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时光的年轮已经转向了二十一世纪的第八个年头。这一年,国家发生了许多大事。同样,范忠诚家里也发生了两件大事。第一件就是老四范怀英的婚姻大事正式提上了家庭议事日程,另一件就是土地开始实行流转承包政策。

在范家兄弟姐妹四人中,范怀英作为范家唯一的闺女,无疑是范忠诚和何桂花两口子心目中的宝贝,独一无二的掌上明珠。

虽然老两口心中有一千个不情愿,有一万个不舍得,但眼见范怀英由一个天真顽皮的小屁孩,一天天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很快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作为父母的范忠诚和何桂花,在所难免地多了一份心事,添了几分忧愁。

别看这小女儿范怀英年纪不大、学历不高、阅历不深,但在同龄人当中,也算得上是一个人小鬼大、性格倔强、信息灵通而小有名气的人物。

正如范怀国所言,他这个小妹,可真不是个省油的灯!

在跟着范怀国出去南方打工的两年多时间里,这个小妹范怀英,在开始的半年还能老老实实地听哥哥嫂嫂的话,按时按点地上下班,中规中矩地按时休息,暂时做了一个言听计从的乖乖女。

可没过多久,这个调皮任性惯了的尕妹子很快暴露本性,恣意妄为,变得不听使唤了。

因为兄妹俩不在同一家工厂上班,两家工厂的集体宿舍相距较远,互相照顾起来并不那么容易。

刚开始,这个范怀英还能做到言听计从、随叫随到,当哥的范怀国,自认为还算比较满意。

可后来,范怀国很快就发现,自己的话不那么好使了。

接着,无计可施的范怀国,只好让当嫂子的郝白雪亲自出马,每逢周末假日,主动叫上范怀英一起吃顿好吃的,或是拉上逛逛街什么的,自始至终做好安抚呵护工作。

可渐渐地,从中并没有发现什么乐趣的范怀英,总是腰来腿不来,一副大户人家的姑奶奶实难伺候的样子。

再后来,这个调皮任性的范怀英干脆发展到让哥嫂二人谁也叫不动的地步。

无奈之余,当哥嫂的范怀国和郝白雪只好主动上门去请去哄。可这个顽皮任性的范怀英,要么借口厂里加班正忙出不了门,要么推三阻四,避而不见。这让当哥哥嫂嫂的,心里像揣进了小兔子,着实发了慌:“唉——这姑娘大了,心思多了,莫不是谈上恋爱啦?!”

果不其然!这个胆大妄为的打工妹,居然很快和同一个车间的南方小伙儿热恋上了。两人上班眉来眼去,下班花前月下,每逢周末假日,还常到附近的湖畔海边,或各大旅游景区,结伴同游一番,逐渐发展成了亲密的恋人关系。

于是,心存忧虑的范怀国,赶紧从侧面打听真实情况。了解到,这个南方小伙子从小被父母抛弃,依靠舅舅生活,不仅家庭条件非常贫困,只有小学文化,而且至今居无定所,毫无本事可言。

可是,这与妹妹范怀英所听说的情况大相径庭。听妹妹说,其大学毕业,条件优越,不但家族庞大,家境富有,有洋房汽车和私家庄园,而且个人名下有房产多套,积蓄成百上千万。还一再向自己的傻妹妹承诺,将来可以过上神仙一般的生活。

前后比照之下,这简直是天壤之别,简直是弥天大谎,简直是眼睁睁的欺瞒和赤裸裸的诈骗,简直是明目张胆厚颜无耻阴险狡诈的强盗行为啊!

当骗人的谎言被无情地揭穿之后,这个无脸见人的小伙子连当月的工资都没有来得及结清,就逃离了这家工厂,从此再也没有了音讯。这让尚还单纯幼稚的范怀英,第一次品尝到了上当受骗的滋味,扎扎实实地上了自己人生的第一课。

没过多久,范怀国发现,自己这个调皮任性的妹子又有点失常,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不回,预约见面更是百般推辞。仔细再一深究,果然又被社会上的一个小帅哥纠缠上了。

据说,这个青年是当地一家工厂老板的儿子。不仅家里财大气粗,有钱有势,而且模样儿长得青春帅气,十分招人喜欢,是那种女孩子见了就喜欢的货色。

就是这样一个所谓的上等货色,有一天居然盯上了长相青春靓丽,尚还懵懂无知的年轻少女范怀英。而且,还十分罕见地每天蹲守在工厂门口,对范怀英甜言蜜语,笑脸相迎,豪车接送,大献殷勤。

这一切,顿时让这个刚刚感情受挫而涉世未深的范怀英,如同喝了迷魂汤一般,受宠若惊,不知所措。如此时间一长,范怀英只好顺水推舟,听之任之,逐步发展到了如胶似漆的地步。

深知江湖险恶、人情复杂的范怀国,通过多方打听了解,终于掌握了这个所谓的老板之子的真相,揭开了其骗财骗色的真实面纱,及时将险些上当受骗的范怀英从危险的悬崖边上拽了回来。

看来,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讲,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是,谁能不说,外面的世界同样很无奈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