在煤箱口。第二天一早,一个半尺长的老鼠脖子夾在鼠夾上早就嚥气啦。以后天天有猎物,两家邻居也非常高兴,因为老鼠也吃他们的东西呀。这真是为民除害啦。半个月过去后,想打也打不着了,估计是连窝端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