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就在两人争执不下时,又一个人跳出来发话了。

“就是嘛!”何家老四何生富也没有好脸,闷声闷气地骂道,“咱们当农民的,离开了土地,连个吃屎的地方都没有呢,还幻想着当老板?进城买楼房?那些当官的昧了良心,只知道自己吃香的、喝辣的,哪管咱们平头老百姓的死活啊。说啥流转承包,简直就是傻子做梦娶媳妇——白日做梦啊!我说各位老少爷儿们,咱们的土地咱们说了算,就是说破了大天,也绝不流转!管他妈的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去哩!”

“对!坚决不流转!转了不就明摆着是等着要饭吃吗?”社员朱大昌态度坚决地应道。

“对!绝对不能流转!”社员郑多银振臂高呼道,“土地是咱们农民的命根子,如果转让给别人经营,哪里还有咱们农民的活路啊?”

“先别着急嘛!大家伙儿再考虑考虑……”见此情形,社长宋正宗做着最后的劝说工作。

“考虑个屁!”何生仁已经极不耐烦,突然大吼一声道,“现在都啥年代了,政府又不是我们的爹娘老子,总不能说政府让我们干啥我们就干啥去吧!如果政府说让我们去死,那咱们就得去死吗?不行!打死我们也绝不流转土地。”

“好!好!好!绝不流转!绝不流转!”在场的人们高声吆喝着,仿佛打了一场大胜仗似的。

对于身陷孤立的社长宋正宗而言,此情此景,犹如一场彻头彻尾的人间闹剧,更或者是一场精心安排的现场批判,顿使自己感到莫名无奈。

而对于眼前这个表面上似乎敢说敢做,实际却是蛮不讲理的何生仁来说,少数无知无畏的村民们却给予了他热情的支持,仿佛他就是大家的谈判代表,就是全社集体利益的坚强靠山,更或者是大家心目中光明的使者!

唉!这些既可怜又可恨的人们啊。

在场的范怀民还想详细询问一下土地流转的事,但会议的主题早就变了味,会场也很快被群情激奋的人们冲散了。一无所获之下,一头雾水的范怀民懵懵懂懂地回到了家里。

一番简要的会议传达之后,平时爱看报纸和电视新闻的范忠诚倒是喜笑颜开:“好啊,土地流转好啊!”仿佛突然中了百万彩票似的,范忠诚一拍大腿高兴地跳了起来。“土地流转是大势所趋,不可逆转,这是早晚的事啊,谁能阻挡得了呢?!”

当年,小河家村土地流转承包的工作终究宣告流产。

但是,率先推行了土地流转承包政策的邻居汪家村却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实惠。村民们不仅真真切切地收获了一笔数额可观的土地流转金,而且,加上全家外出打工挣钱,发展养殖、加工、服务等综合产业,就地参与土地反承包等多项收入,年终的家庭总收成比往年得到大幅增加。还有些条件好、劳力多、经济来源广的家庭,全年的各种总收入甚至创造了比上一年翻了一番的宏伟业绩。

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已经切身感受到土地流转政策好处的汪家村农民汪世贵欣喜地看到,农村实行土地流转承保政策之后,人们的思想负担不仅得到了极大的减轻和解放,而且各家各户的家庭收入也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增加和提高。你看现在的人们,爱出去打工的打工,爱留守种地的种地,或者喜欢其他行业的,也尽可以自由从业,自由发展。

是啊,思想一变天地宽!已经获得土地流转政策实惠的邻村农民范忠兴同样发出了这样的感叹:作为新时代新形势下的农民,你尽可以梦想当老板,可以梦想进城买楼房,可以梦想自由从业,一切任由你去拼去闯,任由你插上梦想的翅膀,尽情地展翅飞翔……

相比邻村汪家村的巨大变化,小河家村的许多村民都后悔不迭。二〇〇八年,村里谁也没有再搞宣传发动,社长宋正宗也没有召开动员大会,而村民们却主动提出了土地流转的要求,并从中获得了看得见和摸得着的实惠。

从此以后,小河家村的发展一天一个变化,各项面貌焕然一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