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这时候,人群里终于有人主动发言了。

“我来说两句吧!”社员何生仁云里雾里地听了半天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终于有点不耐烦地说道,“钱不钱的,咱们撇开来不说,先来说一说土地的事儿。你看啊,大家伙儿在这块土地上种了一辈子庄稼,现在突然说啥土地流转,让别人来种咱们的土地,那咱们这帮子靠种地吃饭的农民,又干啥去哩?让咱们都喝西北风去哩吗?”

“这个嘛——就不用你们操心啦!”社长宋正宗胸有成竹地侃侃而谈,“你们都看过电影电视上那些外国人的大型农场吗?还有那些家庭富有的私人庄园吗?今后,咱们也要走类似于人家的路子,把土地集中流转给那些有经验有实力的种植大户,实行机械化、规模化和集约化的现代农业种植模式,使咱们的土地利用率得到大幅度的提高……”

“呔!别给我们农民讲那些没用的大道理。”何生仁越听越觉得稀里糊涂,有点生气地打断宋正宗那像模像样的讲解,严肃而认真地反问道,“你就说,把我们农民手里的土地给别人种去了,咱们大家伙儿干啥去哩?少他妈的胡扯犊子闲扯蛋,老子可没时间听你那些个没用的废话!”

“何老大,你先别着急嘛!”社长宋正宗有点无奈地低下头,顺手解开上衣领扣,微微地抻了抻脖子,随即咽了一下口水,然后继续抬头解答道,“首先,不管是谁转让承包你的土地,他都得事先付给你一定数额的流转金。有了这笔流转金,你就是啥也不干,每天白吃白喝地睡大觉,也保证够你吃喝拉撒的基本生活开销啦。这个,不用大伙儿担心。接下来呢,土地流转后,咱们各家各户都多了一份选择……你们看啊,咱们可以拿着这笔流转金再去另行发展养殖、加工、服务等其他产业。或者呢,也可以选择到外面去打工挣钱,同样可以增加家庭经济收入。也许呢,还可以就近待在本地,发挥咱们本地农民能种会收的天然优势,反过来从承包商手里再包活干。你想呀,活儿包得越多,你挣得越多。到时候啊,不怕你没钱挣,就怕你全家忙都忙不过来呢……还有啊,我想要说的是,国家既然出台这样的土地流转政策,实际上是把咱们这些几千年来牢牢拴在土地上的老式农民彻底地解放啦!你想啊,土地流转以后,咱们再没有思想包袱了,也没有过多的生活限制了,反而有更多的生活自由啦!大家伙儿可以好好地想一想,咱们当中有钱有势的,可以大规模地承包土地,当一回名副其实的大地主大老板,或者时髦的说法叫农场主、庄园主啥的。咱们当中,凡是年轻的、有闯劲的,尽可以出国出省去打拼、去奋斗,去挣一份光明正大的好前景。有些家庭条件好的,不想再种地的,也可以无牵无挂地进城买楼房,当个悠闲自在的城里人。就算咱们当中既没有体力,又没有啥本事的老人和妇女们,凭着咱们几十年来种庄稼的老底子,在这里混口饭吃,挣个买油买面的零花钱,总该不成啥问题吧?!”

“呔——你说得倒好听!我们又不是些三岁大的寡娃子,你想咋哄就咋哄?想咋骗就咋骗吗?”何生仁紧接着话茬,满脸怒气地说道,“大家伙儿都说说,谁知道你说的那个狗屁流转金到底能给多少?究竟对我们有啥保证?你这个坏怂老混蛋,啰里啰嗦说半天,又是当大地主大老板,又是进城买楼房,又是出国打工挣钱,又是农民大解放,甜言蜜语,天花乱坠,我看你说的比唱的好听,描画得跟天仙一样,你这是哄骗吃屎的寡娃子哩吗?你到底安的啥居心?”

“呔,你这个二球何生仁,你好赖也上过几年学,也算有点文化水平,我骗你们干啥?”社长宋正宗心里既感到有些冤枉,又有点恼火地回应道,“你瞪大了眼睛瞅清楚,这是国家的新政策,也是县上、乡上和村里帮助大家伙儿发家致富的好路子!你们不相信我可以,但全国有好多地方都搞成功了,那些地方早就发展和富裕起来啦,咱们还要贫穷落后到啥时候呀?”

“哼!宋大头,你少跟我来这一套!”何生仁不甘示弱,一边手指舞绕地比画着什么,一边没好气地唾沫星子乱飞,“你这是喝了迷魂汤?还是拿了村主任书记的多少好处费?你这么死心塌地为他们卖命,不顾我们这些老百姓的死活,小心以后断子绝孙,将来死了也没有好下场!”

就这样,两个火爆脾气的老男人,算是抬上扛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