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哼……管他三七二十一咧,都往死里打!”领头而来的何生仁,不分青红皂白,当即一声令下。

只见这何生仁家的小儿子何大牛,大南瓜脸、蚕豆儿眼、水牛鼻子,肥胖的下巴,粗短的脖子。本来就长得五大三粗,吃得肥头大耳,加上粗壮的四肢和滚圆的肚子,猛然一看,浑然一头莽劲十足的大水牛。

这家伙平时就横行乡里,惹是生非,作恶多端。仗着今天有老子、兄长等一大家子人作为后盾,因而更加无所顾忌,对于正在撕扯大哥何大虎的何桂花,上手就是一顿老虎拳,肆无忌惮地腿踹脚踢,凶猛残暴地如同恶狗扑食,下手恶毒得宛若怀有深仇大恨。只一会儿工夫,就把何桂花收拾得如同玩物,一会儿像踩泥巴一样把她踏倒在地上,一会儿又像丢石头一样把她丢进地头旁边的水沟里,直把身单力薄的何桂花打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一副惨不忍睹的模样。

面对人多势众且有备而来的何家众人,可怜的范忠诚显得形单影只、孤立无援,因而早已被何生仁和何大虎父子等人左右围攻,前后夹击,落得被动挨打,疲于应付,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和范怀英的处境一样,范忠诚最后被死死地摁倒在地上动弹不得,成了任凭人家摆布的砧板上的鱼肉。

这时候,范家老大范怀民开着拖拉机往自家场上送苞谷刚好返回来,远远地看到这边的情况不妙,一边立即指使身边的媳妇王玉兰,赶紧骑上地头的自行车到村上打电话报警,一边风驰电掣般往这边赶来。

当然,范怀民一个人的到来也只是单枪匹马,杯水车薪,并没能实质性地改变对抗双方的力量对比,更不可能马上遏制眼前这一糟糕的局面。只不过又是一阵推来搡去,拳来脚往,吼吼喊喊,哭哭啼啼。但是,范家终因寡不敌众,让何家出尽了风头,占足了便宜。加上从内心来讲,范忠诚并不忍心对自家的这些亲戚狠下毒手。因而,这场打架风波最终以范家的失败而告终。

当乡上的派出所民警开着一辆破破烂烂的吉普车赶来的时候,何、范两家打架的现场早已曲终人散。在认真调查取证的基础上,派出所民警将何大虎和何大牛兄弟二人带到派出所做了询问笔录,最终做出了对聚众闹事的何家兄弟二人实施行政拘留十五天、罚款五百元,并赔偿何桂花医疗费用八百元的行政处罚决定。

从此以后,本就心存隔阂的何、范两家更加反目成仇,如同水火,成了一对老死不相往来的冤家对头。

为了实现孤立和报复范忠诚一家的险恶用心,一向诡计多端的何生仁,一面利用各种机会,极力拉拢劝说自己的几个兄弟及其左邻右舍不要与范忠诚一家有任何走动来往,试图在人际关系上压迫范家的生存空间。

另一方面,何生仁又施展多种手段,千方百计地分化瓦解何家几个亲姐妹的感情基础,想方设法地排斥打击自己的两个亲姐妹及其家人,极力疏远和隔绝整个何氏家族及其亲友与范家之间的所有亲戚关系,妄图从精神上完全打败对手范忠诚一家。

刚开始,何家兄弟姐妹们有的碍于兄长何生仁的面子,迫于他们一家人多势众的大势淫威,开始渐渐地疏远了与范忠诚和何桂花一家的亲密来往,逐渐冷落了兄弟姐妹们之间原本亲密无间的深厚感情。

可是,有句古话说得好:“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随着时光的慢慢流逝,以及村民们之间相互往来和了解的加深,何生仁一家的言行举止、所作所为,不仅引起了全村居民的一致批评和指责,而且引起了何家众多兄弟姐妹的极度厌恶和反感。

犹如一个掩耳盗铃的蠢贼,多年以来,何生仁一家处心积虑,损人利己,最终的结果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仅没有达到孤立范忠诚和何桂花一家的目的,反而让对手范忠诚一家变得更加团结友爱,逐渐赢得了何家其他兄弟姐妹的充分理解和大力支持,共同发展起了各家各户良好的经济生活,以及互相之间亲密无间的友好亲情。

由此以来,反倒使心胸狭隘、机关算尽的何生仁一家最终陷入了孤立无友、举目无亲的悲凉境地。

正应了那句话:“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