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疑问的天窗,总有打开的时候。

趁着这天晚上,全家人围坐在上房里看电视闲聊的机会,范怀民终于大胆地摊出了自己的想法。

“爹,我和王玉兰也想出去打工挣钱!”范怀民态度坚决地说道。

“啥?你们也想出去打工?”原本被精彩的电视节目吸引着的范忠诚,转眼直瞅着面前的儿子,有点惊讶地反问道,“你们都四十多岁的人了,到处乱跑啥呀?出去打工的都是些没事可干的年轻人们才干的营生,你们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种好大棚蔬菜,养好这一群牛羊猪鸡的,不比他们在外面打工来得强吗?”

“爹!”范怀民有点心情不爽地反问道,“我们这个岁数咋啦?村里那些出去闯荡的不都是这样的年龄吗?有的比我们的年龄还要大。他们能去,我们为啥不能去呢?”

“呔,你们好好地想一想吧,各家的情况能一样吗?”范忠诚再无心看电视,进而耐心地劝说道,“人家地少人多,家里的年轻人不出去打工挣钱,吃啥喝啥哩?家里没钱开销,买这买那花啥哩?我们家里地多人少,你们屁股一拍走了,家里丢下我们老两口,娃子们上学谁来管呢?地里的活儿谁来干呢?大棚蔬菜谁来种呢?还有这一圈子的猪呀牛呀羊呀鸡呀的谁来养啊?”

“爹——妈,我都想好哩……”略作迟疑之后,范怀民认真地说道,“如果我们走了,今年的地少包一些就行了。蔬菜大棚不用愁,社里的郑多银家早就打上我们家菜棚的主意了,到时候就转让给他们种去,反正这两年效益也一般。至于家里这一圈的牛羊猪鸡的,确实少不了辛苦你们多操些心啦!”

“哼!你说得倒轻松!光留下我们这些老人娃子,干也干不动,跑也跑不动,能指望我们干啥哩?”范忠诚满脸不悦地说道,转眼瞥了一眼身边的何桂花,像是在有意寻求支持一样。

“爹,我都长这么大了,也总得让我自己做一回主吧?”范怀民“嗖”地从椅子上弹起来,一边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一边义正词严地说道,“你们从小把我管得这么严,啥事都要听你们安排。现在我都四十好几的人了,还把我看得像个尕娃子一样死,我总得有点儿自己的想法吧?我总得趁现在还年轻的时候,也到外面去闯一闯,见一见世面吧?再说了,你们的孙子范飞扬和孙女范飞燕都长大了,明后年就要考大学了,我们拿啥给他们交学费和生活费呀?我们老老少少一大家人都守在家里,一年四季能挣几个钱啊?”

“嗯……行哩,想去就去吧!”一听是为了自己的孙子孙女考虑,何桂花倒是干脆利索了一回。“家里有我们哩。你们放心去打工挣钱,大不了多干些活儿,又累不死人!”

“行行行!就你们婆姨娃子的屁事多!”眼看儿子态度坚决,连老伴何桂花也当了儿子的帮手,范忠诚只好极不情愿地认了输,“你们儿女们长大了,一个个翅膀硬了,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吧!我们这些当娘老子的,现在还能管得住你们吗?反正我们岁数大了,再也干不了几年了,将来这个家,早晚是你们的,你们想咋折腾就咋折腾吧……”

“爹……你……你说得这是啥话?!”范怀民觉得自己的话说得有些重了,脸上有点难为情,缓缓地回到座位上,略带歉意地低下了头,边拨弄着手指头边底气不足地说道,“我又没说不管你们,我们只想出去多挣点钱,为这个家里多补贴补贴,也为娃子们上大学多攒些钱呢……”

“滚滚滚!要滚就滚远些,眼不见心不烦呢!”范忠诚一转身斜躺到了炕上,极不耐烦地说道,“就家里这些农活,把我和你妈又累不死。你们爱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干啥就去干啥吧!”

“爹……你……”范怀民喃喃地抬起头,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老妈何桂花打断了。

“呔——你们老子已经同意了,你还啰里啰嗦啥呢?”何桂花趁机鼓励儿子,“家里的事情,自然有我和你老子顶着哩,再不用你们操心了。你只管和村里的那些年轻人们商量好,要去就早一点出门吧……”

“妈——那……”范怀民欲说还休,缓缓地站起身来,心怀歉意地说道,“那……明天我和王玉兰简单地收拾一下,后天一早我们就走啦……”

“走吧,走吧!”何桂花痴痴地望着儿子,和颜悦色地说道,“放心地走吧,家里有我和你老子呢。”

第三天一早,范怀民带着媳妇王玉兰,和同村里的另外三男两女,一同乘坐班车到达县城,又从县城转乘火车,一路北上,结伴前往经济建设如火如荼的新华省北疆市,在一处大型的建筑工地上,像模像样地当起了一名建筑工人,由此开始了自己的打工生涯。

不知谁曾说过这样的话,有梦想就应该努力尝试一下,万一实现了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