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经过两天两夜的行程,云山站总算到了。

范忠诚的心仿佛离弦的箭一样,早已飞出了车外。

因为事先发了乘车车次和到站时间,第三天早上一出云山火车站,范怀国和一个青年男子果然就在火车站出站口接站了。

已经久闯江湖的范忠诚看到儿子范怀国表情慌张,神色诡秘,见面后并不多说话,交流间闪烁其词,言谈举止很不自然,整个表现十分怪异。

再看身旁同来的青年,头戴墨镜,身强力壮,贼头贼脑,东张西望,一看就不是啥好东西。

因为有经常读书看报和看电视新闻的习惯,范忠诚虽说是偏远山村大山沟里的一介农民,但对外面的一些曲曲道道、是是非非,还多多少少知道一些。特别是近年来对非法传销的各种报道,以及其惯用的一些方式手段,多少有所了解。因而,他一眼就看出这个同来接站的年轻人并非善类,也不是儿子公司的什么同事。从而更加确信,自己的儿子范怀国的确已经身陷非法传销的贼窝了。

看来,只好勇闯虎穴,见机行事了!

借口坐了一路的火车还没吃饭,范忠诚就近找了一家西北餐馆,要了三碗牛肉面和两份小菜,三人一起各怀心事地吃了起来。

吃着饭,范忠诚忽然想起应该给家里报个平安。于是,用手机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说明了已经平安到达云山市,并顺利见到了范怀国的话,要家里尽管放心为好。

吃完饭后,三人搭乘出租车直奔范怀国所说的这家医药公司。范忠诚原想,可能先要见公司的老板谈事情。不料,一起同行的这个年轻人说,先要到公司培训班参加上岗培训,而且先要交纳四千元的培训费。

范忠诚急中生智,忙说自己不过是一个乡下来的农民,没见过培训班是个啥样子,也没有带那么多现钱来,能不能先进去参观一下,等家里寄了钱过来,然后再去公司交纳培训费。

一看范忠诚这个老实巴交的样子,根本不像个说谎的人。同来的年轻人就三绕两绕地把范忠诚父子俩带进了一间位于闹市区三楼的培训教室。在培训教室门口,还有两名穿着保安制服的人专门把守。

当教室门一打开,范忠诚顿时傻了眼。一间不足六十平方米的小屋子里,挤满了男男女女大概四五十号人在听课。有的如学生一样端坐在教室中间的长条椅子上,有的宛若猴子一般干脆蹲在教室的地板上,还有的仿佛一排排木桩一样直挺挺地站在教室后面。总之,一个个目光呆滞神色恍惚,仿佛一群中毒已深的瘾君子。

抬眼扫了一圈,范忠诚仔细一看才发现,正在讲台上给大伙儿上课的人,竟然这么熟悉!居然就是老三媳妇郝白雪!这个平时在家里羞羞答答、言语不多,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农家妇女,现在居然坦然自若地站在讲台上,手舞足蹈地讲着课。而且讲得夸夸其谈、头头是道,俨然成了这个行业的专家教授的模样儿。这让老实本分了一辈子的范忠诚顿觉两眼发蒙,大吃一惊!

仔细一听,讲的无非就是些保健功能呀,推销艺术呀,工资提成呀,工作业绩呀之类的东西。反正,尽是些范忠诚听不懂的玩意儿。

再仔细一看,在场的学员中,有高低胖瘦,有男女老少,南腔北调,好像都是来自全国各地不同地方的。但从每个人的神色表情和行为举止来看,这些人并非都是自愿而来的。显而易见,这里也并不是什么正规合法的培训班,而是电视新闻里披露过的那种所谓传销“洗脑”吧?!

再看培训室的几扇窗户,好像也被改成了那种全封闭式的教室。正值大白天,也没有任何光线可以照进来。无意间,范忠诚从教室后面唯一的一扇小窗一角的窗帘缝隙外发现,马路对面三楼正中的墙壁上,分明悬挂着一枚巨大的庄严的耀眼的警徽!而在下面一楼正中间的门脸旁边,俨然挂靠着“火车西站派出所”的木制牌匾!

