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也许是老天垂怜,或者是母子连心的缘故,在拖拉机马达“哒哒哒”的异常响亮的轰鸣声的掩盖下,正在自家地里忙着“哧啦哧啦”掰苞谷的何桂花,似乎隐隐约约地听到了女儿范怀英哭哭啼啼的声音。

于是,何桂花面带犹疑地向身旁同样忙着掰苞谷的丈夫范忠诚问道:“呔,我咋听得英娃子在那边号着哩?”

“没有吧,我咋没听到呢?”范忠诚停下手里的活儿,侧耳倾听着。

“我听着咋像我们家老四怀英呢?”何桂花心里很不安,一边说着,一边丢下手里的苞谷筐,迈步就往地头那边的啼哭声方向寻去。

当何桂花快步来到事发现场,猛然看到自己心疼得如同宝贝一样的尕姑娘正在被别人这么欺负,欺负她的正是自己的亲侄子何大虎,禁不住怒从火起。像一头护犊的老母牛,她急忙扑上前去大吼一声:“呔!何大虎你这个二球,你还算个男人吗?你连自己的亲妹子都忍心欺负哩吗?”

说话间,何桂花冲上前来,一边拼命地推开仍在撕扯和踢打女儿范怀英的何大虎,一边双手用力,想把自己的尕姑娘拉起来。

听到吼声的何大虎,先是稍稍愣怔了一下。再抬头一看,只见来了个弱不禁风的女人家,因而并没有把何桂花母女俩放在眼里。

这个不知羞耻的何大虎,仗着自己身强力壮,硬是把眼前的这位亲姑妈和亲表妹视同陌路,左推右搡,拳打脚踢,大有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劲头。

可是,对于每一个有良知有尊严的人来说,在维护自己的国家和个人的切身利益面前,又有谁会选择退缩让步呢?尽管受到了对方强有力的撕扯和击打,但何桂花母女俩毫不示弱,抓胳膊的、抱腿的、撕脸的、拽头发的,不仅有敌进我退、敌疲我打的架势,而且攻防兼备,紧密配合,硬是让对手一时分身乏术,难以施展拳脚。

大概经过一刻钟的撕扯扭打后,一看这母女俩不好对付,占不到便宜的何大虎并不甘心,趁着用力一推一收的间隙,猛然脱身出来,一骨碌爬上拖拉机车后已经垒得很高的苞谷堆上,高高地踮起脚尖,双手在嘴边搭了个喇叭,朝着不远处同样正在自家地里掰苞谷的家里人,像那清晨的公鸡打鸣一般,伸着脖子,扯着嗓子,大声喊叫道:“爹——快来呀,他们范家打人啦!妈——你们快过来呀,范家要打死人咧!”

听到呼喊声,正在旁边不远处的地里掰苞谷的何生仁,带着老婆豆金凤、老二何大牛、老二媳妇郝月枝,以及三丫头何银花先后走出地头,各自抄了家伙,纷纷朝着这边走来。一时之间,只见提棒子的、拿镰刀的、拎着大绳的、扯着牛鞭子的、扛着拖拉机铁摇把的,像一群凶神恶煞的恶人一般,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

这个时候,一听情况不妙,范忠诚赶紧撂下手里的活儿,随手捞了一把准备割苞谷秆用的锋利的镰刀,如同一只受到了挑衅的猎豹,随即从自家的苞谷地里冲了出来。

可是,就在即将冲出自家地头的时候,范忠诚突然想起了平时看的那些书呀报纸呀电视上宣传的各种法律知识,头上猛然像被泼了一瓢冷水,一下子冷静下来,脑海里随即迸出了要遵纪守法、安分守己的念头。心里还想着,现在老大范怀民刚刚成家不久,老二范怀军当兵没有回来,老三范怀国还在学校读初中,最小的老四范怀英还在上小学。家里好多大事尚未完成,这么一个大家庭,全要依靠自己来支撑。万一自己失手出了人命,这全家人可咋办呀……

稍事定神,范忠诚就将手里闪着寒光的无比锋利的镰刀随手撇到了自家地头,赤手空拳地走了出来。

眼看一群手持器械的何家人已经如恶虎下山一般冲到自家地盘跟前闹事,范忠诚义不容辞地挺身上前,毫不犹豫地挡在了母女俩面前,犹如虎啸一般,发出一声怒吼:“呔!你们想干啥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