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就像新闻上主持人所说的那样,随着国家农村税费改革推行,农业税取消,扶贫力度加大,“三农”利好政策的陆续出台,广大农民的思想观念逐步发生转变,农业发展模式不断创新。

正如时光的年轮已经转入到一个崭新的时代,新时代新条件下的农村生活面貌,也正在悄悄地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不,早在二〇〇七年的岁末年初,一则农村土地要流转承包的消息犹如春天里的一阵疾风,迅速吹遍了平安乡小河家村大地,当然也传到了小河家村一社的每家每户。

在这天晚上的政策宣传动员大会上,当社长宋正宗宣布完土地流转承包的消息后,社员们顿时炸开了锅:

“啥叫土地流转承包?是不是就是大伙儿轮流坐庄的意思呀?”社员元守财的媳妇苟兰花,一边熟练地织着毛衣,一边嬉笑着首先提出了疑问。

“简单些说呢,就是土地使用权的有偿交换!”对于这个上级刚刚传达的新政策新事物,社长宋正宗虽然自己也是半桶子水,似懂非懂,不求甚解。但按照村上和乡上的要求,自己也只好赶鸭子上架,代表村里为社员们做好宣传动员,并负责做好各项答疑释惑的工作。

其实,这年头,随着农村经济发展速度加快,广大农民思想观念不断提高,连村主任书记这些原本吃香的村干部都越来越不好当了,更别说宋正宗这个没名没分儿的小得不能再小的一社之长了。

“哎哎哎,你看你这个当社长的,我们又不是知识分子,你说得这么简单,谁能听明白哩?”社长媳妇荆小红听得稀里糊涂,当即心存不满地说道,“这可是关乎咱们庄户人家吃饭碗的大事。你呀,得给大家伙儿讲清楚、说明白喽,到底啥叫个土地流转承包?啥又叫个有偿交换?只有这样呢,大家伙儿才好各自谋打算,做决断啊!”

“我说社长呀,你说的土地流转,哈哈哈……”何生仁的媳妇豆金凤趁机开起了玩笑,惹得在场的社员们哈哈大笑起来。

“其实呢,我也是昨天刚刚才从村上开会回来。”社长宋正宗表情略带尴尬,有点底气不足地说道,“我听上面的意思是说,保持咱们现有的土地承包使用权不变,把土地经营权有偿转让给别人,让别人集中去搞那种规模化的种植和经营……”

“呔!说了半天,到底啥叫有偿转让啊?”社员元守福的媳妇朱红霞满脸疑惑,半荤半素地开着玩笑。

“嘿嘿嘿……”一些年轻的小伙子小媳妇们忍俊不禁,引发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咳咳……我说你们这些老娘们,真是没文化真可怕呀。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们咋就不明白呢?!”社长宋正宗左手做着捂嘴的姿势,故意轻咳了两声,继而耐心细致地解释道,“这么给你们说吧,有偿就是有钱的意思!就是说,各家的土地使用权还是属于各家的,只是把土地经营权承包给别人。当然,这不是白给别人去种的,而是让别人先给咱们一定的转让承包费,得经过咱们同意喽,叫咱们满意喽,他才能去种咱们的地。这样说,大家听明白了吗?”

“行了吧,宋大头,你在这里装什么知识分子?”社长媳妇荆小红仿佛受了刺激,当即高声地反驳道,“你要是有文化,我还能在这个穷山窝子里拾大粪吗?你可真是黑猪笑乌鸦——一个更比一个黑啊!”

“哈哈哈……”在场的男男女女们笑得前仰后合。

“哎,社长!”在场的范怀民听得云里雾里,终于忍不住发问道,“你说的这个有偿转让,现在有没有个标准啥的?一亩地到底能给咱多少钱啊?对我们大家伙儿究竟有没有个啥保证啊?”

“对对对!这才问到点子上啦。”有人随声附和道。

“这个嘛……暂时还没有个准数呢!”社长宋正宗略带歉意地低下头,旋即摇头晃脑地说道,“不过,大家放心,听说村里会尽可能地争取一个最好的价钱给大家。现在呢,只是征求大家伙儿的意见,看看大家对土地流转承包这种新的经营方式能不能接受,还有哪些好的想法和要求。”

一听这话,社员们犹如一窝蜂似的,私底下开始了热热闹闹的议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