这一意外的发现顿时让范忠诚感到喜出望外,于是,他不露声色地观察了一下教室四周,装模作样地听了一阵子培训课程,有意地表现出一副无知而顺从的样子。

眼看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范忠诚故意表示课听得很好,决定留下来参加工作,并趁机提出初来乍到,想带儿子和儿媳妇一起吃顿午饭,顺便打电话让家里赶紧打钱过来,准备交纳四千元培训费的想法。

年轻的墨镜男子一听,觉得也有道理。但是,明确要求先预交一千元的押金,把范忠诚的包袱行李押在公司管理处,并由自己和另一名同事亲自陪同一起就餐。

无奈之下,范忠诚只好先交了一千元的所谓培训押金,带了儿子范怀国和儿媳郝白雪一起来到离对面派出所不远的一家川菜馆,要了三个菜和一窝米饭,就这样心事重重地吃将起来。

一边吃着,灵机一动的范忠诚顺手拿出手机,叫老三媳妇郝白雪给家里打电话,尽快汇一万元过来,这边等着交培训费急用呢。又说,这酒店里信号太差,防止说不清楚耽误事儿,让郝白雪出去到信号好的地方再次打电话交代清楚。同时,随手给郝白雪掏了一些钱,让她出去顺便买两瓶白酒回来,说些坐了几天车太累了,要好好解解乏,还想陪在座的两位管理员好好喝两杯,互相加深加深感情,交个朋友之类的话儿。

眼见让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娃子出去买酒,一起跟随的两个小年轻并不在意,心里还乐滋滋地等酒喝呢。

等到郝白雪走远了,饭菜也吃得差不多了,范忠诚在桌子下面轻轻地用脚踩了一下范怀国,同时悄悄使了个眼色,突然叫喊着肚子疼得要命,要上厕所拉肚子。

心中会意的范怀国,趁机大喊着肚子疼死啦,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直奔饭馆后院的公厕而去,样子丑陋得就像那落败的逃兵。

眼看着范怀国走远了,一旁的范忠诚抱着肚子哎哟呻唤不止,一副疼痛难忍的样子,也趁机大呼小叫地紧随着范怀国而去。

这时候,随同负责监督两人的领头小青年清楚地知道,范忠诚的包袱行李,以及三人共计九千元的押金还在公司里押着呢,再看他们两个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谅他们也不敢逃跑耍诈。因而,这两个年轻人不慌不忙地坐在桌子旁边继续大吃大喝。过了一会儿,一个领头的小青年似乎放心不下,随即指使另一个年轻人去看范忠诚父子俩一眼。

随后而来的年轻人走到饭馆后院厕所门口不远处守着,一边往里大喊着“快点啊,别耍滑头!”一边点燃一支香烟,悠然自在地抽了起来。

一支烟的工夫很快过去,还不见父子二人出来,负责盯梢的小青年有点慌了,嘴里骂着“他妈的,怎么还不出来!”随即用脚使劲地踩灭烟头,急忙冲进厕所一看,哪里还有父子俩的影子呢!

从现场的各种迹象分析,两人早已从男厕的简易墙中间的窗户,先是爬到女厕那边,然后再从女厕的后门借机逃跑了……

三天后,范忠诚带着儿子范怀国和儿媳郝白雪,安然无恙地回到了临孜县平安乡小河家村的家中。

大约一个星期后,云山市公安局接到群众举报,这个盘踞在华东省云山市火车西站派出所眼皮子底下,多年来专门从事非法传销活动的犯罪窝点,被公安机关依法清查和打击取缔了。

通过这个案件,当地警方一共抓获传销骨干成员五人,遣返参与从事传销人员五十三人,缴获和清退非法传销作案资金达五百三十三万元之多,从而打了一个漂亮的打击传销窝点伏击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