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当何生仁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眼前,除了老张家的一家人及其亲友们还在进进出出地忙碌着什么外,其他债主人家似乎都在静悄悄地等候着他的醒来。

蒙眬之中,何生仁原本以为已经奔赴了天国,到了西天的极乐世界,从此不再有人间的艰辛和劳累、悲伤与烦恼。但是,当自己定下心神,仔细地揉了揉眼睛,掐了掐大腿,这才清醒地看到,自己依然处在这样一个混乱、模糊、混沌、虚空、茫然的现实世界里,处于眼前这个有幸福、有快乐、有忧愁、有烦恼,也有绝望痛苦和万般险恶的滚滚红尘俗世之中。

三弟何生义安静地守候在自己身边,像一樽无私无畏的守护神。

妻子豆金凤哭得双眼红肿,进进出出地不知忙些什么。

那些儿子和姑娘们,现在都应该在忙着自家的营生吧。

当看到哥哥终于睁开眼睛的时候,何生义惊喜地睁大了双眼,高兴地喊道:“哎呀,终于醒啦!你看你,有啥事,咱们兄弟一起扛着呗,有啥大不了的呢?”

“唉……我咋还活着呢?这又让范忠诚看了笑话啊!”何生仁有气无力地应道。

妻子豆金凤走进来,看见何生仁已经醒来,满脸愁容顿时烟消云散,嘴里却在大声地骂道:“你这个老死鬼,咋又活过来啦?你咋不死去哩,死了不就一了百了了吗?!”

旁边的债主们互相看着听着,也渐渐地面露喜色,仿佛又看到了某种希望似的。

当何生仁缓缓起身,想洗一把脸清醒一下的时候,这才从墙壁上挂的镜子中猛然发现,自己竟然已是满头白发。啊!仅仅一天多的时间,恍若过了一个世纪,自己竟然由一名黑发壮年之人,变成了一个形容憔悴而老态龙钟的白发老者。

这……怎么成了这样啊?

即使无比焦躁地乱抓头发,或者狠命地在脸上猛扇耳光,哪怕拼命地摔东西,或者疯狂地咆哮怒吼,也无法改变眼前残酷的事实。

是的,曾经风光一时的中药大王何生仁,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因债务缠身而满头银发的悲催老头儿。世事的变化,真可谓弹指一挥间啊。

趁着债主们三三两两地吃着晚饭聊着天的空当,妻子豆金凤一边挤眉弄眼,一边凑近自己男人的耳朵,故意压低声音,悄悄地说道:“老头子,趁着今晚上有月亮,实在不行你就跑吧。反正家里有我呢,他们还能把我一个女人家生吞活剥了不成?”

“跑?我这么大岁数,跑哪儿去呀……”何生仁无奈地摇了摇头,同样低声地回应道,“跑得了和尚,还能跑得了庙吗?”

面对这如山的压力,何生仁不是没有想过逃避。是啊,在许多人看来,在此危难紧急而孤独无助的时候,选择逃避,该是一件多么轻松而容易的事儿呀。

大不了一死!我死了,一切不是一了百了了吗?好几次,何生仁甚至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但是,逃避就能解决问题吗?逃避就可以不还一百多万的外债了吗?

反过头来再一想,如果自己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把这么大一个烂摊子留给妻子和孩子,那还是个男人的做派吗?那还不得让范家的人笑话死呀?就算今天图省事求痛快撞墙自尽了,那今后何家咋在这个村里立足?再咋和范忠诚斗?何家的子孙又有何面目再见这些家乡的父老乡亲们啊?

正当何生仁做着极端复杂的思想斗争的时候,一个天大的意外发生了。

你当什么事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