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就在范忠诚的三个儿子们逐渐成家立业的时候,范家唯一的宝贝女儿,全家掌上明珠,这个独一无二的老四范怀英也渐渐长大了。

其实,说到范怀英,曾经还真有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呢。

这是早年间一个秋天的上午,范忠诚和何桂花两口子带着大儿子范怀民、大儿媳妇王玉兰和宝贝女儿范怀英,正在北山坡脚下的自家苞谷地里掰苞谷。一家五口人在地里掰的掰,往场上运的运,忙得不亦乐乎。随着一车又一车苞谷棒子送到场上,最后一块地里的苞谷终于被掰得所剩无几了。

此时此刻,全家人的脸上,分明流露出喜获丰收而胜利在望的愉悦之情。

可是,故事就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

当时尚还年少的范怀英,“哼哧哼哧”地提着半筐子沉甸甸的苞谷棒子,正要往自家地头的麻袋里倒苞谷的时候,恰巧赶上范家的老冤家、大舅何生仁的大儿子,这个论辈分还是自己亲表哥的何大虎,正开着四轮拖拉机往自家场上送苞谷。

嗨,送就送呗!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谁也不挡着谁。

可是,令人气不打一处来的是,眼前这个长着冬瓜脸、三角眼、大鼻子、尖下巴,身高体壮得犹如一头健壮的骡子一般的何大虎,竟然为了图自己一时方便,没有从田间的大路上绕道而行,而是想偷懒耍滑使捷径,从范家这块还未掰完的苞谷地里直接借道而过。

这所谓借道,就应该有个借道的好态度吧。可是,这个一向粗野莽撞的愣小子,不知是有人在幕后指使,还是本人自作主张,竟然想着不打任何招呼,直接从范家苞谷地里悄悄一冲而过!

这正待丰收的苞谷棒子还在地里好好地长着,作为主人的范家此时此刻也正在自家地里掰苞谷呢。如此明目张胆地撒野,怎么得了?

别看范怀英年少体弱,又是个姑娘家,可在关系到自家切身利益的事情面前,却毫不含糊。

一看眼前的这种恶劣情形,范怀英匆忙扔下自己手里的苞谷筐,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了何大虎面前,小眼儿一瞪,小手儿一指,大喝一声:“呔!你想干啥哩?”一劈双腿站在前,一抬双手叉腰间,一双怒目似利剑,宛若勇闯沙场的女中豪杰穆桂英,像那替父从军的巾帼英雄花木兰,直挺挺地拦在了硬闯边界的铁老虎面前,怒冲冲地逼停了何大虎的拖拉机。

一看被眼前一个弱不禁风的黄毛丫头拦住了去路,一向凶恶霸道惯了的何大虎,稳稳当当地坐在拖拉机驾驶座上,恶狠狠地指着范怀英的鼻子吼道:“臭丫头片子,赶紧滚开,别挡我的道,否则有你好看!”

“呔!凭啥要从我们家的地里过?我们地里的苞谷还没有掰完,苞谷秆都还没割完,怎么能从地里开拖拉机呢?”只见范怀英双手抱于胸前,言辞犀利,目光炯炯,坚决没有让步的意思。

眼见这个小丫头片子居然无动于衷,嘴里还骂骂咧咧,根本没有想让道的意思,这个何大虎气势汹汹地跳下拖拉机,像饿虎扑食一般冲到范怀英跟前,一把就将她推了个屁股蹾儿。

可怜范怀英的小屁股,正好戳在了一棵已经被踩倒断裂后如同一把倒立的尖刀似的苞谷根上。一瞬间,她仿佛被刀扎了一般,双手紧紧捂着自己的小屁股,只疼得她满脸痛苦,龇牙咧嘴地“哇哇”大哭起来。

一看何大虎返回拖拉机驾驶座上,还要不管不顾地强冲硬闯。一时来气的范怀英顾不上身上的伤痛,一个箭步冲上前去,直接用自己稚嫩的双手,牢牢地抱住了拖拉机的左前轮,一边眼泪汪汪地哇哇哭喊着,一边气愤地死盯着可恶的麻烦制造者、这个名义上还是自己亲表哥的恶人何大虎。看样子,在维护家庭切身利益这个重大问题上,这个生性倔强的小丫头,即使忍痛挨打,即便冒着生命危险,也坚决不让半步,让人不得不瞬间联想起影视剧里上那个坚强勇敢的天神小哪吒。

面对势单力薄、本是自家亲表妹的范怀英,这个五大三粗而急于求成的何大虎,气急败坏地再次跳下拖拉机驾驶座,像一只受到了公然挑衅的恶狼,猛然扑到眼前这个还没有自己肩膀高的小丫头面前,一把抓住她细若苞谷秆的胳膊,一心想把这个碍手碍脚的丫头片子摔得远远的,好让自己顺利通过眼前的这条捷径,把一车满载的苞谷送到自家的场上。

何大虎的气势和劲头,仿佛一头发疯的野兽,誓要将眼前的猎物一口吞下一般。

哪知,这个坚强不屈的范怀英,毫不犹豫地伸展着尚还幼小稚嫩的双手,如同一把坚强有力的铁钳,一边流着眼泪愤恨地盯着这个可恶至极的大表哥,一边双手紧紧地抱住拖拉机的前轮不放,丝毫不退半步!

看来,一场潜伏已久的矛盾纷争,犹如一个被点燃了导火索的炸药包,已经在空气中“嗞嗞”作响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